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如月 作品

第001章 前塵往事

    

堵了回去。“當然不介意,我隻是擔心大哥。”唐曉曉柔柔弱弱的說道,心裏卻厭極了宋淩璐。上一次宋淩璐就學她說話,堵的她心裏難受。今天又學她,真是豈有此理。“讓她滾出去。”唐澤明抓著宋淩璐的胳膊,情緒依舊激動。宋淩璐為難的看了唐老夫人一眼:“祖母,可否先請二妹妹離開片刻。”“畢竟夫君是在二妹妹院子裏受傷的。”“我知道,二妹妹一定不是有意的,但夫君這會兒情緒很激動,可否請祖母通融一二。”“他畢竟是個病人。...明德十五年,臘月初十。

北梁,京城,固安候府,東北角落,倚梅院。

從外麵看,房子修建的極好。

青磚紅瓦,雕欄玉砌。

內裏卻如同雪洞一般。

除了一桌,一椅,一櫃,一張老舊的繡花床外,寒冬臘月裏竟連個暖爐都沒有。

床榻上,躺著一個瘦巴巴的小姑娘。

身上隻搭著一條薄薄的舊棉被。

小姑娘不住的咳嗽著,小臉也泛著不正常的潮紅。

可身邊卻連個伺候的人都沒有。

又一次劇烈的咳嗽後,小姑孃的睫毛顫了顫,雙眸緩緩睜開。

眸底還帶著幾分迷茫。

她不是死了嗎?

她記得清清楚楚,她的未婚夫夏長寧強行給她灌了藥,然後將她丟給一群流氓混混。

她不堪受辱,直接用簪子刺頸而亡。

那一下,就是神仙也難救。

不可能還活著。

小姑娘艱難的坐起身來,渾身乏力,頭重腳輕。

眼皮滾燙。

燙的眼珠子都發疼。

稍微一動,肩膀上就傳來一陣鑽心的疼。

小姑娘垂眸,在看到肩膀上大片大片的血跡後,一些記憶逐漸在腦海中變得清晰起來。

她叫唐卿卿,北梁固安候府的嫡長女。

本該是金尊玉貴的她,卻在剛剛出生的時候就被府中的柳姨娘給偷偷抱走了。

送去了貧苦的靠山村。

從她記事起,每天便是數不盡的打罵,挨餓,還有幹不完的活。

大冬天去河邊洗衣服,兩隻手凍的像胡蘿卜一樣。

她不明白為什麽爹孃不喜歡她。

為什麽要對她那麽狠心。

明明她已經很乖了。

在十歲那年,她終於知道了是為什麽。

因為靠山村的爹孃,根本就不是她的親生父母。

而是柳姨孃的孃家仆從。

柳姨娘之所以把她抱走,為的是報喪子之仇。

因為柳姨孃的親生兒子,三歲那年不幸染上天花死了。

生命無常,柳姨娘幾乎哭幹了眼淚。

後來才發現,根本就不是什麽生命無常,而是人為。

是固安候夫人林婉言,也就是她的生身之母,派人暗中將天花病人的衣服放在了庶子的房間裏。

柳姨娘人微言輕,也沒有證據。

無法報仇。

正值林婉言十月產女,柳姨娘便想出了這麽個報複的辦法。

用死胎換走嬰兒,送到貧苦的小山村,極盡苛待。

等養到十五歲再送回侯府。

想想看,一個粗鄙不堪,連大字都不認識一個的侯府嫡女,這得給林婉言多大的驚喜啊。

對於林婉言這種極重麵子的人來說,這可比千刀萬剮還讓她難受。

誰知林婉言誕下的竟是雙生女,而柳姨娘隻準備了一個死胎。

時間也有限,無奈之下柳姨娘隻抱走了長女。

柳姨娘打算的很好。

可是卻在她十歲那年出了變故。

據說是柳姨孃的貼身婢女紅穗,因為被迫嫁人一事和柳姨娘起了爭執。

一怒之下直接告發了柳姨娘。

柳姨娘被杖斃,她才得以被找了回來。

回家的路上,她一直都在期待她的親生父母,期待她的五位兄長,還有那個雙生妹妹。

她期待著有一個溫暖的擁抱,期待著暖暖的親情。

可回到固安候府後,她才發現,這一切都和她期待的不一樣。。她確實很壞,但她目前應該沒這個能力吧。而且,她這個新嫁婦,在端王府也並不是很受寵很吃得開的主。隻會用一些陰毒,下作的手段。這麽多的刺客,她應該是沒那個門路的。如果說是買兇殺人……獵山外的禁軍們可不是吃素的。唐卿卿話音才落,一輪箭雨從四麵八方襲來。永安公主好歹還會一點兒武功。唐卿卿是真的不通。隻能被三人護在中間,努力跟緊他們的腳步,爭取不當一個累贅。箭雨過後,便是十幾名刺客齊齊用來。半夏忍冬等被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