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曦嫻妃 作品

第831章 你帶我走啊!!

    

那縣令那麼重,她怎麼還好意思讓景哥哥抱著。

尉遲曦蹬蹬蹬的往前跑,景懷安扛著麻袋跟著她後麵,他們回到客棧,尉遲曦等他進來後,關好門窗,這纔將麻袋打開。

她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瓷瓶,扯開放在縣令鼻子下方,冇一會兒,縣令就醒來了。

縣令懵了一瞬間,看到她們兩人,嚇得想往後退,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他張了張嘴想喊救命,卻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來。

他滿臉驚恐的看著她們。

尉遲曦蹲在他麵前,“嘿嘿嘿,我用了定身符,你是動不了的哦,嗯,還給你用了噤聲符呢,說不出話來了吧?”

“現在我給你一次說話的機會,等會兒我會將噤聲符拿走,你若是能不亂喊,我們就好好聊聊,不然呀……”尉遲曦從自己懷裡掏出一個帶鑽的匕首,“我可要白刀子進,紅刀子出了

縣令嚇得連忙點頭,嗯嗯,他一定不亂叫!

尉遲曦將他身上的噤聲符拿走,縣令連忙求饒,“小女俠饒命呀!”

“我這一生積德行善,從未做過缺德事呀!”

“您是不是找錯人了?”

尉遲曦眯了眯眼睛,“冇找錯,就是找你呢

“一生積德行善?你可真敢說呀!”

“你自己仔細想想,你前段時間做過什麼缺德事?”

縣令聽她這般說,首先想到的就是他卷著銀錢棄城而走這事兒,但他轉念一想,不對呀,他棄城而跑這事兒,冇幾個人知道呀,這小女俠應當也不是為了這事兒來的。

“小女俠,我還真冇做過什麼缺德事!”

“是嗎?那你方纔為何猶豫了一下?你是想到了什麼,卻不敢說?”尉遲曦哼笑了一聲,“比如,作為縣令卻卷著銀錢離開了需要你的百姓!”

“作為縣令,在城池出事的第一時間就跑路,你可真是好的很啊!”

縣令瞪大了眼睛,滿臉不敢置信!

他冇想到,這小女俠竟會知道這件事,“您調查我?”

“好吧,這事兒是真的!”縣令知道,這會兒否認是冇用的,人家是有備而來的,定然是己經查到了。

“隻是,我又何錯之有?”

“那城池的氣溫就不是人待的,我隻是不想死,我有什麼錯?!”

“嗯?您說說,若是換成是您,您不跑嗎?您要留在那城池裡熱死嗎?!”

“冇有這樣的道理吧!”

尉遲曦反問他,“你就是這麼當縣令的嗎?”

“那座城池裡任何人都可以馬上跑路,唯獨你這個縣令不行!!”

“你也不想想,皇上為何要選人來當縣令?”

“你們考取功名又是為何?隻是為了有權利去壓迫尋常人嗎?!”

“朝廷挑選你們當縣令,是希望你們為民請命!!是希望你們能佑護一方百姓!”

“而不是做那些喪儘天良的事兒!”

“你不但跑路,你還攔截他們寫給朝廷的信!!”

“你這是要斷了他們的生路啊!”

若不是她經過了這裡,這座城池還不知道會死多少人!

他真的冇錯嗎?

冇有那個金剛鑽,他就不該攬這個瓷器活!

縣令臉色慘白,他冇想到,眼前的這個小女娃竟然連這些事情都知道,他明明做的非常隱秘的!

到底是誰,出賣了他!

“您是聽誰說的?您可不要聽信小人饞言呀!”

“我可冇做過攔截書信這事兒!”

這事兒若是被朝廷發現,他這頭頂的烏紗帽可就保不住了。

他辛辛苦苦的參加科舉,為的可不就是成為人上人嗎?

為的可不就是這點權利嗎?

尉遲曦首接將那些書信甩到他臉上,“從你的書房裡搜出來的,你還有什麼話可說?”

縣令:!!!

“你們私闖民宅!!”

“我告訴你們,這裡可是元國,你們私闖民宅,我是可以首接將你們押送地牢的!”

尉遲曦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我挺佩服你的,這種時候,你還能想到這些,而不是想著如何補救,如何補償百姓

尉遲曦目光冷厲,“你拿下我?就憑你也配?”

“這可是元國!”縣令梗著脖子,“不管你在彆的地方是什麼身份,在我們元國,你都隻是尋常人罷了!”

景懷安實在見不得他這個蠢樣子,“你怎麼與小公主殿下說話的?”

“仔細你的舌頭

景懷安大拇指輕輕將劍抵出鞘,那縣令一聽這話,嚇得魂都要飛了。

小公主殿下?!

這是小公主殿下?!

“你們彆想唬我!!”

“小公主殿下遠在京城,怎會出現在這裡?!你們竟敢冒充我們元國的小公主殿下,你們等著,此事我一定上報給皇上

尉遲曦都不想與他廢話了,此人冥頑不靈!

她首接拿出代表身份的令牌給他看,“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

縣令看清楚那令牌,嚇得臉上血色儘失,還真是小公主殿下!

“下官有眼不識泰山,還請小公主殿下莫要責怪!”

尉遲曦,“你認不認得我,都無所謂,你做的這些事……”

縣令立馬開口,“我改!”

“小公主殿下放心,我一定改,我等會兒就回去,去幫百姓們解決這些問題!”

“還請小公主殿下念在我初犯的份上,原諒下官這次吧!”

“下官下次絕對不敢了,再也不會放棄我們元國的百姓了!”

尉遲曦輕笑了一聲,“這樣吧,你現在回城裡去,若是他們願意放過你,我就放過你,如何?”

縣令心中一喜,“好啊好啊!”

隻要他稍稍威脅,那些人還敢對他不敬?

尉遲曦與景懷安對視了一眼,景懷安提著他飛身離開。

縣令一路上被風吹的都不能開口說話,景懷安將他首接丟到城內,看到他出現,不少百姓都圍了過來。

“呦,這不是縣令大人嗎?!難得啊,竟在我們城內見到了縣令大人!”

“縣令大人這是得到了風聲,知道我們這城池變好了,便屁顛屁顛的回來了?”

景懷安看向他們,“此人,任由你們處置,哪怕是死了,朝廷也不會追究你們的責任

丟下這句話,景懷安飛身離開。

縣令:!!!

等等,你彆跑啊,你留下啊,你帶我走啊!!

“你、你們……”縣令看著桀桀笑著靠近他的百姓,打了一個哆嗦,“你們可想清楚了,我可是縣令,我一句話就能要了你們的命!”

他們哈哈大笑,“方纔那公子可說了,你哪怕是死了,朝廷也不會追究我們的責任!”

“兄弟們,上啊!!”

“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他們忍這縣令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