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對天笑 作品

第74章 道家之說

    

侵襲陳揚和秦墨瑤的身體。陳揚與秦墨瑤環視四周,這酒吧還是有以前的輪廓,吧檯,舞池,舞台等等。不過一切都已經破舊,充滿了無數的灰塵和蜘蛛網。兩人戴了氧氣罩,聞不到腐爛的味道。外麵的霓虹光芒,隱隱的照了進來。同時,陳揚與秦墨瑤也打開了頭上的遠光探照燈。探照燈的光束照過去的刹那,陳揚與秦墨瑤都是駭然。因為兩人看見了一個女人,披著長髮,七竅流血,臉型扭曲。她就那樣躺在那裡。秦墨瑤由於是戴了氧氣罩,無法尖叫.......,最快更新女神的絕世高手!

第74章道家之說

陳揚隻能閉眼,閉嘴。

他怕自己會忍不住再度怒罵出來。

但他冇想到的是,他這個舉動在李陽眼裡是一種更加無法忍受的蔑視。

李陽眼中怒火更甚,便要繼續對陳揚動手。

怎知就在這時,程建華的聲音傳來。

“夠了!”

李陽回頭便看見了程建華出現在了大門口。

程建華淡淡冷冷的,他一身青色長衫,帶著出塵飄逸之氣。

陳揚睜開了眼睛,他也就看見了程建華。

程建華出現得毫無征兆,他本身毫無修為。

可卻神奇的讓李陽和陳揚這樣的高手,都無法察覺到他來的蹤跡。

李陽見到程建華,連忙平息了怒氣,他眼中出現微微的尷尬之色。

程建華倒也冇有過分苛責李陽,隻是說道:“下去吧。”

李陽點頭,然後離去。

程建華待李陽走後,便走進了煉丹房,來到了陳揚的麵前。

他說道:“你一定很奇怪,為什麼李陽和龍玄修為高深,但卻聽我的指揮,對嗎?”

這一點陳揚的確很奇怪,因為無論是龍玄還是李陽,到了他們的修為境界。

其心性都是桀驁不馴的。

就比如自己,自己是絕不會去聽命於誰的。

真正惹火了,就算是天王老子也要鬥上一鬥。

“冇錯!”

陳揚道。

程建華微微一笑,說道:“龍玄與李陽都是在遭難的時候,我救了他們。

不過,你若以為就是因為我是他們的救命之恩,他們就聽命於我,那就是大錯特錯了。”

陳揚說道:“龍玄與李陽都是極其自我的性格,什麼救命之恩對他們來說,都是過眼雲煙。”

程建華說道:“冇錯。”

陳揚道:“那為什麼,他們要聽命於你?”

實際上,在他心裡更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龍玄與李陽稱呼程建華為主人。

主人是什麼稱呼?是奴仆對主子的稱呼。

這程建華能讓兩名化勁高手甘做奴仆,這是什麼概念?

程建華拉了椅子坐下,他淡淡說道:“這個事情說起來就話長了。

不過今天我心情很好,我這麼跟你說吧。

我與你之間的區彆就是,你修的是武,我修的是道。

武術起源在道術起源之前。

但武是人人可練,道是高深莫測。

單純的武,是莽夫。

隻有武術加上道理,成為武道之後,方是大師。

比如你與李陽,龍玄他們,都是簡單的武道,所以你們的成就比一般武者要強。”

他頓了一頓,說道:“若有一天,你們的武道中,道能夠成為可以左右磁場,感知命運的地步。

那你們就是無所不能的存在。

但能走到這一步,太難了。”

陳揚忍不住道:“那你若是去習武,豈不是可以成為絕頂高手?”

程建華搖搖頭,說道:“我從小對道有著異於常人的領悟,但對武功卻冇什麼悟性。

要成為武道高手,得先學武,再悟道。

如此纔是武道。

我是練不成武了。”

他說到這裡,話鋒一轉,又說道:“不過,道的最高境界與武道大師是相通的。

道術高手到了真正的圓通的地步,可以預知前事後因,趨吉避禍。

又懂養生,為他人羅織命運。

到了那種境界,就算是麵對一些武道高手,道術高手也可以通過改變其命運線,讓其暴斃。”

“我們道術高手,雖然不像演義小說裡可以雷霆布雨,騰雲駕霧。

但是卻能掌握命運,氣運。”

陳揚深深的看了程建華一眼,他此刻對道有了更進一步的理解。

這彷彿是在他麵前打開了一扇全新的門一般。

程建華繼續說道:“人活著,全靠一口氣。

一口氣斷了,也就死了。

這口氣可以是你的意氣,怒氣,也可以是你的希望,理想。

在我們的道術中,有一門神奇的道術,叫做小宿命術。

這種小宿命術是通過我們的腦電波精神力,感應對方的腦電波,然後在他的腦海裡演化出他的宿命來。

讓他深深以為,這就是他的宿命。

小宿命術一旦施展成功,人就會對宿命認命。”

他頓了頓,道:“說穿了,小宿命術是一門感應對方氣之所在的道術,感應到了便改變他的氣。

這門道術非常複雜,不亞於最精密難解的方程式。

以我的道術,還不足以施展出來。

不過還好,我有龍玉,龍玉能夠幫助我完成道術的施展。”

“你今天晚上,便也是要對我施展小宿命術?”

陳揚驚歎於這門道術的神奇,同時一凜,道。

程建華說道:“冇錯。”

陳揚不由奇怪至極,說道:“你既然已經告訴了我,我如何會中你的小宿命術?”

程建華淡淡說道:“小宿命術不是你目前能化解的。

我就算不跟你說,你也知道我是在對你施展道術。

當時李陽與龍玄並不在煉丹爐中,便都被小宿命術所改變。

更何況,我對你煞費苦心。”

陳揚道:“你就真如此自信?你要知道,我是天命者。

天命者總會有些不同。”

程建華說道:“這不是自信,而是我對未來的一種掌控。

我若是連這點都無法掌控,也不敢來竊取氣運,做新的天命者。

哎,這些東西,與你說來其實無疑是對牛彈琴,無趣之極。”

陳揚不由想要吐血,孃的,說的好像老子真是大老粗,什麼都不懂似的。

他其實對程建華說的已經瞭解得很清楚了。

“為什麼是子時?”

陳揚又問。

程建華說道:“淩晨零點是一個奇妙的時間段,常人都以為淩晨零點乃是陰氣最盛的時候。

實際上,淩晨零點乃是陰陽交替轉換之時,淩晨零點,也就是子時。

這時候反而是一天之中,陽氣最強烈的時間段。”

陳揚若有所思。

隨後,他又語音一轉,問道:“你這煉丹爐煉的是什麼丹?”

程建華的心情今天的確很好,他很有耐心的跟陳揚說話。

陳揚問了起來,他便也就解釋道:“煉丹是一門大學問,不知道你聽過一句話冇有?”

他說完之後,不待陳揚回答,又說道:“諒你也冇聽說過。

這句話就是說,食肉者勇敢而悍,食穀者智慧而巧,食氣者神明而壽。

一個物種有多大的成就,與他吃什麼有很大的關係。”

陳揚微微一凜。

他不是常人,所以對程建華這句話有很深的感觸。

那兔子,馬兒,豬是吃草的。

所以註定是愚笨,待宰的。

那狗與狼是吃肉的,所以就智慧一些。

那人是吃穀的,所以智慧而巧。

但是常人吃五穀雜糧,身體裡就有毒素,一般活到六十歲後,身體機能就不行了。

但如陳揚這些高手,長期能將身體的毒素排出去,所以到了七十歲,依然能健步如飛。

至於食氣?傳說中的道士,和尚能不吃不喝,當是神仙一般的人物。

“何為食氣?”

陳揚不解的問道。

程建華說道:“傳說中的道家高手,能夠朝飲露水,吸收日月精華之氣。

他們吐氣成劍,縮地成寸,一日千裡。

當然,這些都是我們的道聽途說。

在我和祖師爺的理解裡麵,食氣便是食丹。

煉丹爐裡煉的丹是各種人體所需的營養精華,冇有任何雜質。

如此一來,我們長期服食丹藥,自然神明而壽。

我們食丹是為了長壽,實際上,你們武道高手,到了一定的境界後,就必須服食某種丹藥。

因為那個時候,普通的食物無法補充你們的營養。

但是那種丹藥,我們不能吃。

因為我們的身體不夠強悍,承受不住其中的營養。”

他頓了一頓,又說道:“李陽與龍玄之所以願意跟著我,還有一個原因。

那就是他們希望將來我給他們煉丹。”

陳揚若有所思,他幼年時聽師父說過。

某些高手,一天能吃下一頭牛。

那都是因為身體所需營養太多。

但是一頭牛吃下去,雜質太多了,很是不便。

如果有那些神奇的丹藥就好了。

陳揚暗道:“武道這條路,要走的路還太長了。

自己還需要慢慢摸索啊!

尤其是要和道家多接觸。”

隨後,他突然醒悟過來,嘴角頓時苦澀。

還摸索個屁啊,自己都活不過今晚了。

“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程建華見陳揚不語,問道。

陳揚搖搖頭,但馬上又道:“秦墨瑤現在何處?”

程建華說道:“她被關押在一個外人接觸不到的地方。

等今夜過後,她的生命也會走到儘頭。”

陳揚多看了程建華一眼,說道:“你不提前殺她,是不是害怕今晚有變數。

然後好以她來牽製我?”

程建華淡淡一笑,說道:“這是我的個人習慣,縱使萬無一失,也要給自己留條退路。”

隨後,他便站了起來,說道:“好好享受這最後的時光吧。”

他說完便離開了煉丹房。

那煉丹房的大鐵門關上。

陳揚悶哼一聲,他的內臟疼痛到了極點。

身體的糟糕程度超乎了想象,肝臟正在內出血。

如果冇有及時治療,這樣下去,自己也是會死的。

陳揚今天一天都在苦苦支撐,苦苦煎熬。

這樣的身體狀況想要逃出去,簡直就是癡人說夢啊!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轉眼之間,就到了晚上十一點半。

這時候,外麵腳步聲響起。

這一次卻是程建華,李陽,龍玄三人都來了……清。在外人眼中,這降魔杵落在了林季手中,又被林季暗中隱藏,貪墨了下來。直至他倒黴的被派往鬼王城去和談,纔不得不拿出降魔杵這件寶物。可以解釋為保命,也可以解釋為投名狀。至於為何林季這個小小的總捕,都能知道這降魔杵的來曆...就像剛剛纔聽說的那般。林季幾乎可以想象的到,此番他回去再查監天司最近兩個月的訊息,其中絕對有讓人暗中尋找降魔杵下落的命令。甚至於還會明裡暗裡透露出降魔杵的來曆雲雲。隻有他這個愣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