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晶晶 作品

第704章 被困雨中

    

宇之間的慍怒卻顯而易見,而且那雙冷星般的眼眸,三分淡然七分冷漠。一被盯一眼,就彷彿要被看穿,那小姑娘立刻嚇得低下頭,簌簌的垂淚。衛子瑁嘖了一聲,不停搖扇,不讚成道,“二弟,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本來就是你玷汙人家姑娘在先,你現在這個態度,難道是想死不承認?”“我未曾做過,何來承認!”衛承煜冷哼,冰冰冷冷盯著跪在地上不停哭的女人,擲地有聲。薑念悠猛的抬頭看向衛承煜,神情有些鬆動。忍不住心中有個聲音呼之慾...可兒和崔妍兒給小桃使了個眼色,三個女人小心翼翼的躲在一邊,不敢再隨便接一句話。

薑念悠泡了一會兒,覺得煩了,幹脆睜開眼,看到不遠處的青山綠樹,葳蕤楓姿毓秀,嗯,感覺爬上去應該很好玩,再看看天色,藍天白雲,陽光明媚,是個去遠遊的好時機。

想到就幹,便就不想再想男人這種狗玩意兒,就隻想吃喝玩樂,便嘩啦一聲站起身,握拳在胸前。

“姐妹們,差不多就起來了,咱們去爬山吧,那山上應該有很多天地靈寶,珍貴藥材,咱們去探寶,順便看看風景如何?”

薑念悠提議要去爬山,其他三個人自然不會反對,她們知道薑念悠心情不好,就算是上天摘星星摘月亮,她們也是會跟著一起去的。

四人整裝待發,又帶了兩名小廝拿東西,一夥人開始爬山。

爬著爬著,渾身開始發熱,風一吹,透心清涼,感覺特別的爽,誰有鬱悶都隨著流淌而出的汗迅速蒸發出去,薑念悠覺得心情舒暢了不少。

一轉頭看著下麵變得越來越遠的,莊子和不遠處的群山疊翠,隻覺美景如畫,心胸開闊。

她回頭望了一圈,除了小桃姑娘氣喘籲籲的捂著肚子,累的不行,可兒和崔妍兒倒是很平靜,隻小臉微紅,微微出汗,但沒有多麽累。

薑念悠就嘲笑,“小桃,你這丫頭跟在我身邊,體力是大不如前了,才爬幾步路啊,就累成這樣!”

“夫人,夫人,小桃已經很努力了,能不能,能不能歇一會兒?真的好累啊。”

既然小桃都這麽說了,薑念悠也看到不遠處的草地叢林,很想去那裏看看能不能尋到什麽草藥寶貝,就立刻點頭說:“行吧,就在這兒休息一下,你們都原地休整,我去那邊看看。”

可兒連忙跟上夫人,“奴婢跟你一起去,幫你拿東西。”

薑念悠背著藥簍,手裏拿著鋤頭,笑著說:“沒什麽好幫我拿的。”

但可兒一定要跟著,崔妍兒也過來,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麽好東西,別人看在眼裏這座山就是山,但在這對姐妹眼中,這座山卻是培養草藥的天然靈秀之地。

他們各分一邊沿著草叢一步步走過去,蹲下來細細查詢,居然還真的找到幾顆好藥。

薑念悠扒到一棵何首烏,巴掌大的何首烏已經初具小孩子模樣,味道也非常濃厚,一股濃重的,夾雜藥味兒的土腥氣。

薑念悠一看,高興得手舞足蹈,“快看快看,我拔掉一根何首烏了,年份看起來不錯,成色也好。”

崔妍兒隔空往這邊看了一眼,也笑容滿麵,“確實挺不錯的,快收起來快收起來,我也趕緊找找,指不定還能找到一個更大的。”

這地方鮮少有人來,來了的人也隻會挖野菜,根本不會采草藥,就便宜了他們兩個。

可兒不懂這些,但她看薑念悠高興,心情變好了,就也跟著傻樂,跟在後頭亦步亦趨,時不時給薑念悠搭把手,或抱著樹幹一點點往山上撤。

他們不知不覺就爬得很高,小桃和兩位小廝就在半山腰歇著,等她們回來。

本來還好好的,突然之間遠處飄來一股烏雲,濃雲遮蔽,山風大作,小桃被吹了個透心涼,連忙捉緊衣袖,站起來喊:“夫人,夫人,快回來呀,好像快下雨了,咱們得趕緊回去呢!”

話還沒說完,那烏雲被風吹的幾塊很快就籠罩到這座大山,並且嘩啦一聲,暴雨傾盆,前後不足須臾時間。

這場雨來得突然,下得也猛烈,隻把小桃的聲音都掩蓋進去,三人被澆得透心涼,趕緊跑到旁邊的山石壁內躲著,卻還是把身上打得透濕。

薑念悠這邊也挺慘,沒想到山雨來得這麽突然,她們都沒料到,幾人躲在樹底下手裏拿大片芭蕉葉子,頂在頭部,卻還是從頭濕到底。

風聲雨聲太大,她們說話要靠喊:“夫人,這雨來的好大呀,好突然,咱們怎麽下山呀?”

眼前的雨幕太大了,白濛濛一片,雨滴下的又快,都快連成了一絲絲白線,薑念悠被打得眼皮都疼,差點睜不開眼。

“下大雨的話,山體可能會滑坡,你們都小心一點,手裏抓著東西,跟我一點點往下走。”

薑念悠目測這雨可能短時間內停不了,繼續等下去,恐怕雨也不會停的,便就打算著趕緊走到山道跟小桃他們匯合再下山。

結果她們剛走了幾步,旁邊突然山體震動,一大片泥地托著上麵的草地和樹木,一下往下麵滑動。

看到眼前一幕,薑念悠恨不得掌自己一耳光,叫她烏鴉嘴!

才剛說可能會山體滑坡,立刻就給滑坡了。

幸虧她們沒走到那邊去,往前三步位置距離,一大片土層往下滾動,而她們這邊還算穩定。

可兒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差點滾下去,被薑念悠提著領子從地上爬起來,“趕緊往旁邊走,快點!”

也不知道她們這一塊地方是不是也被帶動的往下滑,還得趕緊離開才對,往橫向的方向快速走過去。

她們眼前也基本看不到多少路,無數枝條打在身上抽的生疼,加上雨水澆身,隻覺得又累又冷,又驚又怕。

之後,她們在一大塊山崖岩石下麵站定,薑念悠看那上麵的石頭還挺堅硬的,也沒有什麽土壤,應該比較安全,就舒了口氣,讓他們先歇歇。

崔妍兒和可兒一屁股坐到地上,氣喘籲籲,她們都沒見過山體滑坡,被嚇得不輕。

轟隆隆的巨響慢慢遠去,她們的來時路被衝斷,怕是回不去了,現在過去也危險。

無奈之下,薑念悠隻好咬牙讓她們就在這裏就地休息,等雨停,再看有沒有下山的路。

突然一聲噴嚏,可兒捂著鼻子小身體抖得可憐,薑念悠心道不妙,這雨太大,山上溫度降的也快,她自己也覺得很冷,後背心一陣一陣的冒涼氣,拿手捂著肩膀,薑念悠抖了抖。

再看崔妍兒,嘴唇已經白的沒血色,想必也支撐不了太久。過頭,卻見她家大人,坐在馬上趕來見到她,就勒住馬問,“果然是你,夫人呢?”小桃含著眼淚,拿手指著薑念悠離開的方向,“夫人被帶走了。”話音未落,衛承煜已經策馬狂奔追了上去,薑念悠被顛得五髒六腑都快散了,卻還是能聽到後麵的馬蹄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林現咬牙,手指更加用力,薑念悠覺得自己手腕都快被他掐斷,隻好勸,“夠了,林現,你自己逃吧,別帶著我了,放我走!”“不行!”林現又用力架了一聲,馬跑得更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