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長女殺瘋了 作品

第1324章 女兒都是拿來為家族犧牲

    

,“你兒子該不會是公主的麵首吧?”萬掌櫃目光閃躲:“你說的什麼話,是公主欣賞我兒子的才華,大家以文會友,說什麼麵首,難聽不難聽?”溫塵也氣樂了:“你他孃的做的出來,還嫌我說的難聽?公主又怎樣?你兒子犯的事兒大了,皇上都下旨徹查,公主都保不住你,抓走了,他們家的奴才也都抓走,封了鋪子。”抓人抄家,溫塵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熟練的很,大理寺的牢裡都抓滿了人。……溫塵調查案子的時候,溫窈終於醒來了,迷茫一...尚婉兒突然感覺老國主笑的詭異,心中有著不好的預感,還是強撐著道:“父王稍等,女兒這就派人請太醫來啊。”

“不著急的,婉兒,父王從小最疼你了,你能幫父王做點兒事兒嗎?”

尚婉兒道:“隻要婉兒能做到的,一定幫,父王,您可要好好活著,婉兒可就隻有父王了,婉兒不想做冇有父母疼愛的孩子。”

老國主看她這麼依戀自己,倒是生出一絲愧疚來,可是很快被權利給占據了,女兒什麼的不稀罕,他有兒子有孫子足夠了,女兒都是拿來為家族犧牲的,現在到了她付出的時候了。

“父王肯定好好活著了,但是要看婉兒你肯不肯孝順了。”

尚婉兒麵色變得冷靜了:“父王想要做什麼?直說吧。”

“嗬嗬,你倒是會演,父王差點兒就信了你的孝心,你已經被那些人給迷惑了,忘了你的身份,忘了你的父兄是被誰害的變成階下囚了。

是他們,他們占據了咱們的王宮,占據了咱們的國家,他們是鳩占鵲巢,你還跟著他們廝混在一起,你對得起列祖列宗嗎?”

尚婉兒很痛心,“父王要這麼說的話,那我也問問你,誰要造反的?誰害的國家損傷無數好兒郎,誰纔是對不起列祖列宗?

咱們琉球隻是個小國家,不及大週一個州府大,多少年來咱們都是臣服大周,安安分分的過日子的,父王怎麼就覺得自己能攻占大周,做天下之主呢?

就算是能成,您多大年紀了?活著的時候能坐上那個位置嗎?”

老國主眼底滿是癲狂:“本王這是開疆擴土,隻要本王做一天皇帝,都能超越列祖列宗,你一個女孩子,懂什麼?“

“是,我不懂,我隻知道,父王現在已經失敗了,用無數錢財和性命來見證你的失敗,你現在想怎麼樣?犧牲我這個女兒嗎?”

老國主被說破心思,惱怒道:“你是我的女兒,我養你這麼大,需要你為了國家付出的時候了,你敢不願意?”

“我敢不敢的有用嗎?父王也會逼著我去做的,何必扯什麼孝順,親情?你的眼裡,現在隻有你自己了,從不管我的死活。”

老國主狂笑:“好的很呢,我的女兒出息了,都敢這麼跟父王講話,也挺好,為父的也不說什麼慈愛親情,我會用你的命來逼著那些人,退出王宮,離開我的國家,還我政權。”

尚婉兒已經有所猜測,真正麵對還是心寒,“父王覺得他們會為了我一個人,放棄到手的權利嗎?你都不會放棄,更何況彆人?”

老國主有些猶豫,卻堅持:“不試試怎麼知道呢?那個假太監不是很喜歡你嗎?你也看看,他到底有幾分真心,會不會為了你放棄現在得到的一切。”

尚婉兒有些心動,溫塵的喜歡能有多少?

老國主臉上的死灰之色都淡了些,吩咐太監:“去告訴外麵那些人,想要婉兒活命,都給老子滾出去,老子的王宮不歡迎他們。”.:“剛燒滅的餘灰溫度很高的,最好等兩天再進去,避免不必要的傷亡。”“這不是澆了水了嗎?”“澆水隻是表麵的溫度,有的火災現場,你看著冇事兒了,走進去能把腳丫子給燙熟了。”她這麼說了,冇有人堅持去搜查,畢竟誰也不會跟自己的小命過不去的。溫窈道:“那就把灰燼都扒拉開,生要見人死要見屍的。”霍英武道:“不能活著吧?都燒成這樣了,除非是神仙下凡。”溫窈:“我有種不好的預感,這個女人我雖然第一次見,卻也知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