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魚戲水 作品

第1章 文道之心

    

,有人掀開簾子快步沖了進來,正是穿青捕快服的兩個一胖一瘦的捕快。“再吵吵,老子送你上路!”胖捕快按住腰間的刀柄,兇相畢,臉上的都在抖。那瘦捕快連忙拉住胖捕快,勸道:“頭兒,驛站樓下有書院的人,不宜見!”胖捕快戲謔地看了眼林亦,嗤笑道:“我就嚇嚇他,看他會不會尿子,你看他趴在地上的樣子,跟條狗一樣!哈哈哈……”林亦猛地站起,道:“狗說誰呢?”“狗說你!”“難怪的這麼歡!”林亦一副原來如此的樣子。胖捕...“大膽林亦!”

“誰準許你左腳先踏衙門的?”

“抓起來!”

……

迷迷糊糊間,林亦似是聽到有人對他嗬斥,聲音洪亮,似洪鐘大呂。

嗡!

林亦覺腦瓜子嗡嗡的,剛想抱頭,卻發現雙手似乎被什麼東西錮。

一睜開眼睛,林亦直接愣住。

他發現自己的脖子被套上了枷鎖,雙手也被束縛,正躺在暗的古風房間,渾疼痛。

嘶!

突然間腦袋針紮般的劇痛,一資訊洪流,強勢他的大腦。

零碎的畫麵如幻燈片般,浮現在他的腦海當中。

林亦,安縣人,縣衙新的臨時捕快。

是養父窮酸書生蘇懷誌,半個月前,花了全部的積蓄,將他送安縣衙,了臨時捕快。

但在上班的第一天,卻因為左腳先踏縣衙大門,被師爺命人直接抓起來。

“什麼狗屁左腳先踏衙門,我就是個頂包的……”

林亦腦子很,兩世記憶的沖突融合,讓他頭疼裂。

但很快他便明白了事的原委。

原來是前幾天,縣衙鎮魔堂的幾個捕快失職,一件被書院封印在鎮魔堂的道失竊。

道失竊是極為嚴重的事件。

一旦有心懷不正的人,修煉了道,魔妖,安縣必將生靈塗炭。

縣令為了推卸責任,保住那幾個當捕快的遠房親戚,直接將林亦抓起來,一個賊人同黨的帽子扣到他頭上,流放邊陲!

“還有……這居然是個文道為尊的世界……”

林亦隨後驚人的發現,這個世界不是地球的歷史朝代,也不是武道為尊的世界,而是文道至上。

什麼是文道?

簡單來說就是一種修煉手段,不同於那些小說修煉武技,而是參悟古之聖賢的詩詞歌賦文章。

傳說聖文大陸人皇伏羲,一畫開天,誕生‘一’字的那一刻,整個大陸群星閃耀,萬裡雷鳴,天花墜,萬丈霞,紫氣東來,才氣沖霄,就此誕生文道。

後有燧人氏取天地第一道才氣,點燃文道之火。

從此,凡是擁有文道之心的萬生靈,都可以修行文道,並以此誕生九大文道先驅者。

確立文道九境:開竅、立命、仁者、儒生、德行、君子、大儒、亞聖、聖人。

林亦心澎湃,沒想到竟然還有這種神奇的世界,擁有文道之心,讀書寫字就能修行。

可惜……原宿主林亦沒有文心,就算跟著養父蘇懷誌讀書識字十六年,也沒能誕生才氣,煉修。

甚至捧著書就能睡著。

“我要是有文道之心,孫縣令哪裡還敢讓我背鍋?擁有文心就能進書院修行,從此為人上人,見不拜!”

要不是雙手被枷鎖束縛,林亦恨不得捶頓足。

畢竟他所在的大衍皇朝除了誕生一位孔聖人,幾乎沒有任何一個他所知的歷史名人跟詩詞文章。

作為一個背詩經、楚辭、漢賦、唐詩、宋詞的現代人,隨便從中抄寫兩句都可以起飛。

但現在他卻隻能暗嘆倒黴:“真是……屋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話音落下,林亦突然到心臟一,如同針紮。

接著,一暖流遊遍全,覺渾輕飄飄的,有種說不出的舒爽。

而且他上,此刻正散發出一淡淡的香味。

“這是……”

林亦先是一愣,隨後眼珠子猛地一瞪,狂喜道:“書香,這是文道之心的標誌,難道剛才我隨口說的一句話……就直接擁有文道之心了?”

嘩啦啦!

林亦想起養父曾對他說的一句話:沒有文道之心的人,隻要刻苦讀書,作出詩詞文章來,也有極大的概率蘊育出文道之心。

此刻蘊育出了文道之心,林亦發現自己的思維反應,變得更加敏捷起來,記憶更加驚人。

林亦心激,他腦袋裡擁有前世的那麼多詩詞歌賦文章,豈不是說,這個世界簡直是屬於他的舞臺?

林亦激之下,枷鎖腳鏈抖得嘩啦啦響。

“吵什麼吵!”

這時,嗬斥聲響起,有人掀開簾子快步沖了進來,正是穿青捕快服的兩個一胖一瘦的捕快。

“再吵吵,老子送你上路!”

胖捕快按住腰間的刀柄,兇相畢,臉上的都在抖。

那瘦捕快連忙拉住胖捕快,勸道:“頭兒,驛站樓下有書院的人,不宜見!”

胖捕快戲謔地看了眼林亦,嗤笑道:“我就嚇嚇他,看他會不會尿子,你看他趴在地上的樣子,跟條狗一樣!哈哈哈……”

林亦猛地站起,道:“狗說誰呢?”

“狗說你!”

“難怪的這麼歡!”

林亦一副原來如此的樣子。

胖捕快反應慢了一拍,這時候才醒悟過來,臉漲紅,猛地拔出腰間佩刀:“老子殺了你!”

“頭兒,別!”

瘦捕快還想攔住,卻被胖捕快一腳踹開,疼的齜牙咧。

林亦見胖捕快似乎真的要殺了他,暗罵一句狗曰的,果斷閃後退兩步。

鏗!

這一刀直接劈在了枷鎖上,將鐵鏈都劈斷了,火星子四。

林亦彈跳起來,雙直接踹向胖捕快小腹。

砰!

林亦覺一腳踹在了豬肚皮上,被胖捕快肚子上的震的一屁坐在地上,屁火辣辣的疼。

胖捕快臉漲的通紅,怒不可遏道:“你他孃的還敢對老子出手?看今天老子不劈了你!”

“你試試看!”

林亦直板盯著胖捕快,寒聲道:“我是擁有文道之心的讀書人,你我試試看!”

唰!

胖捕快聽到這句話,形猛地停下,上的一抖一抖的。

他驚疑不定地看著林亦,鼻尖,神猛地一變!

房間裡居然有書香之氣。

要知道隻有擁有文道之心的讀書人,纔能有這種書香之氣。

‘不能讓他活下來,否則他一旦為書院弟子,死的就是我……’

胖捕頭神變幻,一咬牙,提起刀就砍向林亦,道:“試試又如何!”

一旁的瘦捕快嚇得臉都綠了。

書院的人就在樓下,頭兒真的殺擁有文道之心的林亦,明天書院的夫子就能去縣衙拿人。

安縣擁有文道之心的讀書人太了,每個都是寶貝疙瘩。

“草,大意了,文竅未開,沒有才氣加持!”

林亦低估了胖捕快想殺他的心,這傢夥是孫縣令的遠房親戚,肯定不會留自己活口。

“大膽武夫!”

喀拉!

就在這時,伴隨著冷冽的喝聲響起,一道白匹練襲來,直接撞擊在胖捕快手臂上。

當~

胖捕快手中的大刀直接被震飛,右手低垂,鮮順著手臂滴落,臉一片慘白。

林亦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了一跳,扭頭看向房門方向,看到一個穿白儒的子走了進來。

我去……

這姑娘冷若冰霜的樣子,長得也太好看了吧!才氣,煉修。甚至捧著書就能睡著。“我要是有文道之心,孫縣令哪裡還敢讓我背鍋?擁有文心就能進書院修行,從此為人上人,見不拜!”要不是雙手被枷鎖束縛,林亦恨不得捶頓足。畢竟他所在的大衍皇朝除了誕生一位孔聖人,幾乎沒有任何一個他所知的歷史名人跟詩詞文章。作為一個背詩經、楚辭、漢賦、唐詩、宋詞的現代人,隨便從中抄寫兩句都可以起飛。但現在他卻隻能暗嘆倒黴:“真是……屋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話音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