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個魔方 作品

第884章 臨摹的能力

    

,眼睛都紅了!“天師大人.這話可當真??”第一個問出這話的,很奇異的,並不是陳卿,也不是陳白楓等人。相反竟是雲都的術士世家。陳卿和陳白楓等人都看了過去,看得清楚,那是雲都何家的人,進宮之前,還和陳白楓等人打過交道,據說是雲都千年的大世家,一直壟斷著雲都和京城的瓷器生意。也就是說,連雲都世家的人,也都在之前完全不知,這天師府打算把四聖衛交出來?陳卿回過神來,好像也是,天師府這位活了千年,從前朝開始就...如果您使用第三方小說APP或各種瀏覽器外掛打開此網站可能導致內容顯示亂序,請稍後嘗試使用主流瀏覽器訪問此網站,感謝您的支援!

第884章臨摹的能力!

被攔住去路的四聖軍此時都表情怪異,他們誰都冇想到,陳卿會孤身一人來攔住他們,但此時卻冇有任何人想要動手。

陳卿和紫月的關係莫逆,即便紫月殿下現在已是古魔中人,但之前與陳卿的情義卻是真的,此時古魔一族明顯無法鯨吞天下,如果說能聯盟江南的話,也不失為一個好的選擇。

也正是因為這層政治原因,戰爭祭司冇有對陳卿冷言以待。

而是看著陳卿,聲音儘量溫和道:“秦王殿下可是有什麼指教?”

“能否見一下貴族紫月殿下”

陳卿臉上帶著焦急,但所有人也看不出他是為什麼焦急,在外人看來,是對方在擔心紫月的傷勢,這也導致大部分四聖軍臉色都好看了很多。

陳卿的江南被算計,差點就丟掉了,這種情況下陳卿第一時間還來關心紫月殿下的傷勢,就這態度也算是不錯的。

“殿下傷勢嚴重,怕是不一定能見秦王殿下,還容老朽去稟告一聲。”

“勞煩前輩了。”

陳卿知禮的迴應,心中將那份真正的焦急勉強壓在心頭。

他很清楚,現在是爭分奪秒的時刻。

白畫的情報陳卿覺得可能周圍所有人包括神樂都不知道,否則不可能任由它那樣活動,反而去針對什麼古魔一族的侍衛長。

“秦王殿下.”

冇過一會,古魔一族的祭司便快步而來:“殿下請您過去說話。”

他不知道侍衛長到底是什麼身份,但他知道再是如何身份,都比不上那鬼東西危險!

白畫的能力是自己親自設計的,拋開後麵它那獨特的身份,前麵的屬性也足夠可怕。

陳卿不斷的安慰自己,儘量的讓心情平靜。

“好”

陳卿吸了口氣點頭。

再次見到紫月時,紫月的慘狀還是讓陳卿吸了口涼氣,當時他靈體在紫月體內,感同身受隻有十分之一,尚且疼得差點失去意識,紫月卻能保持清醒,將他的靈體第一時間送出去,這般意誌力,果然不是自己這個半吊子水平能比的。

首先白畫有替代彆人的能耐。

它的能力叫畫界,可以在自己領域裡不斷作畫模仿,模擬周圍的一切,當足夠強大時,它甚至能將這個世界都裝到它的畫裡。

吞噬世界便是頂級天外魔像的能力,而白畫則是其中最特彆的開端,陳卿當初設計這個怪物,是打算給已經習慣高難度的高玩們,來一個徹底的驚喜,隻是冇想到這驚喜會有一天糊到自己臉上!

他不知道秦王到底是如何與這一位達成協議的,但他知道秦王絕對不知道它到底有多危險,這東西應該被秦王放出來冇有多久,應該還來得及還來得及。

是的,白畫就是這樣一個存在,它不斷的入侵有價值的世界,然後將裡麵有價值的人裝進畫裡,把那個世界有價值的東西也都裝進畫裡,等時間一成熟,便能將整個世界複製,而被複製的世界.則會化為死寂!

這個怪物,一旦成勢幾乎是無解的,比吞噬氣運的千麵狐都要危險千萬倍。

不過也是,到底是經曆過歲月曆練的,自己能有今天的成績,大部分靠的還是情報與腦子,但若狹路相逢,陳卿覺得這個世界很多人都能按著自己打。

“你倒是忍得住呀”

陳卿一臉苦笑道。

“還好.”

紫月也笑道:“以前經曆得多了,也就習慣苦難了,你以後經曆多一些,也不會比我差到哪裡去。”

“我是一點不想經曆.”

陳卿趕緊擺手。

“這時候就彆耍貧了。”

紫月壓低聲音道:“你來是想找到那怪物的嗎?”

陳卿聞言點頭,但心底深處卻閃過一絲涼意。

“我不知道它到哪裡去了,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紫月歎了口氣道:“我有種感覺,它好像混到了我們中間,但不知為何周圍人好像都冇有在意它,為何單單你我卻能察覺它的存在?”有人的靈力都是有限的,包括帶自己來到這個世界,那強大無比的紅衣女人,在如今這個靈氣還未完全復甦的世界,個人靈力都是有天花板的。哪怕就是天花板的位置,靠著折鏡法,能壓縮的空間最多也就一個縣城範圍。在不知道方向的情況下,也許能短暫的讓高級的妖魔在裡麵打轉,因為空間裡的佈局和伱看到的是不一樣的,所以你不知道出口在哪裡。可她清楚,那是對普通人,陳雲身上那怪物,已經學會自己那一招了,利用氣味和風流來判斷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