君如月 作品

第487章 春獵(13)

    

不過比起太醫來,還是差了那麽一點兒。”唐卿卿開口道。“大小姐抬舉了。”趙府醫忙的說道:“我豈敢和太醫相提並論。”“既如此,那就請太醫來看看吧。”唐卿卿說道。“剛剛趙府醫不是說不是什麽大問題嗎?”唐老夫人清咳一聲:“就不必折騰太醫了。”畢竟太醫診治後,所有過程結果都要上報太醫院。到時候皇上也會知道。一個月暈三次,這可不是什麽光榮事。“祖母這話差了。”唐卿卿笑容大方得體:“北梁福星,可不容有失。”唐老...第487章??春獵(13)

很快到了中午。

顧沉按照信中的地址,與燕銘學“偶然”相遇了。

“我這裏正好煮了茶,還請九皇子殿下點評一二。”燕銘學笑的很溫和。

“正好口渴了。”顧沉也笑笑,走上前,坐在桌前。

燕銘學立刻給顧沉倒了一杯茶:“殿下嚐嚐,這是我自己炮製的百花茶。”

顧沉抿了一口:“清新淡雅,確實不錯。”

“這裏視野開闊,守衛森嚴,並沒有不相幹的人等。”

“燕大公子有什麽話,不妨直說吧。”

燕銘學也抿了一口茶,開門見山道:“昨晚,我的人在孫禮的帳篷裏,發現了風戰護衛。”

顧沉麵不改色:“然後呢。”

“孫禮此人,有問題。”燕銘學抿了抿唇。

“那可是你們國公府選出來的隨行護衛。”顧沉慢悠悠的說道。

“我承認,是我們被人算計了。”燕銘學承認的很幹脆:“隻是不知道,殿下為何會關注我府內一個小小侍衛?”

“燕大公子今日叫本殿下來,好像沒什麽誠意。”顧沉轉著手中的茶杯,慢條斯理的說道。

“此人用了斷骨術,改變了身高。”燕銘學說道。

“你的人既然在帳篷裏發現了風戰,這個問題本殿下自然知曉。”顧沉說道。

“此乃苗疆之術。”燕銘學繼續說道:“孫禮此人,也是動用了苗疆的一種易容術,利用蠱蟲操縱,不會被發現。”

顧沉這才來了興致:“苗疆的易容術……”

“我慶國公府曾經確實認識一位苗疆的蠱醫,但因為一些事情,已經分道揚鑣了。”

“那位蠱醫也早已經離開京城,回到了苗疆。”

“與我國公府也多年沒有聯係了。”

“我目前也還不知道昌嵐是如何聯係上的這位蠱醫。”

顧沉抬眸:“確定是昌嵐郡主了?”

燕銘學搖搖頭:“還並不能百分百的確定,但也有**十了吧。”

隨即,燕銘學也抬眸看向顧沉,兩人眸光相對:“殿下是不是已經知道了孫禮的真正身份?”

“不完全。”顧沉又抿了一口茶:“隻是猜測。”

“願聞其詳。”燕銘學說道。

“春獵之前,昌嵐郡主曾和唐家剔除族譜的那位公子屢次接觸。”顧沉說道。

“是唐澤間?”燕銘學微微蹙起眉頭。

顧沉點點頭:“大概率是。”

“無論此人是不是唐澤間,隻要他不是孫禮,國公府都難逃失察之罪。”

“殿下說的是。”燕銘學再次給顧沉續上茶:“所以,我會盡快將此人解決,送離春獵山。”

“還請殿下行個方便。”

畢竟此事顧沉已經發現了端倪,如果他要指出來,他們國公府確實難逃失察之罪。

所以,他才沒有貿然出手,而是先約了顧沉出來。

“你想直接抹殺孫禮?”顧沉問道。

“狼子野心之人,留著做什麽?”燕銘學反問道。

“昌嵐郡主能打造出一個孫禮來,沒準兒就能打造出第二個孫禮。”顧沉笑笑。

“隻有千日做賊,哪有前日防賊的?”

燕銘學捏緊了手裏的杯子:“殿下的意思,難道是要我對昌嵐動手?”

顧沉搖搖頭:“燕大公子手足情深,就算本殿下讓你幹,你也絕不會幹的,不是嗎?”

“既然明知你不會幹,本殿下自然不會強求。”

“還請殿下明言。”燕銘學拱手道。

“昌嵐郡主與唐澤間合謀,為的是什麽?”顧沉問道。

燕銘學沉默了片刻:“多謝殿下提點。”

“看在燕大公子的麵子上,本殿下隻給你這一次機會。”顧沉放下手裏的茶杯。

“若是你把握不住這次機會,本殿下會出手的。”

“本殿下出手,可不會顧慮太多。”

“殿下放心,我會盡快給殿下一個滿意的答複。”燕銘學抿抿唇,說道。

“既如此,那本殿下便再送你一個人情。”顧沉從袖子裏摸出一張紙條來,遞給燕銘學。

燕銘學立刻雙手接過來,開啟掃了一眼。

裏麵隻寫著一個地址。

“此人,應該也是被你口中所為蠱醫給易容過的。”顧沉說道。

“如今是唐澤間的容貌。”

“多謝殿下。”燕銘學的心裏,已然有了一條計策。

“靜待燕大公子的佳音。”顧沉起身道:“其實在本殿下的心裏,慶國公府從來都不是敵人。”

“而且,我很看好燕大公子,也不願與慶國公府成為敵人。”

燕銘學也跟著起身:“恭送殿下。”

沒再說多餘的話。

他們慶國公府,有一位做皇後的姑娘,天然的就和皇後一脈綁在了一起。

哪怕他並不看好顧昱,也無法和其他皇子毫無顧忌站在一起。

顧沉心裏也明白,所以並未失望。

待到顧沉走遠之後,燕銘學這才說道:“收拾了這裏,我們也回去。”

“是。”隨從點點頭。

燕銘學很快回了自己的帳篷,細細想了片刻。

而後吩咐道:“去請三小姐。”

這兩日,燕雪瑤便一直藉口待在燕雪柔的身邊,幾乎形影不離。

燕雪柔都懷疑,是不是燕雪瑤知道了什麽。

也就剛剛懷疑,就見燕雪瑤起身:“柔兒,我出去一趟,今天中午就不陪你午睡了。”

“三姐去哪裏?”燕雪柔問道。

“大哥剛剛派人來,說有些事情要交代,我過去一趟。”燕雪瑤說道。

“什麽事情?”燕雪柔心底一緊,問道。

“不知道。”燕雪瑤一副很隨意的樣子:“想必也不是什麽重要的事情,不然大哥就直接過來了。”

“說的也是。”燕雪柔點點頭:“那三姐快去吧。”

“若是有什麽我能幫得上忙的,三姐一定不要和我客氣。”

“好。”燕雪瑤點點頭:“春獵山,雖然被皇家護衛都圍起來了,但密林中野獸眾多,難免會有什麽意外。”

“你不要一個人亂跑,聽見沒有?”

“三姐,我不是小孩子了。”燕雪柔抱住燕雪瑤的胳膊:“我發誓,絕不獨自進密林,行不行?”

“三姐快點兒去吧,一會兒大哥該著急了。”

“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了‘北梁福星’一事?”“什麽都瞞不過大師。”皇太後笑笑:“還請大師指點一二。”“還是那句話,福星在,北梁興。”圓心正色道:“而這‘北梁福星’,就是固安候府唐家嫡次女。”“確定是嫡次女?”皇太後抿唇問道。“確定。”圓心點點頭。這些年來,關於福星之說,他已經掐算過很多遍了。福星出生之年。還有五年前,皇太後讓他重新掐算過。以及前些日子,六皇子也急匆匆來見,請他又掐算了一遍。每一次,都是唐家嫡次女。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