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嬌貓娘 作品

第1章 祖宗顯靈(求收藏)

    

小乖孫,跟他們一般見識做什麼?蘇也指著林盞,淡定開口:“麵蠟黃、舌苔厚白,”鼻翼微微了,蹙起眉心:“口中有些許異味,乃肝火過旺、胃火虛頂之癥。”剛剛林盞說話時就注意到了,畢竟是摯友的孫子,理應提醒。林盞聞言臉刷的紅了,瘋婆子現在罵人都不帶髒字了?這是在拐著彎罵他有口臭?怎麼可能?!蘇也沒管他的反應,繼續道:“明日我送你一副藥,你一日三服,不過也隻能暫時緩解,無法治。”林盞不知是不是被氣傻了,竟接了...第1章

祖宗顯靈(求收藏)

“完了,全完了……”

8月炎夏,窗外蟬鳴聲不絕於耳,蘇家別墅四層的祠堂裡卻泛著森森冷意。

大小姐蘇也醉醺醺地闖,癱坐在供奉祖宗牌位的桌子前,口中振振有詞:“本以為跟薄雲禮訂婚就能徹底翻,結果騙他喝了藥都不願意我……都怪我媽出的餿主意!”

倏地起,將整齊擺放在牌位前的香爐、貢品胡劃到地上。

“我爸天天供奉這些破牌位有什麼用?說什麼祖宗庇佑,庇佑個屁!我欠的錢,祖宗能幫我還嗎?”

說來也怪,長臂揮,所有東西都被砸的七八糟,唯有一盤燒,依然端端正正地躺在中央。

麵目陡然猙獰,抓起燒直接撕兩半摔在地上:“連燒也跟我作對!”

隨著燒落地,置於角落的一個蒙有灰塵的牌位劇烈晃了一下,蘇也茫然看向牌位,以為自己喝多眼花了。

那牌位上刻著的也是‘蘇也’二字。

這個跟同名同姓的人,論輩分,是的姑。

沒收回視線,乾脆對著牌位罵了起來:“我最恨的就是你!你跟你爸當年做的那些事我早就聽說了!簡直把蘇家的臉都丟盡了!你倒是會的,無兒無,20多歲就死了,一了百了。”

“可我呢?我爸也不知道怎麼想的,非給我起跟你一樣的名字!這就算了,他竟說我連長得都跟你很像!因為這,所有人都在背後我的脊梁骨!這下聯姻泡湯,錢也沒著落了,我媽要知道我在外麵欠了那麼多錢一定會罵死我的!”

仰頭猛灌了一口酒,酒瓶砸到地上,一地狼藉。

起轉向窗邊,完全無視掉後那劇烈晃到快要裂開的牌位,晃悠悠地垂首看向窗下。

風將齊肩的半長發捲起,時間彷彿定格。

“你們不都想讓我死嗎?好啊,我就如你們所願!”

話落,縱躍下。

同時,空無一人的祠堂中回起一道略低沉的音:“長得像我是你的榮幸!要不是姑我留給你們產,你們能有現在的富貴?聽信外人傳言汙衊祖宗,枉為蘇家子孫!”

……

聽到那聲厚重的悶響,正在臺晾服的張媽,突然反應過來剛剛窗外落下的黑影是什麼,趕衝了出去,遠遠就看到大小姐蘇也正趴在花園中心的水泥地上。

“大小姐……”張媽一張臉瞬間沒了。

可還未來得及反應,下一秒,又眼睜睜看著大小姐自己站了起來……

O.M.G

張媽險些原地去世。

蘇也拍了拍上的土,姿態很颯地蹭掉流下的鼻。

竟然是臉著地,下落姿勢毫無技可言。

轉了轉脖頸與肩頭,確認無損後,拇指指腹迅速從肩峰肩髎至鎖骨天突,被酒迷醉的大腦漸漸清醒。

抬手抵在眉間,適應了好半天才睜開眼睛,終於從那烏漆嘛黑的木牌裡出來了。

原本隻是想阻止侄孫尋短見,沒想到竟進了的。

這是重生在侄孫上了?

天意……

“傻孩子,你的死懲罰不了任何人,姑幫你,活著看他們所有人哭。”

張媽見作大小姐似乎是沒事,便收回視線,繼續晾服。

一句關心都沒有。

蘇家上下誰人不知,蘇大小姐生來就是個惹禍。

上課罵老師,下課打同學,當麵頂撞,背後扯謊,小小,損害公,夫人厭棄,夫家嫌棄,十九有餘,才上高三!

難怪跟那個姑長得那麼像,絕對不祥。

想罷,又十分嫌棄地瞥了眼蘇也,這一瞥可不得了,薄家爺和林家爺什麼時候來了?

張媽趕淨手、摘了圍,小跑迎了上去,恭敬頷首道:“薄爺、林爺,大駕臨有失遠迎,我這就去稟報夫人。”

薄雲禮淡淡“嗯”了一聲,著寒芒的目重新落向站在眼前的蘇也。

他聲線很低,即便同時有很多人說話,也會第一時間捕捉到他的聲音,帶著沙沙的音,乍一聽溫潤和,細品,後調卻是冷淡又疏離。

蘇也不卑不地回看他,心道:哪裡來的牛郎?有幾分姿。

同前世一樣,對沒有任何興趣,但看看又不要錢,不看白不看。

男人材欣長拔、相貌惹眼,高鼻梁上架著一副輕薄眼鏡,著、優雅的氣息。

鏡片後那雙狹長的眸子生得甚是好看,眼角深邃,眼尾微垂,如同幽邃而危險的深海,微抬下時整張臉龐鬱而冷峭,氣場強大。

他旁邊那個,單看也稱得上俊,可與前者相比,就遜多了。

遜多了的林盞,眼神驚恐的從上到下將蘇也看了個遍:“表哥,我發誓,我剛剛真的看到跳樓了,還是四樓!太TM神奇了……”

薄雲禮依舊麵無表。

林盞對向蘇也道:“我告訴你!別說跳樓了,你就是上吊也沒用!竟然連下藥這種下三濫的事都做得出來!我們今天就是來退婚的!”

蘇也從稱呼中反應過來二人的份,沒有半分怒,淺淺勾,道:“二位家中爺爺可安好?”

林盞警惕:“我爺爺前年去世了,你要乾嗎?”

蘇也一本正經地搖了搖頭:“可惜了。”

想當年父親蘇宸碩被冤,全世界都與蘇家為敵,薄湛和林正恩卻是竭力在幫,也就是眼前二人的爺爺。

林盞微怔了一下,然後立刻道:“你什麼意思?”

若換做其他人說這話,那是真的惋惜,可從蘇也口中說出來,絕對是某種詛咒!

蘇也習慣忽略長相遜之人的話,看向薄雲禮,似在等他回答。

薄雲禮微微蹙眉,著又冷又好聽的嗓音,語速緩緩:“明知故問。”

林盞搶著道:“就是,要不是薄老爺子著表哥跟你訂婚,你覺得憑你們蘇家的實力,能配得上薄家?”

說來也怪,薄老爺子向來慧眼如炬,最厭惡趨炎附勢、淺空之人,可不知為何,單單就偏心蘇也。

蘇也撐了撐眉心,祖上均是仁義之士,可這兩個後生言語卻如此不得。

四十多年前,蘇也在京都商圈裡堪稱第一梟雄,文武全才,蘇家的實力甚至一度超過薄家。

真是虎落平被犬欺。

算了,依輩分看,這就是兩個都沒張全的小乖孫,跟他們一般見識做什麼?

蘇也指著林盞,淡定開口:“麵蠟黃、舌苔厚白,”鼻翼微微了,蹙起眉心:“口中有些許異味,乃肝火過旺、胃火虛頂之癥。”

剛剛林盞說話時就注意到了,畢竟是摯友的孫子,理應提醒。

林盞聞言臉刷的紅了,瘋婆子現在罵人都不帶髒字了?這是在拐著彎罵他有口臭?怎麼可能?!

蘇也沒管他的反應,繼續道:“明日我送你一副藥,你一日三服,不過也隻能暫時緩解,無法治。”

林盞不知是不是被氣傻了,竟接了一句:“怎麼才能治?”

問完秒悔。

蘇也:“你這病灶起因,俗稱就是……憋得,早日親,汲泄,便可不藥而愈。”

林盞直接氣笑:“就知道你在裝神弄鬼!繞來繞去還是繞回來了,不過你說錯人了吧?你應該是想勸表哥早點結婚,這樣你就能得逞了!”

本以為這下蘇也該出真麵目了,誰知毫沒有被穿後的張,麵平平道:“他不必,他麵白中泛冷,看樣子應該很久沒有想過那事了,不然不會連藥都不頂事……”

推文小彩蛋三枚~

好基友新書:《滿級小祖宗下凡後被大佬們寵野了》

作者:糕仁先森~

來自一個跟貓娘誌同道合,很喜歡上高速的小盆友的新書!

書封是我幫做噠,是不是看起來有點眼哈哈哈哈!

颯A老祖宗主 會讀心的真大佬男主!強強聯合!

天道世尊化霸道總裁,5000年專業追妻火葬場,史上最慘男主!

超級寵超級蘇爽,興趣的小夥伴們快去支援吧!

文案一:下凡前:眾人對著誅仙臺上一隻渾披銀的絨絨‘’狐貍筆誅口伐。“必須罰歷盡人間苦劫!否則還有何規矩可言?!”大殿之上,‘死對頭’手指關節挲片刻,緩緩起。“會罰,不過…”男人走至仙臺前,揪起狐貍後脖頸蓬鬆鬆的發,另一手掀開襟,當眾人麵,直接將它——揣進懷裡!“我要親自罰…”

文案二:小祖宗下凡,‘死對頭’也跟著下凡。認不出他樣子,‘死對頭’決定這一世,讓好好認識認識自己…

文案三:再後來,夏夜榮登全球富豪榜第二,頒獎禮上,輕挑眉梢:說好的天譴懲罰,怎麼還滋潤?旁,全球首富、某西裝革履的天道帝君:自家夫人,怎捨得真罰…

寵妻狂魔~職業護短~見證天道霸總如何火辣追妻~

(ps:我拿你當死對頭,你拿我當老婆?)移步糕仁先森可看完整版正經文案哦~

(本章完)都跟你很像!因為這,所有人都在背後我的脊梁骨!這下聯姻泡湯,錢也沒著落了,我媽要知道我在外麵欠了那麼多錢一定會罵死我的!”仰頭猛灌了一口酒,酒瓶砸到地上,一地狼藉。起轉向窗邊,完全無視掉後那劇烈晃到快要裂開的牌位,晃悠悠地垂首看向窗下。風將齊肩的半長發捲起,時間彷彿定格。“你們不都想讓我死嗎?好啊,我就如你們所願!”話落,縱躍下。同時,空無一人的祠堂中回起一道略低沉的音:“長得像我是你的榮幸!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