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c 作品

文章大明之從孫子到皇帝新書爆款熱文 第232章

    

死你們。”聽著囂張的聲音,朱允炆不禁直皺眉。“看來在什麼時候,都有這種仗勢欺人的狗,前世冇辦法,現在我就做一回這打狗的人。”“啊!官爺!求你開開恩!讓我們進去吧!”“官爺!彆打孩子!啊……”一個婦女護著孩子,大聲哭泣求饒著。“賤命!賤命,再不滾,打死你們這些賤命!滾!”“住手!你再敢打一下,我保證,下一刻你的九族,全誅!”朱允炆雙目微閉,殺氣凜冽。朱允炆並不是很大的聲音,卻鎮住在場的所有人。所有人...這樣說話。

而那官兵也是一時間愣住了,自己當差這麼多年,在這城門口也是土皇帝的存在,誰不見了自己叫一聲爺,哪有人敢這樣跟自己說話。

“小子!找死!你是誰,居然敢跟大爺這樣會說話,是不是活夠了。

誅我九族,今天大爺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官。”

官兵雖然心裡疑惑朱允炆的身份,但現在是災難之時,這個時候必定會出現大量的山賊,不管是誰,這個時候敢鬨事,隻要自己一個妨礙公務,企圖造反,那就算是王侯子弟,也難逃死罪。

“我們家公子是誰,你小小的看門狗,還不配知道,滾!叫你們福州城官員全部滾來。”

跟朱允炆出來的護衛,都是錦衣衛中高手,錦衣衛見官大三級,就是一品大員,見了錦衣衛也要讓三分。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錦衣衛一句話,就能讓一品大員家破人亡,祖宗十八代都不得安生。

“叫我們頭,他媽你以為你是誰呀!一群山賊,我看你們和這些賤民都是一起的,都是山賊土匪,裝難民混進城中搶救濟糧。”

剛纔的官兵,手拿皮鞭,說話間手中的鞭子,順手打在離自己不遠處的老人身上。

“找死!”朱允炆現在已經接受自己皇長孫的身份,骨子裡麵從小被灌輸的上位者的身份,不允許有人違背。

說話間,朱允炆抬手一招少陽劍,剛纔囂張的官兵,腦袋直接被爆開。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在場的人所有人都驚呆了,一個個眼中都是震驚,害怕之色。

“神仙……”“妖術……”這是所有人腦海中的想法。

隻有那幾個護衛,眼中的臣服之色,更加濃烈。

“你……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看著朱允炆了,其他幾個官兵,聲音顫抖,不停後退,就像見鬼一樣。

不光是官兵,難民也同樣心裡害怕,紛紛往後退卻,他們怕官兵,當時更怕殺人的人。

“叫福州管事的出來,不然和他的下場一樣。”

幾名士兵如同大赦,打開城門,爭先恐後的向城裡跑去,恨爹孃當初怎麼就少生了兩條腿。

福州佈政使這幾日一直準備,準備迎接天朝使者,皇長孫,順便完成主子四王爺交給他的事情,給這個皇長孫一點顏色看看,讓皇長孫這個督查使顏麵儘失。

讓皇帝看看,這個皇長孫成不事,大明朝的皇帝,還是得他燕王來做。

福州佈政張順(具體名字冇查到,隨便來一個,大家湊合著用),是燕王朱棣一手扶持的,隻要將來燕王做了皇帝。

那他將在可能再進一步,位列朝班。

“大人!大人!不好了出事了,我們頭被人國戚們,永遠看不到。他們看到的,隻有皇宮中的那把椅子。勞苦大眾,在他們眼中,就是草根,什麼不是。這朱允炆心裡深深想到,看著眼中充滿是死氣的小孩,他心再次刺痛。他不能把這些善良的窮苦大眾,交給皇宮中那些勾心鬥角的叔叔哥哥們。“大明的這江山,我要定了。”朱允炆心變的更硬了,此時的他,已經向一個帝王的心理素質靠近。“走!進城!”朱允炆說完,拍馬率先走了。“饒命啊!官爺饒命啊!我們是從海邊逃難回來的。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