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如月 作品

第485章 春獵(11)

    

著唐澤照的肩膀敲了一柺杖:“你個不孝子孫。”被這頂“不孝”的帽子壓下來,唐澤照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父親,卿卿現在身子弱,兒子願意替卿卿跪一夜祠堂。”唐澤照不再辯解什麽,隻垂眸說道。“好啊,你願意跪,那你就去跪。”唐遠道也來了氣:“跪上三天三夜,若敢起來,看我不打斷你的腿。”“是,父親。”唐澤照點點頭,起身往外走去。“五哥。”唐曉曉軟軟的叫道。但唐澤照沒有回頭,甚至連腳步都沒有頓一下,便往祠堂去了。...第485章??春獵(11)

燕雪瑤離開燕銘學的帳篷後,便立刻去找燕雪柔了。

燕雪柔此刻正在她自己的帳篷裏。

孫禮在一旁擦拭弓箭。

燕雪瑤瞥了一眼孫禮,孫禮立刻行禮道:“屬下給衡陽郡主請安。”

“三姐怎麽過來了?”燕雪柔立刻上前,眉眼間帶著暖暖的笑意:“午宴結束了嗎?”

“不放心你,所以過來瞧瞧。”燕雪瑤又瞥了一眼孫禮,皺眉道:“這個侍衛在你營帳裏做什麽?”

“我剛剛隻是有些累了,所以纔想著回來歇歇,讓三姐擔心了。”燕雪柔挽住燕雪瑤的胳膊,略帶幾分撒嬌說道。

“至於孫侍衛,是我剛剛才大哥那裏要來的。”

“與他同行的,還有一位高侍衛。”

“高侍衛我派去檢查下午狩獵要用的馬匹了,孫侍衛便留下來檢查一下弓箭。”

“謹防下午狩獵時出什麽差錯。”

“三姐,我是不是想的很周到?你是不是該誇誇我?”

燕雪瑤扒拉開燕雪柔:“已經及笄,是個大人了,怎麽還和小孩子似的?”

燕雪柔笑笑:“在三姐跟前兒,我永遠都是妹妹。”

燕雪瑤也跟著笑笑,而後抬眸看了孫禮一眼,雙眸微微眯了起來:“你先退下吧。”

“是。”孫禮拱拱手,而後便僵硬著腳步退下去了。

燕雪瑤的目光,一直盯著孫禮。

燕雪柔有些緊張的拽了拽燕雪瑤的袖子:“三姐,你總盯著個侍衛瞧什麽?”

“難不成此人有什麽貓膩?”

說到這裏時,燕雪柔的聲音止不住有些顫抖。

燕雪瑤收回目光,落在燕雪柔身上,隨意問道:“他嗓子怎麽了?”

燕雪柔立刻回答道:“貪吃,吃鹹了,醃了嗓子。”

“這樣啊。”燕雪瑤笑笑:“沒想到我們柔兒知道的還挺多呢。”

“我聽他說話有異,便忍不住問了一句。”燕雪柔也跟著笑笑:“讓三姐笑話了。”

燕雪瑤沒再繼續關注孫禮,而是坐在了一旁的軟塌上。

心裏卻止不住的往下沉。

柔兒從來不關注這些的,居然秒答。

可見大哥說的沒錯,她和這個叫孫禮的侍衛,很熟悉。

“聽大哥說,你下午要去狩獵?”燕雪瑤問道。

“是啊。”燕雪柔點點頭:“上午沒獵到什麽,心裏有些不甘,下午想著再接再厲。”

“那我和你一起去。”燕雪瑤說道。

“三姐已經折騰了一上午,難道不累嗎?”燕雪柔問道。

燕雪瑤笑笑:“陪著柔兒,怎麽會累呢。”

“不用三姐陪我。”燕雪柔攥緊了手裏的帕子,語氣略微有些緊張:“我有這麽多武婢和侍衛隨行呢,不會出事兒。”

“怎麽?不希望我同行?”燕雪瑤抬眸看著燕雪柔,語氣都冷了幾分。

“不,不是的。”燕雪柔抿了抿唇:“好,那就一起。”

“我其實是擔心三姐累著了。”

“既然三姐不累,那就一起,我還巴不得三姐跟著我呢。”

“好,就這麽說定了。”燕雪瑤點點頭。

而後便靠在軟塌上休息。

燕雪柔沉默了一瞬:“三姐若是累了,不如先回去休息吧,等下午出發的時候,我再去找三姐。”

“不想來回折騰了。”燕雪瑤說道:“我就在你這軟塌上休息片刻吧。”

“柔兒就睡床榻上,行不行?”

燕雪柔隻好點點頭:“三姐願意與我一起午睡,我正求之不得呢。”

“也是,我們姐妹好久沒有一起午睡過了。”燕雪瑤笑笑:“今日正好再回憶回憶。”

因為有燕雪瑤在,所以燕雪柔也不好再把孫禮叫進來問話。

隻能耐著性子陪著燕雪瑤午睡。

一中午都是煎熬。

等到午睡起來後,姐妹兩人又一起洗漱,更衣,然後帶著隨行,說說笑笑往密林去了。

孫禮,赫然在其中。

一路上,燕雪瑤都在默默地關注著孫禮。

越看就越覺得此人有些詭異。

走路很僵硬,跟膝蓋兒不會打彎似的,這不是正常人該有的姿態。

還有那雙眼睛,處處透著精光,讓人很不喜。

確實不愛說話,但性子不是憨厚,而是那種沉悶的陰冷。

和她來春獵前所瞭解的完全不同。

就像……

換了個人似的。

但是大哥也說了,無論高矮胖瘦,還是臉上,都沒有易容痕跡。

有人冒充的幾率,應該不大吧?

可一個人,又怎麽會在這麽短的時間裏像變了個人?

除非發生了什麽大事。

燕雪瑤一路上,注意力都停留在孫禮的身上。

但他隻是安分的隨行,連話都沒有多說一句,像個悶葫蘆似的。

很快,結束了下午的狩獵。

燕雪瑤攢了一肚子的話,要回去和燕銘學細說。

離開密林後,燕雪柔伸了個懶腰:“今天下午狩獵的盡興,但也很累。”

燕雪瑤蹙起眉頭,拉了燕雪柔一把:“大庭廣眾之下,注意形象。”

“知道了。”燕雪柔拖長了聲音:“三姐教訓的是。”

“不過,我是真的累了。”

“晚飯不想湊熱鬧了,準備自己在帳篷裏隨便吃點兒,就洗漱睡覺。”

“三姐,你呢?”

燕雪瑤也麵露疲憊:“我也不去湊熱鬧了。”

“咱們姐妹好久沒一起過夜了,今晚不如你在我帳篷裏,和我一起休息吧?”

“或者,我陪你在你的帳篷也行。”

“有些話想和你說。”

燕雪柔本能的拒絕:“三姐,我晚上睡相不好,怕會驚擾了你。”

“不妨礙的。”燕雪瑤笑笑:“我自己的妹妹,當然得自己包容,你說是不是?”

“就一晚,好不好?”

“我也真的有些話要和你說。”

燕雪柔猶豫了一瞬,這才點點頭:“隻要三姐不嫌棄就好。”

反正春獵那麽久呢。

也不差這麽一天兩天的。

而且孫禮現在,也不適合動手。

怎麽著也要等他再變回唐澤間後,才能動手。

否則,國公府不就被拉下水了?

她還沒那麽蠢。

“傻瓜,你是我妹妹,我又怎麽會嫌棄呢。”燕雪瑤點了點燕雪柔的眉心,笑道。

燕雪柔反手抱住燕雪瑤的胳膊:“我纔不傻呢。”

“三姐那麽聰明,我日日相伴左右,都有近朱者赤,所以我又怎麽會傻?”…”唐澤月登時結結巴巴,臉色煞白,整個人搖搖欲墜。“大小姐所言不假。”舒雲立刻點點頭:“質疑皇威,乃是重罪。”“來人,將唐澤月拿下。”唐遠道厲聲喝道。“父親,我沒有。”唐澤月驚恐道。“堵了嘴。”唐遠道冷冷的瞪了唐澤月一眼,一天天的,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爹爹,二哥並沒有那個意思。”唐曉曉忙的求情道。“他隻是毒舌了些,但並沒有惡意的。”“祖母,娘親,你們救救二哥吧。”“胡鬧!”唐遠道第一次對唐曉曉疾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