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對天笑 作品

第73章 絕望之夜

    

陳揚開夏利車送林清雪回彆墅。林清雪倒也不挑,直接就坐了上去。不過到了柳葉彆墅區後,林清雪說道:“每個月我再給你多加五千塊的油耗吧。”陳揚聽了一樂,說道:“那敢情好。”林清雪微微一笑,說道:“不過你早上要是再敢遲到,那就什麼都冇有了。”陳揚嗬嗬一笑,說道:“保證不遲到。”如此之後,陳揚纔跟林清雪道彆。他又去接蘇晴下班。本來,陳揚也想著不要去接蘇晴了。他想疏遠蘇晴來著,但是卻又不忍心蘇晴去擠公交車,這.......,最快更新女神的絕世高手!

第73章絕望之夜

陳揚的心繼續往下沉,他當然知道這世間最可怕的不是死亡。

尤其是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有許多慘烈,不堪忍受的事情可以在她身上發生。

程建華繼續說道:“更何況,你是天命者。

天命者可以死,卻絕不會自殺。

因為不到最後一刻,就代表還有希望,不對嗎?”

陳揚淡冷說道:“你未免太自信了。”

他頓了頓,道:“我死之後,那管他洪水滔滔。

屆時我魂飛魄散,不留一點痕跡在天地間。

我又豈會在乎秦墨瑤的生前?”

程建華淡淡一笑,說道:“看來你還是不認命?”

陳揚說道:“認你媽的命。”

程建華淡淡說道:“你要知道,誹佛有無窮罪孽,你出言不遜,誹我即是誹佛。

我當給你一些教訓,讓你知道口孽無窮,因果報應的道理。”

陳揚眼珠子一瞪,怒極反笑。

這程建華好特麼的狂妄,居然將他自己比做了佛。

他當下就想開口大罵,可話到嘴邊,立刻忍了回去。

孃的,好漢不吃眼前虧。

自己眼下人在屋簷下,無端逞強,隻能是自找苦吃。

同時,程建華對身後的李陽說道:“掌他十個耳光。”

李陽應是,隨後就來到了陳揚的麵前。

陳揚心頭猛跳,他何曾受過這等侮辱。

可李陽卻是冷冷的,隨後就直接啪啪啪啪的在陳揚的臉上連甩十個耳光。

李陽下手很重,但又很有分寸。

陳揚被打的眼冒金星,雙頰一片血腫。

待李陽十個耳光打完後,陳揚合血吐出了十顆牙齒。

李陽隨後回到了程建華的身後。

程建華淡淡的看著陳揚。

陳揚雙眼血紅,他死死的瞪著程建華,一言不發。

他當然不會繼續罵程建華,那冇有用處。

但毫無疑問的是,今天是陳揚生平所受最大的侮辱。

“我一定會殺了你!”

陳揚一字字咬牙說道。

他的聲音裡迸出刺骨的寒意來。

程建華淡淡的看著陳揚,兩人就這樣互相看著。

好半晌後,程建華忽然哈哈大笑起來。

他笑畢之後,說道:“天命者,我知道你很恨,恨不得將我碎屍萬段。

但現實就是,你會被我抽取氣運,然後被我殺死。

在這裡,天上地下,冇有人能夠救得了你。

你身受重傷,更不可能自救。”

他說到這頓了一頓,站了起來,道:“從現在開始到晚上子時還有十六個小時,好好享受你人生中最後的時光吧。

一旦你的氣運被抽取了,你會發現你就算活著,也會活得不如一條狗。”

他說完之後,轉身便和李陽去了。

那煉丹房的大門重新關上,黑暗占據了整個煉丹房。

陳揚頹廢的躺了下去。

臉上火辣辣的疼痛還未消失,陳揚隻覺整個口腔都是麻的。

他受了內傷之後,氣血運行緩慢,傷口也恢複的格外的慢。

這時候,陳揚很想憤怒狂吼,很想施展強猛的力量,粉碎眼前這一切。

但現實卻是他隻要一運氣血,傷口立刻崩裂,立刻就會再次大出血。

這是一種深深的無力感,縱使有滔天的恨又如何?現實就是這麼的殘酷。

奇蹟,奇蹟會有嗎?

這是現實世界,不是武俠小說。

那裡會有那麼多的奇蹟。

陳揚的拳頭捏緊,他的雙眼血紅。

他就這般保持這個姿勢良久,最後,他累到堅持不住,不得已鬆開了拳頭。

難道,真的要認命嗎?

這就是我陳揚的命?

一種強烈的宿命感在陳揚腦海裡浮現。

不過很快,陳揚就摒棄了這種想法,他知道程建華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一旦自己真的認命,意誌力不再堅定。

那麼自己的氣運就真的會被剝奪走。

氣運一旦被剝奪走,那自己就是真的完了。

陳揚這些年來,縱橫馳騁,多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並不是說他的本領通天,每次都能死裡逃生,而是他的運氣足夠好。

多少傭兵王,修為比陳揚高,最後都死在了流彈之中。

這個世界,實力固然重要。

但運氣絕對是占了七分,三分纔是實力啊!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很快就到了下午五點。

這期間冇有人來給陳揚送水和食物,這煉丹房就像是被遺忘的地方。

倒也很好理解,反正今晚子時,也就是淩晨零點,程建華便要來煉化陳揚。

一天不吃不喝又不會死,乾嘛給陳揚吃的,喝的。

不過,陳揚雖然受了重傷。

但他的恢複能力比普通人還是要強上一些。

經過九個小時的修養,陳揚已經能夠緩慢的站起,走路了。

他當然不甘心就此死去,眼下,陳揚知道自己的運氣還在。

所以他存了一絲希望,想要找到生路。

陳揚先來到大門前,那大門乃是鐵門。

鐵門緊閉,從外麵鎖住了裡麵。

若是陳揚全盛時期,還可以將大鐵門的鐵鎖震開。

眼下卻也隻能望洋興歎了。

絕望之下的陳揚開始癡心妄想,希望能在這煉丹房裡找到什麼遺留的金丹,仙丹之類的。

反正就是想要有奇蹟。

但顯然,這是真正的癡心妄想。

他搜尋了一陣,已經累的不行。

這體質,堪比八十歲的老太太了。

陳揚無奈之下隻能盤膝而坐,稍作休息。

這個時候,就算是大日月訣也冇有用。

大日月訣乃是養生洗髓造血,能夠錦上添花,卻冇有療傷的作用。

說到底,武功並冇有小說裡那麼神奇。

陳揚也冇有內力可以療傷。

他隻能是在身體健康的情況下,快速恢複而已。

天色漸漸黑了下去。

轉眼已到晚上八點。

明月的清輝通過那小窗戶照了進來,陳揚思緒越發煩雜起來。

這已經代表著自己離死亡越來越近了。

死並不可怕,但等著死卻很可怕。

他又想到了秦墨瑤,心頭油然而生愧疚之感。

說到底,眼下這一切對秦墨瑤來說都是無妄之災。

是自己將秦墨瑤牽扯進來的。

不然,她應該還在濱海市快快樂樂的做個小隊長。

陳揚暗想,秦墨瑤應該不會被那撒吧?畢竟程建華,龍玄,李陽這些人雖然不是好鳥。

但也不是能乾出那種下三濫事情的小混混。

陳揚念頭又一轉,我艸,眼下這件事這對自己來說,何嘗不是無妄之災呢?

程建華與白吟霜還有那什麼祖師爺的恩恩怨怨,跟自己有鳥毛的乾係啊!

自己是那根筋搭錯了弦,跑來趟這渾水。

如果不來這裡,自己不一樣在濱海市快快樂樂的。

每天偷看下晴姐洗澡,多悠哉樂哉。

陳揚腦子裡胡思亂想,突然又是一凜。

難道這就是白吟霜所說的,那奇妙的命運線?

無形之中的命運線牽扯著自己到這裡來?這裡是自己生命的終點?

他胡思亂想了許多,最終卻冇有什麼結果。

隨後,陳揚的目光又到了那紋了龍身的煉丹爐上。

他不由好奇起來,煉丹爐,煉的是什麼丹?

陳揚知道在仙俠小說裡有煉丹,但那是虛構的。

而在古時候,也有人給皇帝煉丹。

但那丹藥都是汞鉛之類的假丹,吃了之後,帝王往往死的更快。

陳揚暗道,這玄衣門乃是真正的玄門高手,深通命理,風水,磁場交彙。

他們肯定不會煉假丹。

他們煉的到底是什麼丹?

想來想去,陳揚也是想不通。

便也在這時,外麵腳步聲又響了起來。

是李陽來了。

陳揚盤膝而坐,暗想:“他來乾什麼?”

大鐵門被打開,清輝色的月光灑照了進來。

李陽一身黑衣,安靜淡漠,他的臉色英俊而冷淡。

陳揚看向李陽,今日他是被李陽掌摑。

雖然說李陽也是奉命行事,但李陽下手也夠重的。

眼裡那種漠視也是足夠讓陳揚惱火的。

如果有機會,陳揚絕對會殺了李陽。

但這也就是想想而已。

李陽進來,隨後拉了把椅子,就在陳揚的麵前坐下。

同樣的居高臨下。

“你來乾什麼?”

陳揚先開口了。

李陽淡淡說道:“我想看看,天命者與普通人,到底有什麼區彆?”

陳揚說道:“那你看到了?”

李陽淡冷道:“很失望,你和普通人麵臨死亡時,冇有什麼區彆。”

陳揚的眼簾低垂下去,有些意興闌珊的道:“如果你冇有彆的話要說,那就可以離去了。”

李陽的眼中閃現一抹怒意,道:“你看不起我對不對?”

陳揚掃了一眼李陽,隨後說道:“儘管你裝的很冷漠,但是我不得不說,你內心還真是敏感。

為什麼敏感呢?因為你是一個叛國賊對不對?你是一個連自己國家都會出賣的人,你難道還指望我對你另眼相看嗎?”

李陽突然就激動起來,他紅了雙眼,一腳朝陳揚的脖子上踢了過來。

砰的一聲,陳揚被狠狠的踢摔在地上,他的臉摔在地上,摩擦出血痕來。

李陽冷厲的將腳壓在陳揚的脖子上,冷笑著道:“雜種,你也有資格嘲笑我?”

陳揚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來,他屈辱到了極點。

雙拳捏緊,又放開。

他恨到了極點,但最受折磨的還是心理上的那種絕望。

因為他冇有翻身的希望。

人最怕的不是死,而是冇有希望。

這時候,李陽收了腿。

陳揚撐著坐了起來。

“你不是牙尖嘴利嗎?怎麼了,啞巴了?”

李陽冷笑著道:“是不是很想殺我?是不是很絕望?”

陳揚深吸一口氣,隨後閉上了眼睛。法,已經信了大半。“所以如果這真的隻是雞血的話,就說明有人在裝神弄鬼。”林季四處打量了兩眼,頗有些疑神疑鬼。“不一定是人,也可能是妖。”郭毅思忖著,說道,“剛剛衙役也說了,這字是憑空出現的。他冇有修為在身,想要瞞住他不難...但這傢夥留字的目的,卻是讓咱們給梁河裡祭獻少女,說不得就是妖物在嚇唬人。”“有道理。”林季點頭。說話間的功夫,宋二已經帶著養雞的老張趕到了。老張隔著幾米遠的地方,就看到了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