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惹笑 作品

第1章膽敢,給本王下藥!

    

就和絕男在滾床單?九兒漂亮的眼睛才剛睜開,就發現被人掐住了脖子。一個很帥很帥,帥得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男人。關鍵是,男人上的袍鬆鬆垮垮的,衫半敞,傾城絕的俊臉之下,那軀飽滿,結實有力。如果不是呼吸越來越困難,一定會被眼前這位帥哥中的戰鬥機給迷暈了頭。可現在,他掐住的脖子,雙目猩紅,眼底全是殺氣,這是幾個意思?「膽敢給本王下藥,活膩了嗎?」戰傾城五指一,九兒頓時憋紅了一張臉,幾乎要窒息了。「我……沒有...王的人誰敢拈花惹笑·第1章膽敢,給本王下藥!

一朝穿越,醒來竟然就和絕男在滾床單?

九兒漂亮的眼睛才剛睜開,就發現被人掐住了脖子。

一個很帥很帥,帥得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男人。

關鍵是,男人上的袍鬆鬆垮垮的,衫半敞,傾城絕的俊臉之下,那軀飽滿,結實有力。

如果不是呼吸越來越困難,一定會被眼前這位帥哥中的戰鬥機給迷暈了頭。

可現在,他掐住的脖子,雙目猩紅,眼底全是殺氣,這是幾個意思?

「膽敢給本王下藥,活膩了嗎?」

戰傾城五指一,九兒頓時憋紅了一張臉,幾乎要窒息了。

「我……沒有。」九兒困難地張了張。

雖然他真的是見過的男人中,最帥的一個,還是那種帥得讓人恨不得將他一口吞掉的極品!

可就算再,也不至於要給他下藥吧?

門外,腳步聲正在靠近。

床上的兩人互視了一眼,一瞬間瞭然。

該死,被人設計了!

九兒還沒來得及想好接下來該要做什麼,忽然一輕,自己竟然被人一招放倒在床上。

他的大掌落在的上,九兒立即像是被點了道一樣,彈不得。

完蛋,這時候有人闖進來,跳進黃河都洗不清。

到底是誰,給這絕男人下了葯,又讓自己莫名其妙和他滾在了一起?

房門砰的一聲被人踹開,一群人就這樣闖了進來。

「我們家小姐沒有……沒有和男人……珩皇子,你要相信奴婢,小姐真的沒有!」

一個丫鬟哭哭啼啼的,跪在了房間的地板上,瑟瑟發抖。

隨著丫鬟的哭聲,大家的目落在床上。

那張大床上,帷幕垂落,帷幕之後可見一道影,是個男人!

家九小姐的床上,竟然出現一個男人!

這代表什麼,還需要說明嗎?

八小姐清音嚇得臉都變了:「九兒……九兒的床上……」

戰煜珩盯著床上那道修長的影,薄抿,眸深沉。

九兒是他今日來府挑選的皇妃件,現在這般,算不算是捉在床?

老爺鈞卓一臉鐵青,氣得指尖都在發抖:「九兒,給我滾下來!」

該死,竟然在珩皇子的麵前做出這等荒唐的事,他家的臉麵都被丟了!

所有的人,目都落在那張床上,都在等著九兒衫不整下來的模樣。

床上確實有個男人,可是,九兒在哪裡?難道,在被子下?

「九、九兒,你……大家都看到了,你就……別躲了。」

清音走了過去,一副弱的模樣,卻是第一個想要去手,將帷幕掀起來的。

倒在床上的九兒心頭在冷笑,這個虛偽的八姐,就這麼心急著要置於死地麼?

大家的目跟隨著清音的影,來到帷幕上。

似乎都在等著,等清音拉開帷幕,看看裡頭的男人到底是誰。

是誰,膽敢和家九小姐在家招待貴客的宴會上,滾在了床上?

不管是誰,連珩皇子都驚了,九兒這次,絕不會再有翻的機會。

就在清音快要走到床邊的時候,忽然,一隻完得讓所有人驚嘆的手輕輕一揮,帷幕緩緩敞開……黃河都洗不清。到底是誰,給這絕男人下了葯,又讓自己莫名其妙和他滾在了一起?房門砰的一聲被人踹開,一群人就這樣闖了進來。「我們家小姐沒有……沒有和男人……珩皇子,你要相信奴婢,小姐真的沒有!」一個丫鬟哭哭啼啼的,跪在了房間的地板上,瑟瑟發抖。隨著丫鬟的哭聲,大家的目落在床上。那張大床上,帷幕垂落,帷幕之後可見一道影,是個男人!家九小姐的床上,竟然出現一個男人!這代表什麼,還需要說明嗎?八小姐清音嚇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