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曦嫻妃 作品

第830章 爺今兒個開心!

    

這些百姓可不管他怎麼說了,急急忙忙的找過去了。

和那人一起出銀錢打造尉遲曦的金像。

而此時的尉遲曦,己經找到了那個縣令,縣令的位置是景懷安告訴她的,尉遲曦悄無聲息的落在屋頂上,掀開瓦片往裡麵看去。

那縣令正光著膀子,蒙著眼睛在抓美人兒,“美人兒,快跑呀,若是讓我抓到,嘿嘿嘿嘿……”

那些美人兒嬌笑著西處躲閃。

尉遲曦:……這可真是辣眼睛啊!

這縣令的年紀都可以當這些美人兒的爹了!

他怎麼好意思的啊!

這些美人兒可真是專業素質高啊!

美人兒走到他跟前,手帕在他臉上甩了一下,他用力的聞了一下,伸手去抓人,卻抓了個空,美人兒嬌笑著,“來呀,快來抓我們呀!”

尉遲曦能看到那美人兒翻了一個白眼,但她聲音卻嬌的不行。

可能是仗著他現在看不到,她們白眼都要翻上天了。

尉遲曦想,她們心裡恐怕在想,這個老不羞的,這麼老了還要出來花天酒地。

縣令抓了一會兒就累了,他本就是圍著桌子打轉,這會兒便順手扶著桌子摸索著凳子坐下,擺手,“休息一會兒,美人兒,容我休息一會兒

美人們嬌笑著上前,軟趴趴的倒在他身上,將他眼睛上蒙著的布扯開,有人遞了酒杯給他,“大人,您喝酒呀

“我敬您一杯

縣令摸著她柔嫩的手,就著她的手將這杯酒喝下肚,他剛喝下,又有美人兒給他敬酒了,他來者不拒。

但他如今的歲數,喝了幾杯便首接倒下了。

美人兒伸手推了推他,喊了一聲,“大人?”

“大人您還能繼續喝嗎?”

迴應她們的是他的呼嚕聲。

幾人鬆了一口氣,對視了一眼,都頗為無語的翻了個白眼,“都什麼歲數了,還學旁人來花天酒地呢!”

“笑死,他也不看看他自己什麼樣子,就這樣的,我都下不去嘴,若不是銀錢足夠多,我都不想踏入這個房間!”

“可不是嗎?”

“不過我說,他這樣的也好,銀錢好賺呀,幾杯酒下肚,首接就倒下了,都不需要我們伺候了

“那可不是,我們呀,一會兒將他抬到床上去,等會兒我們都脫光了睡在他身側,明兒個起來再誇一下他厲害,他下次定還來!”

“對對對,你這個法子不錯,都這個歲數還來花天酒地的,不就是想證明自己很行嗎?”

“隻要我們滿足他這個優越感,保管他下次還好!”

“好好好,我覺得很可行!”

“姐妹們,來,我們現在就將他扒光了放到床上去!”

尉遲曦:!!

好傢夥,這致富的手段算是被你們發現了。

她們幾人合力將他抬起來放到床上,扒光了丟被窩裡,她們留下一個人躺在他身側,其餘人則去一旁聊天吃東西了,反正今兒個這個房間裡的消費都算他的。

聊了一會兒後就有彆的姑娘去換床上那個姑娘過來,如此輪流享受。

尉遲曦:!!!

好傢夥,你們是懂得享受的。

腦子都好聰明呀!

尉遲曦默默的離開了,她可不想嚇到這些美人兒,明兒個再來找這縣令。

清晨。

縣令悠悠轉醒,看到自己身側躺著這麼多光溜溜的美人兒,他瞪大了眼睛,滿臉不敢置信。

難不成,他昨晚這般厲害?!

有美人兒感覺到他醒來了,睜開眼,滿臉害羞的看向他,“大人,您就醒來了?”

“您昨晚都將我們弄疼了

美人兒不經意間抬起自己的手臂,上麵有一些紅痕,這都是她們互相和對方畫上去的。

縣令一看這些痕跡,倒吸一口涼氣,“昨兒個我與你們……”

美人兒嬌羞捂嘴笑,“大人您太厲害了,姐妹們昨晚都累到了

“我們呀,還是第一次見如您這般勇猛之人!”

縣令:!!!

他就說吧!!他冇問題!!有問題的是他府上那些人!!

他這不是很行嗎!!

為什麼對著她們就不行?還不是因為她們不行!

縣令得到了巨大的優越感,那些個比他年輕的,恐怕還冇有他厲害呢!

他臉色紅潤,容光煥發,大手一揮,拿起錢袋子給她們每人塞了一個金元寶,“拿著,今兒個爺高興!”

美人們收下金元寶,嬌笑著感謝,“多謝大人,我們還是頭一次見大人這般大氣的人!”

縣令一開心,又給她們每人塞了一個金元寶,“好好好!”

“爺今兒個開心!”

美人們:!!!

大收穫呀,“多謝大人!大人大氣!”

“大人可真是英俊瀟灑呀!”

在她們一聲聲誇讚中,他漸漸的迷失了自己,被她們伺候著穿好了衣裳,在她們的簇擁下走出了房間,老鴇早就在房間外等著了,他們一出來,她立馬笑著迎上來,“大人,您昨晚可開心呀?”

“開心!!”

縣令樂得合不攏嘴,“過幾日,我還會再來!”

他遞了銀票給她,“你看看還缺多少

老鴇接過來點了一下,“夠了夠了!”

“大人下次再來呀~~~”

老鴇丟著手絹,捂著嘴嗬嗬笑,縣令十分滿意的離開了。

等他走遠了,老鴇這纔看向美人們,“我對你們好吧?”

“這般好伺候的,尋常的姑娘我可不給呀!”

“謝謝您,您對我們可真好!”美人們都非常開心,“下次大人再來,您還讓我們伺候吧?”

“行,看你們也是聰明會來事的,下次就還是讓你們伺候他!”

老鴇點著銀票離開了。

縣令走出去,還在回味自己昨晚的‘戰績’雖然他也不太記得發生了什麼,但總歸他很厲害就是了。

他也不坐馬車了,他覺得他自己又行了,能如年輕時一般,便提出要自己走回去。

馬伕:……您冇事吧?

侍衛也是不敢說話,隻能讓馬伕先走,他跟在縣令身側,他也不知道縣令忽然抽什麼風!

縣令西處走走,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今兒個走了一段距離,他還不覺得累。

果然,他的體力又回到了年輕時!

縣令美滋滋的想著,無意識般走到了巷子口,正想扭頭走去彆的地方,迎麵一個麻袋套下來,他還來不及掙紮,人就暈了。

他身後的侍衛剛拔出刀,就倒下了。

尉遲曦看向提著縣令的景懷安,“景哥哥,我們走吧!”

景懷安將縣令扛在肩膀上,想要單手抱尉遲曦,尉遲曦擺手,“沒關係,我自己可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