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眸 作品

第一章神眼開啟

    

的狠心拋棄令他心灰意冷,可是心還是忍不住的傷心。想到那個人最後暴本的臉,崔昊突然覺自己很廢,為這樣的人傷心,不值得!於是,他跳轉心態,開始思考剛剛視的況。靜下心神後,崔昊突然吃驚的發現,自己到了的變化,眉心位置竟然有一顆灰的珠子在沉浮,一圈圈微弱的金繚繞,彷彿一顆眼珠子一般,不正是自己嬰兒時被棄時候上唯一的飾麼?這顆珠子沒有人能夠說清楚是什麼,非金非鐵,非玉非石,崔昊這些年拿著它四詢問,想要尋找親...盛夏的烈日灼燒著大地,海之心公園的一顆巨大榕樹下,四名兇神惡煞一般的紋大漢在一個黃齙牙男的指揮下,對著一個材單薄的年輕人拳打腳踢,鮮噴灑,這年輕人竟然一聲慘都沒有發出,景顯得有些詭異。

蜷著,盡量不讓自己的重要部位暴在拳腳下,崔昊心刀割一樣的疼,有種心如死灰的覺。

此刻,一輛拉風的瑪莎拉限量版停靠在榕樹下,車上坐著一個豬一樣的中年男子和一個材火,頗有幾分姿的子。

這兩個人崔昊再悉不過了,其中一個是他的一朋友趙紅艷,另一個則是他所在公司的營銷副總羅二軍。渾劇痛,崔昊有種心碎的覺,暗想「這兩個人怎麼搞在一起了,紅艷和我最近一直冷戰,原來是因為他!

「好了,兄弟們,住手吧,把這個小子打死可就不好了。」擺了擺手,黃齙牙男神態倨傲。

聞言,四名紋男停止了對崔昊的暴打,回到了黃齙牙男後。

得意的一把將趙紅艷攬在懷裏,瑪莎拉上的羅二軍重重的親了一口,囂張的道「崔昊,你這個窮,紅艷這樣的大跟了你三年,真是太委屈了,沒房沒車沒錢,住在下等人的房子,想想我都心疼,現在,和你沒關係了,順便告訴你,一個月前我們就上床了!」

雖然故作堅強,可聽到羅二軍最後那一句話,崔昊整個人還是渾一震,心中生出一種撕心裂肺的痛楚。

自己的初,唯一的朋友,竟然為了金錢跟眼前這頭豬上床,這是對他巨大的辱!深吸一口氣,崔昊盡量不讓自己的聲音發,冷聲道「紅艷,你真的決定了?我們不是說好了要白頭到老麼?」

眼中閃過一鄙夷,趙紅艷炫耀的亮出了手上的鑽石戒指,嘲諷道「崔昊,你知道它多錢麼?十二萬!你一個窮六年不吃不喝的工資!我想要,你能買得起麼?我給了你最後一個月時間,可是你太不爭氣了,連一萬塊都賺不到,要怪,就怪你自己太廢了!你這種人誰和你白頭到老,那真的是瞎了狗眼了!」

廢,這兩個字像刀子一樣狠狠的紮破崔昊最後的一點自尊心,他整個人猛然神經質的大笑了起來,再看趙紅艷的時候,突然到很噁心。重重的在地上吐了一口,崔昊冷冷的道「真他媽的虛偽!給老子一個月時間?你他媽的一邊在這個死豬床上挨,一邊給老子機會,真是太偉大了,這樣的,我崔昊到噁心!」

很多時候,當一些遮布被生的扯開,往往意味著徹底決裂。瞪大了眼睛,趙紅艷幾乎不敢相信這是自己悉的暖男崔昊說出的話,氣的軀,麵紅耳赤。

到自己的人到了侮辱,羅二軍三角眼一瞪,嗬斥道「臥槽,真是一個賤骨頭,猴三兄弟,給我教訓他一頓,狠狠教訓,晚上我在海天酒店請幾位兄弟好好吃喝玩耍一下!」

「媽的,死豬,老子和你拚了!」怒火衝天,崔昊掙紮著站了起來,剛剛被暴打的搖搖晃晃。

「嗚嗚嗚……」

羅二軍眼見崔昊雙眼通紅,一副要拚命的架勢,慌忙快速啟了瑪莎拉,一溜煙便沖了出去。怒火滔天,崔昊卻隻是吃了一的黑煙,而遠,則傳出羅二軍囂張的大笑「煞筆!你這樣的窮,註定一輩子是個垃圾!下等賤民!你被開除了,等著死吧!」

「吆喝,打了你這麼久,竟然還能站起來,兄弟們,給我打!」黃齙牙男猴三怪一聲,拎起一木沖了過來。

五對一,而且崔昊麵臨的還是五個整日爭強鬥狠的混混,很快,他便再度被打倒,拳頭與木雨點一般的落下,又一的暴開啟啟了。

十分鐘後,猴三帶著四個小弟坐上了一輛科魯茲,一溜煙離開了現場,隻留下了崔昊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著不遠大榕樹上兩個模糊的名字,崔昊笑了,角淌,淚水大滴的滾落,這顆大榕樹是三年前他和趙紅艷相時候的見證,兩人一起刻下了自己的名字,發誓要天長地久,可是現實卻像一個無的拳擊手,給了自己致命的一擊。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年窮!」幾乎咬牙切齒的說完這句話,崔昊突然到眩暈,整個人渾渾噩噩,直接昏倒在地。

不偏不倚,崔昊帶的手掌剛好了的一個,它滴溜溜旋轉,竟然迅速的吸收一的鮮,散發出淡金的芒。這是一個拇指大小的灰珠子,此刻一圈圈的金散發而出,竟然彷彿一個瞳孔突然復甦了一般。咻的一聲,灰珠子猛然一閃,徑直衝了崔昊的眉心,開始了一種奇妙的變化。

渾渾噩噩,崔昊整個人意識混沌,不過他約到雙眼劇痛無比,一會兒如烈火焚燒,一會兒如寒冰刺骨,也不知過了多久,他終於在無盡黑暗之中與一力量接到了,憑藉它,崔昊的意識衝破了無邊黑暗,終於,巍巍的睜開了雙眼。

「好大!好白!好!」

這一刻,崔昊覺自己彷彿戴上了夜視儀,而映眼簾的是一對驚心魄的橢圓之,它的形狀非常的完,給人一種想要頂禮拜一般的衝,看到這一幕,崔昊忍不住口乾舌燥,渾滾燙。他雖然並非不經人事的男孩兒,可這樣麗的場景,卻也是從未見過,甚至做夢都沒有夢到過。

這是一個麵容清麗的孩兒,火迷人的軀,凹凸有致,尤其是那神的地帶,似乎等待有緣人來採擷,簡直死人!等等,的左手怎麼拿著針管,耳朵上戴著聽診?

看到這一幕,崔昊愣住了,一陣恍惚,覺雙眼似乎有一力量在流逝,頓時剛剛那個千百的變了一個戴著口罩,手拿針管,掛著聽診的白護士。

微微皺眉,王倩覺眼前這個男子眼神很古怪,清澈明,彷彿看穿了自己的一樣,聲開口道「喂,病人崔昊,你發什麼呆呢?有好心人發現你昏倒在了公園的大榕樹下,就打電話給我們醫院了,他隻墊付了一百塊錢住院費,既然你醒了,趕快打電話通知親朋好友來繳費吧。」

「哦哦.......」慌的答應了兩聲,崔昊依舊有點恍惚。

剛剛自己明明是在醫院,為什麼雙眼視一般的看穿了這個護士?這是神馬況?

再度平靜的躺在床上,崔昊心中再度被一種悲傷席捲,雖然朋友的狠心拋棄令他心灰意冷,可是心還是忍不住的傷心。想到那個人最後暴本的臉,崔昊突然覺自己很廢,為這樣的人傷心,不值得!於是,他跳轉心態,開始思考剛剛視的況。

靜下心神後,崔昊突然吃驚的發現,自己到了的變化,眉心位置竟然有一顆灰的珠子在沉浮,一圈圈微弱的金繚繞,彷彿一顆眼珠子一般,不正是自己嬰兒時被棄時候上唯一的飾麼?這顆珠子沒有人能夠說清楚是什麼,非金非鐵,非玉非石,崔昊這些年拿著它四詢問,想要尋找親生父母,不過從未有人說清楚究竟是什麼。

在到這顆灰珠子的同時,崔昊發現自己的思想似乎和它融合了,驅使著這珠子發出一種奇怪的波,頓時一金出,在他形了一個大迴圈,再度回歸已然強大了一些,同時,一種冥冥之中的覺出現了,崔昊有一種覺,自己隻要再度驅使那些金進雙眼,就再度可以開啟視異能了,至於怎麼保持金持續誕生,隻有讓珠子發出那種奇怪的波纔可以。

明白了一切,崔昊的神從眉心移開,他試著驅使一些金進雙眼,頓時頭頂的天花板慢慢變得明瞭起來,他忙坐直了,看向屋躺著的另一個病人,**歲的男孩兒。

這個男孩兒頭上包著一層層紗布,看起來慘兮兮的,在崔昊的目下,紗布一層層消失,最後出了一個傷口,不僅如此,更加詭異的事發生了,崔昊竟然看到了男孩兒的各種組織構造,流,到達頭部的時候微微有些停滯,似乎病灶在一個位上......

突然,崔昊腦袋有一種眩暈,駭然的發現自己的雙眼竟然出了一種微不可查的淡金芒,驟然投了男孩兒傷口病灶,迅速的令他的傷口止,癒合起來,那種流的停滯也消失了。

「好暈!」

崔昊慌忙再度躺下,心卻並不平靜。

「不疼了!我的腦袋不疼了!」躺在床上的小男孩突然大了起來,語氣很開心。

「怎麼回事?」

聞訊,剛剛那一名護士再度走了進來,聽到小男孩說他傷口不疼了,本不相信,可是等拆開紗布,看到近乎完全癒合的傷口,整個人也震驚了。這個小男孩是今天早上送過來的,傷口還是很嚴重的,短短半天竟然好了,這簡直不可想像!

就在護士嘖嘖稱奇的時候,並不知道在另外一張病床上,崔昊正滋滋的通過視眼欣賞著妙的.......

花費了大約半個小時,崔昊經過自己的反覆測試,終於暫時確定了自己的視眼擁有的幾個能力,第一,有微視的能力,幾乎能夠看到質最微小的部分,第二,有夜視的能力,在漆黑的被褥裡也能夠清晰的看清楚一切,第三,隨心所的視,想視的東西就視,不想視的可以不視,第四,凝視一些傷病一定時間,眼中就會出一種微不可查的淡金芒,有強大的治病效果。

視眼備的四種特效令崔昊興,甚至他還有一種直覺,自己的視眼或許能力還有許多,有待開發,唯一令他不爽的是,神珠子釋放的金有限,不可能源源不斷的使用視眼。

發達了!

短暫的恍惚之後,崔昊興了起來,自己擁有了視眼,再也不是之前碌碌無為的了,這一刻,他對生活幾乎失去信心的心,再度激發了無限的希與勇氣。也不知過了多久,他終於在無盡黑暗之中與一力量接到了,憑藉它,崔昊的意識衝破了無邊黑暗,終於,巍巍的睜開了雙眼。「好大!好白!好!」這一刻,崔昊覺自己彷彿戴上了夜視儀,而映眼簾的是一對驚心魄的橢圓之,它的形狀非常的完,給人一種想要頂禮拜一般的衝,看到這一幕,崔昊忍不住口乾舌燥,渾滾燙。他雖然並非不經人事的男孩兒,可這樣麗的場景,卻也是從未見過,甚至做夢都沒有夢到過。這是一個麵容清麗的孩兒,火迷人的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