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瀅瀅 作品

第1章 驚爆醜聞

    

子戴著神的麵,兩眼閉,睡的正香。昨晚的記憶如水般湧上來,一年一度的化妝舞會是城中最大的盛事,各行各業的英齊聚一堂,戴著麵徹夜狂歡,就了無數野鴛鴦,也就了幾樁事。赫連昭霆對這種場合向來無,但昨晚盛難卻,被朋友帶了過來,氣氛太過浪漫,他也不知怎麼的,居然……他的眉頭皺了起來,果斷將懷中的子推開,下牀穿戴好,目落在潔白的牀單上,一抹嫣紅如如雪中的紅梅,豔麗而又迤邐。赫連昭霆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從皮夾裡出...天邊泛起一亮,一紅日躍躍試,頑皮的跳躍,衝出束縛,將天際一點點染亮。

晨曦過窗簾照進來,照在大牀頸同眠的男上,襯出一室的旖旎。

男子的眼皮了,眼睛一睜,茫然的看著天花板,臂彎的重量讓他的眼眸一沉,眸落在懷中的子,子戴著神的麵,兩眼閉,睡的正香。

昨晚的記憶如水般湧上來,一年一度的化妝舞會是城中最大的盛事,各行各業的英齊聚一堂,戴著麵徹夜狂歡,就了無數野鴛鴦,也就了幾樁事。

赫連昭霆對這種場合向來無,但昨晚盛難卻,被朋友帶了過來,氣氛太過浪漫,他也不知怎麼的,居然……

他的眉頭皺了起來,果斷將懷中的子推開,下牀穿戴好,目落在潔白的牀單上,一抹嫣紅如如雪中的紅梅,豔麗而又迤邐。

赫連昭霆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從皮夾裡出一張支票放在枕頭上。

走了兩步,赫連昭霆回過頭走到牀邊,修長有力的右手過去,落在麵上,頓了兩秒,手了回去,角勾了勾,自嘲的笑了笑。

管是什麼人,於他何乾!

他悄然走了出去,悄無聲息,門上的房間號609三個數字黯淡無,散發著幽幽的氣息。

他剛走沒多久,牀上的子翻了個,雪白的牀單落在地上,出潔白如羔羊的,上青青紫紫的痕跡,格外醒目。

接到冷空氣,細小的疙瘩起來了,子嚶嚀一聲,睜開迷濛的雙眼,這是哪裡?

的痛楚讓溫子薰微微蹙眉,奇怪,這是酒店嗎?彩兒給定的房間?

溫子薰隻記得喝了彩兒遞過來的一杯尾酒……後麵的記憶很模糊……隻記得很熱,熱的攀著男人不放……

男人?的臉大變,猛的坐起來,渾又痛又酸,像被坦克輾過。

溫子薰看向自己的,不傻眼,淤痕遍佈每一寸,目驚心。

的臉刷的全白了,不敢置信,脣直哆嗦,眼淚一下子滾落下來,天啊,怎麼回事?

昨晚主跑來找未婚夫滕天求和的,兩個人鬧了大半個月的彆扭,再也堅持不下去了。

真的很很滕天!

兩個人同是城中名人的子,從小就認識,青梅竹馬,大學開始往,大三那年訂了婚,就等著大學畢業後辦婚禮。

最近發生了些事,兩個人鬧的不開心,冷戰了許久,早就後悔了,在閨的提議下,跑來參加化妝舞會。

因爲滕家是化妝舞會的發起人和組織者,爲滕家唯一的兒子,他一定會出席!

的腦袋一片空白,渾不停的發抖,再不懂人事,也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事。

不!不不!

一轉頭看到那張支票,一百萬?這是……

如重錘猛擊腦袋,眼前一陣陣發黑,徹底崩潰了。

抖著手穿好服,一把拽下麵,拿在手裡,跌跌撞撞的衝出去,完全了陣腳,一顆心飄飄,渾冰冷,好冷啊。

心神俱喪,四晃,方向全無,轉了好幾圈,才找到出口的電梯。

一羣記者不知從哪裡鑽出來,拿著長槍短炮將包圍,鎂燈連閃,將的狼狽全都拍了下來。

如炮彈般的問話一個個砸過來,“溫小姐,聽說你昨晚跟人開房,不知對方是誰呢?”

“溫小姐,你一直以乖乖的形象示人,公衆形象完,沒想到你是這種人。”

“溫小姐,你是有未婚夫的人,怎麼能做出這樣腳踏兩條船的事?你有沒有想過滕公子的?”

“滕公子那麼出的男人,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也有人直接開罵的,“水楊花的賤人,溫家的家教太差了。”

“這是第幾次人?人的覺是不是特別興?”

難聽話不絕於耳,如千百支利箭直刺溫子薰的心口,鮮淋漓,拚命搖頭,“我沒有,沒有。”

衫不整,頭髮散,臉頰還殘留著歡愉過後的紅暈,落在別人眼裡,就是一副鬼混通宵的不堪模樣。

一名記者衝過來,練的起溫子薰的領子,出斑斑痕跡。

在場一陣沸騰,衆人激的熱沸騰,像打了般。

“你沒有人?這是什麼?”

閃燈猛拍,溫子薰愧難當,捂住自己的臉,驚惶失措的尖。“不要拍照,不要拍。”。溫子薰看向自己的,不傻眼,淤痕遍佈每一寸,目驚心。的臉刷的全白了,不敢置信,脣直哆嗦,眼淚一下子滾落下來,天啊,怎麼回事?昨晚主跑來找未婚夫滕天求和的,兩個人鬧了大半個月的彆扭,再也堅持不下去了。真的很很滕天!兩個人同是城中名人的子,從小就認識,青梅竹馬,大學開始往,大三那年訂了婚,就等著大學畢業後辦婚禮。最近發生了些事,兩個人鬧的不開心,冷戰了許久,早就後悔了,在閨的提議下,跑來參加化妝舞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