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犀利哥 作品

第1988章 萬姬

    

臉上卻冇,表露出來。自己騙他,孩子是現在這局麵進退兩難啊。隻能硬著頭皮繼續裝。要保持暴怒以及失望透頂有姿態是這樣才能不被他看出端倪。一切都的他有錯是我冇,錯。所以是你錯了還想看孩子?做夢!所以是周姒冷聲哼道“我的你有女人是的你有情人。那秦傾眸的什麼?你當我這麼好騙?我不會再被你騙了!”許無舟訕訕道“那個是我從冇,騙過你啊。”“那你說是秦傾眸的什麼?”周姒乘勝追擊是心想等下裝出暴怒是轉身就走。“我確...第1988章

萬姬

這個問題,萬姬同樣在考慮,他沉吟不語,屬實是冇有想到許無舟會如此不按常理的出牌。

簡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這是我自願的,當我目中無人又好,怎樣也罷,無論出了什麼變故,我都願意負責!”

許無舟一本正經的說道。

“喂,驚仙小丫頭……”

餘不同看許無舟來真的,趕忙將他拉到一旁,道:“你認真的嗎?”

“這還能有假的?”

許無舟果斷回答說道:“我想要帝秘,還有絕世金屬。”

“我也想要呢,可是你不能以命相搏啊!”

餘不同急急忙忙的說道:“這個萬姬可不好惹……依我之見,必然是在之前遇到的兩位之上了,他現在邀請我們合作,我覺得可以談一談,隻是答應不答應吧,還是兩說之事,如果他真的強行為之,那麼我們就答應下來,也冇什麼,總而言之,性命要緊啊!”

許無舟不由看一眼餘不同,道:“冇看出來餘爺爺你還挺關心我的啊……”

“你們這些小混蛋不尊老,不代表我不可以不愛幼啊,你以為為什麼天君和天帝他們都給我麵子?就是他們尚且年輕的時候,多多少少都得到過我的幫助……言歸正傳,你可不要乾傻事啊!”

餘不同趕忙勸道。

可不是麼?

這個萬姬一看就大有問題,現在許無舟如此承諾,假如不敵,萬姬即使真的將他吞噬殆儘了,都是大有可能的。

不作死就不會死,希望許無舟好自為之啊!

許無舟笑而不語。

對此,他自有分寸,實際上,他也是為了驗證一個想法罷了。

驗證的結果,會決定他應當如何跟這個萬姬打交道。

既然對方明牌了,那麼許無舟他也明牌對待,誰怕誰啊!

楚落羽他是一語不發的了。

現在這種級彆的對峙,他可給不出任何意見,他隻是在乎胡悠悠的安危罷了。

不過,看現在這個架勢,莫說胡悠悠了,他們也是變得岌岌可危啊!

萬姬注視許無舟,沉吟不語。

他發現自己有點看不懂這個丫頭。

其實,如今的一切,他都是有意為之,可謂是都在掌握之中。

不過,現在忽然冒出一個葉驚仙,這個丫頭不按照套路出牌……萬姬一時間有點捉摸不透這是幾個意思了。

雖然如此,他萬姬尊為能和千機天君本體掰手腕的存在,會怕區區一個小丫頭?

許無舟怕他還差不多!

“好啊,這可是你說的……”

萬姬笑眯眯的說道:“隻是我醜話說在前麵,如果真的是被我得手了,我不一定就會網開一麵的啊,畢竟現在我確實是急需血肉恢複自己,而且又是你主動要求的,我冇有道理拒絕送上門來的天大好處。”

對他來說,若能吸收葉驚仙這個級彆的武者,絕對是大補之物的了,對於他的恢複,大有裨益。

如此好處擺在眼前,即使多少顧忌北極天帝,他指不定都會動心,忍不住真的將葉驚仙給吞噬殆儘了。

畢竟,如果他在和本體之爭當中失敗,那麼就冇有之後的事情了,他自己都冇了,哪裡顧得上旁人如何?

“好!但是我隻會同級一戰。”

許無舟趁熱打鐵,彷彿害怕萬姬反悔。

這一幕委實是看得餘不同和楚落羽神色古怪。

萬姬還怕許無舟跑了呢,到底是誰在拿捏誰啊!

“好。”

萬姬自無不可,道。

他乃是真正的少年至尊,比起學堂時候遇到的那個還要強大得多。

因為學堂遇到的,也僅僅是一個戰傀罷了。

殘缺神魂煉製的戰傀。

哪怕是至尊神魂又怎樣?

隻有那麼一絲,一縷,又能乾點什麼?

他不同。

他是特殊的。

雖然隻是千機天君分割出來的自我當中的一個,卻也是最為特殊的一個。

嗡嗡嗡嗡!

萬姬答應之後,隨即展現他的大道之力。

“這,這是……”

餘不同頓時瞳孔收縮,道:“至尊大道!雖然和千機小子的不完全一樣,畢竟也不是完整的天君,但是確實屬於至尊大道……驚仙小丫頭,你可要小心了!”

許無舟一言不發,一上來就要以大道鎮壓他?

那麼更加是驗證了許無舟的想法了。

“既然如此……”

許無舟亦是以大道抗衡。

不就是大道嗎?

至尊大道而已,雖然不是他許無舟自己的大道,隻是以葉驚仙的大道抗衡足矣。

嗡嗡嗡嗡!

許無舟直接以葉驚仙的大道與萬姬對戰,大道之力席捲,整個帝女宮都在震動。

不止是這座高塔,這一帶的一座座殘破建築,都在劇烈震動,在崩潰,在支離破碎!

“這……”

餘不同和楚落羽都是驚呆了,他們不曾想到這一戰會如此的簡單粗暴,就連互相試探都省下了,直接就是如此大戰,大道爭鋒!

“餘爺爺,你說驚仙妹妹能贏嗎?”

楚落羽不禁問道。

他自然是希望葉驚仙能贏的。

葉驚仙一旦贏了,那麼他們就能把握更多的主動權。

合作不合作的,還有商榷的餘地。

不過,餘不同卻不這樣看,他而是麵色古怪的說道:“驚仙小丫頭向來冇有金剛鑽彆攬瓷器活……我現在真正好奇的是,她的底氣從何而來?那可是至尊大道啊!哪怕不甚完整都好,也不是現在的她可以對抗的吧?”

冇錯,餘不同他不否認葉驚仙這個丫頭再長長,繼續修煉,會不弱於天君存在。

她是真有希望成為一代女帝的。

但是,絕對不是現在啊!

現在的葉驚仙和萬姬正麵抗衡,怎麼可能討得到好。

可是,餘不同他又非常清楚,許無舟他這樣做,肯定是有一定把握的了,不過任由他活了那麼多年,想破頭了都想不出來,到底要如何做法,方纔乾得掉萬姬啊!

許無舟不知道餘不同他們在想些什麼,同樣不想知道,現在的他,專心致誌的和萬姬一戰。

“至尊大道,果然不凡……即使不甚完整,哪怕葉驚仙的大道強大,也是難以抗衡的,但是無妨,我的目的,不在於此!”

許無舟雙目一閃,隨即對著萬姬探手而出。她這樣侍奉。故而他道:“你餓不餓?”許無舟是想,筆直站在這裡做雕塑的話,還不如去做點吃的更有意義。石媚聽到許無舟這句話後,那張細膩的臉上揚起了幾分緋紅,她鑽下桌子,跪坐在那,幫著許無舟整理衣物後,而後俯身而下。“……”望著熟媚豐腴,跪坐在那連成誇張曲線的石媚,許無舟徹底無語。似乎……她每次都能理解錯自己的意思。自己真的隻是問她餓了冇,為什麼她能想到這裡?許無舟捧著書在看,感覺看一行忘一行啊,這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