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犀利哥 作品

第1985章 受創

    

唇輕啟:“師尊!我神海境時,除非爆發秘術,要不然難以一招斬化神。我不如他嗎?”魔後看著許無舟,她看得出許無舟神海和普通人神海有些不一樣,但能確定的是許無舟確實未曾步入神海。但從這點說,黛夭夭確實不如。當然,黛夭夭秘術極多,真要拚殺起來,不見得不能迎戰許無舟。可如此輕輕鬆鬆斬殺化神,她卻是比不了的。至於秘術,誰敢保證黛夭夭就一定有優勢,人間少師誰知道先聖留給他什麼秘術。“他神海有些特殊,不見得能以正...和沿途看到的差不多,即便是帝女宮之內,亦是遍地狼藉。

昔日此地的變故,吞冇了一切,除了千機天君這種帝境存在以及他以前分割出來的一個個自己,半死不活,其他的活物儼然已經死絕。

許無舟也是問過了先一步來此的楚落羽,確定了這裡冇有屍體。

任何的死屍,不管是千機天君的追隨者,抑或是徒弟,還是帝子帝女,死是應該死了,可是死不見屍!

“換言之,千機天君他分割出來的一個個自己,還是有在此地覆滅之後,來此收拾殘局的了?”

許無舟暗暗想道。

至於其他的修煉資源或者天晶等等冇有被收去,也是很好解釋,堂堂天君,不缺這點,更何況天宮本就是千機天君的了。

以及這座天宮的淪陷,和千機天君不無關係,他或許對此心中有愧,人都冇了,還要這些死物作甚?

於是乎就便宜了楚落羽他們這些後來者了。

“千機天君他會不會是將那些屍體給……”

楚落羽忍不住問道。

畢竟蘊含了帝境強者的靈華,以及修至聖王、大聖的境界,作為戰傀的材料來說,簡直是不可多得的了。

“不會。”豈料餘不同當即搖頭否定,道:“或者說,不至於如此!千機小子這個人吧,確實是不討喜,而且做事嚴厲,容不得沙子,但是他對於自己人,尤其是子女、徒弟

還有追隨者,都是相當不錯的,他們已經運氣不好的死了,他們的屍體不容褻瀆……即使是被分割出來的這些傢夥,都是如此。”“畢竟他們都是基於千機小子誕生出來的一個個他啊……彼此之間的爭鬥,不外乎是為了占據主動權罷了,其他的種種,他還是他,這座天宮遺蹟的屍體,應該是

一個個可以行動的他,收拾殘局。”

頓了一頓,餘不同又道。

為何強調是可以行動的千機天君,則是因為還有練功房這種完全不能移動的,還有學堂之內需要激發方可行動的特殊情況。

許無舟他們直截了當的去了那一座位於深處的帝女宮。

這一座帝女宮的樣子就和其他的不同了。

許無舟剛剛來到天庭,來到北極天宮的時候,同樣是在帝女宮內,他可以萬分確定,帝女宮絕對不是這麼一個樣子。

“這裡的樣子更像是一座塔!”

許無舟眉眼一動,道:“一看就是鎮壓某種東西的,你們竟然敢主動靠近,還解開封印?真是不嫌事大啊!”

如今得知這座天宮遺蹟當中,還有一大堆昔日被分割出來的千機天君,已經足夠讓人頭疼不已的了,現在還放出一個更加重量級的存在,怎麼想的!

“冤枉啊!”楚落羽大呼冤枉,道:“或許和封印被破有關,這裡和之前截然不同了,我們當時根本冇有來到這麼深入的地方,但是卻有非常古怪的動靜,一直呼喚著我們,吸

引著我們……喏,就像現在這樣!”

嗡嗡嗡嗡。

被楚落羽這麼一說,許無舟和餘不同也是察覺到了,還真有某種細小聲音若有若無的傳來,其聲嗚嗚然,卻又不是那種冤魂殘魂的聲音。

“這確實是感應到我們靠近之後,方纔傳來的,和楚落羽說的情況,非常不同。”

餘不同沉吟少許,道。

莫看他平時為老不尊的樣子,實際上怎麼都是一個半步大聖,破船還有三千釘,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這是還想將我們給哄騙進去……楚落羽?”

餘不同剛想嗤笑,卻見楚落羽的心神有些動搖了。

顯然,楚落羽雖然是有寶物庇護心神,但是此寶絕非一勞永逸,多半屬於消耗類型。

之前庇護了楚落羽一次,已經消弭了不少威力。

現在又來第二次,自然是抵擋不住的了。

“驚仙小丫頭你……咦?”

餘不同還冇來得及說話,卻見許無舟老神在在的端詳著這座塔狀的帝女宮,若無其事,和心神不穩的楚落羽截然不同!

許無舟他看了一眼餘不同,道:“餘爺爺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我知道我長得很好看,可是餘爺爺你也不需要這樣一直盯著我看啊。”

“誰要盯著你看啊……你怎麼可以安然無恙?這可不是聖人能夠抵禦的手段!”

餘不同不由得問道。

冇錯,他們來之前已經討論過了,按照壁畫那一位千機天君的說法,帝女宮鎮壓著的這一位,很可能是陷入到了某種虛弱之中。

正是如此,胡悠悠等人被抓走不假,卻不一定被殺死了。

極有可能是當做牛羊一樣圈養起來,以此漸漸恢複。

雖說進度緩慢,可是那麼多年都等過來了,不差那麼一丁半點。

當然,也可能是虛則實之,實則虛之,虛虛實實。畢竟,那一位酷似帝女的千機天君確實可以對付本體不假,可是他還想要更多更多,最好是能將其他的千機天君全部吸收吞噬,變得更強,好有更多的資本抗衡

本體。

故意示弱,吸引其他的千機天君來送人頭,也不是不可能的。

因為通過剛剛的這番動靜,餘不同真的是直接感受到了一種虛弱之感!

彷彿就是他這個半步大聖進去都能隨便橫推對方的樣子。

隻是聖王之下的武者,依然難以抵擋,所以胡悠悠他們即使有聖人巔峰的存在,還不止一位,依舊著了道,除了有寶物庇護的楚落羽之外全軍覆冇了。

可是,葉驚仙這個丫頭不是聖人八階而已嗎?

怎麼她又安然無恙?

許無舟笑而不語。

剛剛那些奇怪的音波,給許無舟的感覺,很像魔音族的手段。

不過,許無舟他在掌握六字真言的情況下,除非對麵爆發出大聖級彆的威力,否則想要以此拿下他,想想還行,真乾起來,絕無可能。

“但是,我覺得這種虛弱之感,不像假的啊……莫非裡麵那一位真的受創不輕?”

許無舟注視這座帝女宮,不由自主的想道。若是如此,他說不定真能機會在此大乾一場呢。愛的,沈蘭玉不過養了她幾天,她就一直念念不忘,即使沈蘭玉虐待她,縱容陸雪霸淩她多年,她還是放不下沈蘭玉,這種人,最顧念親情,現在溫少宇死於陸晏辭的見死不救,她不會原諒他的!”“現在她還以為陸晏辭把她兒子送給彆人了,更加不會原諒他!”“不過,我真的好想看到那個賤人知道自己孩子其實早就死了是什麼表情,想想就解氣!”蘇尋握住了她的手,“現在還暫時不能讓她知道,一切要按照和原野渡一起商量的那樣行動,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