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如月 作品

第484章 春獵(10)

    

”趙府醫這才說道:“大公子腦後被撞出一個包來,不是特別的好。”“什麽叫不是特別的好?”唐老夫人急道。“如果這個包,能消下去,自然無礙,如果消不下去,恐怕會有很大的影響。”趙府醫斟酌著開口。“什麽影響?”唐遠道急忙問道。“現在還不好說。”趙府醫搖搖頭:“我已經行了針,開了藥,如果沒意外的話,晚上應該會醒過來。”“到時候,我再細細為大公子診斷一二。”“不過,我建議侯爺,最好是請一下太醫院裏的墨太醫。”...第484章??春獵(10)

燕雪柔出了帳篷,看向孫禮和那個瘦高侍衛。

“你們跟我來吧。”

孫禮和那瘦高侍衛都一動一動。

那瘦高侍衛說道:“郡主,屬下等人看要負責守衛營帳的安全。”

“不能隨便擅離職守。”

“我已經和兄長打過招呼了。”燕雪柔說道。

“你們今天下午隨我去狩獵。”

這時,燕銘學從帳篷裏走出來:“你們兩個,隨郡主去吧。”

“是,大公子。”兩名侍衛這才點點頭。

孫禮微微垂下的眸子裏,帶出幾分不耐煩。

燕雪柔這是要做什麽?

這和之前商議的不一樣啊。

燕雪柔的眸光掃過孫禮,最後才落到燕銘學身上:“大哥,我先走了。”

說完,衝著孫禮兩人點點頭:“走吧。”

孫禮二人也隻得跟上。

燕銘學看著燕雪柔一行人的背影,好一會兒才對身邊的小廝吩咐道:“去請三小姐過來。”

“是。”小廝點點頭,便轉身離開了。

燕雪瑤此刻正和其他京城貴女一起喝茶談天。

她們剛剛才狩獵回來。

在密林外圍。

燕雪柔一開始便是與她同行的。

狩獵歸來後,燕雪柔說她累了,想回帳篷歇著,燕雪瑤便準她回去了。

因為這兩天,燕雪柔一直都很乖順。

燕雪瑤便不再那般苛刻。

當然,隨行女婢還是安排了好幾個,就怕燕雪柔突然泛軸。

“郡主,大公子那邊來人了。”落金走到燕雪瑤的身邊,附耳輕聲說道。

“好,我知道了。”燕雪瑤的一顆心,瞬間提了起來。

她就一會兒沒看著,不會真出什麽事兒了吧?

想到這裏,燕雪瑤站起身來:“不好意思各位,家兄尋我有要事兒商議,隻能先行告辭了。”

“衡陽郡主有事兒就去忙吧,接下來還要在春獵山十來天呢。”一名貴女笑道。

“日後有的時間相聚呢。”

燕雪瑤微微一笑,微微福了福身子,便轉身離開了。

走出數步後,燕雪瑤臉上的笑意瞬間斂去,平穩的腳步也不由的加快了幾分。

很快,就到了燕銘學的帳篷。

一進去,燕雪瑤就忍不住開門見山問道:“大哥,可是柔兒又惹禍了?”

“還沒有。”燕銘學搖搖頭:“我今日找你來,是有些疑慮。”

“什麽疑慮?”燕雪瑤問道。

“柔兒剛剛來了一趟,將我營帳外的兩名侍衛要走了。”燕銘學說道。

“侍衛?”燕雪瑤蹙起眉頭:“她要侍衛做什麽?”

“說是下午還想繼續進密林狩獵,所以要兩名侍衛隨侍左右,保護她的安全。”燕銘學解釋道。

“那倆侍衛很厲害?”燕雪瑤問道。

“很普通。”燕銘學再次搖搖頭:“不然也不會隻安排了守衛。”

而且還是白日裏站崗。

“那柔兒為什麽會挑那兩名侍衛?”燕雪瑤問道。

“其中有一個孫禮的,我總覺得他有些不對勁兒,柔兒對他也好似有些不對勁兒。”燕銘學說道。

“孫禮?”燕雪瑤略微想了想:“此人性子很憨厚,平日裏沉默寡言的。”

“怎麽會和柔兒有聯係?”

能隨同國公府一同前來春獵的所有人員,燕銘學和燕雪瑤都仔細調查過。

都是家生子,人品也都沒問題。

平素裏的交際圈,他們也都派人詳細調查過了。

這孫禮,交際圈很窄。

除了自家老母親,基本沒和別人有什麽來往,都隻是點頭之交。

為人認真負責,是有股子執拗勁兒在身上的。

這種人,怎麽可能會和柔兒有聯係?

“今兒一早,我就發現那孫禮有些不對勁兒,他見到我竟本能的有些恐慌。”燕銘學說道。

“他之前吃鹹上了嗓子,府醫說不嚴重,且已經開了藥。”

“他卻一直都沒恢複,嗓音嘶啞的厲害。”

“我去問過府醫,府醫也挺納罕。”

“按照府醫的說法,吃了這兩天藥,應該有所好轉才對。”

燕雪瑤抿緊了唇:“大哥是懷疑……”

“是,我懷疑過。”燕銘學點點頭:“但我上午的時候,找機會試探了一下。”

“他並沒有易容,身上的肉也實打實的,身高也沒問題。”

“按理來說,應該就是孫禮本人。”

“但我總覺得不對勁兒。”

“而且我還調查到,這孫禮竟然單獨一人住一間帳篷。”

“所有隨行侍衛,都是兩人到四人一間的。”

“我詢問過負責人,是柔兒安排的。”

燕雪瑤眉頭蹙的更緊了:“柔兒為什麽要對一個侍衛這麽特殊?”

“她這是又想搞什麽幺蛾子?”

“會不會和端郡王有關?”

“柔兒是真糊塗。”

“無論我們怎麽勸,她就是左耳進,右耳出的。”

“我這心裏,總不落穩。”

“等這次春獵回去,我就稟告祖母,讓祖母盡快給柔兒把婚期定下來。”

燕銘學搖搖頭:“你急糊塗了?”

“柔兒行五,你這個行三的都還沒訂婚成婚的。”

“如何輪得到她?”

“那我讓祖母給我們三姐妹同時相看人家,也算長幼有序了。”燕雪瑤揉了揉眉心。

“或許等到柔兒嫁人後,她的心思就能收一收了。”

燕銘學歎一口氣:“我覺得,此法不妥。”

“為何?”燕雪瑤問道。

“柔兒心係端郡王,做事又莽撞,我們不能因為怕自己麻煩,就害了別人家吧?”燕銘學反問道。

燕雪瑤一愣:“可,可柔兒終歸是要嫁人的啊。”

“總不能困她做一輩子老姑娘吧?”

“柔兒肯定也不願意。”

燕銘學有些煩躁的抿了一口茶:“確實。春獵後,你和祖母好好談談吧,外麵的我也留意一些。”

“好。”燕雪瑤點點頭:“我現在就去找柔兒。”

“從現在開始,到春獵結束,我都會和她待在一起的。”

“絕不會讓她動什麽歪腦筋。”

“至於那個叫孫禮的,等下午狩獵結束,我會讓柔兒將那兩名侍衛遣回你身邊的。”

“到時候,大哥便費心些吧。”

“好。”燕銘學點點頭:“那就辛苦你了。”

“隻要春獵能順利結束,別出什麽幺蛾子,再多的辛苦也值得。”燕雪瑤說著,起身道:“大哥,我先退下了。”竟什麽都沒賞,太後也隻是中規中矩的。也怨不得夫君會生氣。很快,到了未央宮。未央宮的大太監福安等在宮門口,見他們二人過來,臉上立刻笑開了花。“奴才給王爺請安,給王妃請安。”福安行禮道。“起來吧。”顧昱停下腳步:“我和王妃來給母後請安。”“皇後娘娘特地吩咐奴纔在這兒等著呢。”福安笑道:“王爺請,王妃請。”等到將顧昱和唐曉曉迎進未央宮後,福安又說道:“王爺,皇後娘娘請您幫忙抄幾頁書,說立時就要,筆墨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