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晶晶 作品

第703章 城郊出走

    

紮眼。記得她頭一次給人治傷,這整個帳篷裏的人都呆呆的看著她,直接都癡了,連喊疼都忘記。沐浴在這些異樣的目光之下,薑念悠很囧,生怕自己身份被人識別出,就惡狠狠的瞪大眼睛把他們一個一個的瞪回去。翻了個白眼,薑念悠轉回身,給人繼續包傷口,那些人又明裏暗裏的偷偷瞄她,那眼神別提了,格外滑稽。尤其是手底下的這個,直接張開嘴,傻呆呆的盯著她的臉,就不會動了。薑念悠心煩,便瞪著他,粗聲粗氣的喊,“你瞧什麽瞧?沒...“我擦!衛承煜?!”薑念悠無語的瞪大眼,最後一轉身,雙手齊上,掐住衛承煜脖子就用力搖晃,“我跟你說話呢,我跟你說話呢,你能不能正常的給點反應?你到底怎麽回事啊?為什麽要把那些女人收回來?你是不是想開後宮?你是不是想讓那些女人給你生孩子?”

薑念悠已經口不擇言,氣的都不知道自己在喊什麽,衛承煜任由她擰自己脖子,任由她發泄,眼角餘光瞥到外院,一幫人已經目瞪口呆,傻傻望著這邊,便就眼光閃爍片刻,隻默默注視薑念悠,沉默以對。

衛承煜居然沒有否認,薑念悠大受打擊,看出衛承煜眼中的坦然,頓時覺得渾身都沒力氣,她鬆開了手,慢慢的垂下來,然後一把拍開,拿著手臂,往後倒退幾步,她覺得沒意思,自己在這裏氣得爆炸,那人卻在那邊無動於衷,完全像個局外人,她覺得自己一個人生氣太傻了!

無論衛承煜是因為什麽才收下那些女人,薑念悠都已經沒力氣去思考,幹脆就不搭理衛承煜,擺了擺手,轉過身道,“算了,你願意收多少女人就收多少女人,你願意生多少孩子就生多少孩子,我不會再管,但從此以後,你也別管我!”

說完薑念悠賭氣的踉踉蹌蹌往門口走,身後關切低沉的嗓音喚了她一句,“念悠,你去哪兒?”

“你管得著嗎?你管我去哪!”薑念悠冷冷丟下一句,抬腿就跨出門檻,趾高氣揚的走出書房,走出院子,一路往自己房裏走去。

目送薑念悠離開的背影,衛承煜忍不住往前跨了幾步,最終停下步子,給管家遞過去一個眼神,“跟著她,看她去哪兒,不要讓她遇到危險,也不用阻攔她。”

管家歎了口氣,真不知道王爺到底想幹什麽?但王爺都已經病了,他也沒辦法,便跺了跺腳轉身過去了。

院子裏那些人見衛承煜望過來,便都立刻作鳥獸散往四麵八方跑了。

房間裏,薑念悠一回去就拿出包袱皮,把自己的衣服細軟,還有私房錢全都塞進去,再讓小桃去準備些吃的喝的全部帶走,路上用。

小桃和崔妍兒以及剛剛回來的可兒,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疑惑的問,“夫人,我們這是去哪兒啊?”

“能去哪去哪?”薑念悠說話帶著氣,拿手用力把包袱皮收緊,“反正我就不想在這王府裏的,你們要跟我走就走,不走就自己留下來。”

小桃立刻舉手說,“夫人去哪,小桃就去哪兒,小桃永遠跟著夫人。”

她說完,崔妍兒也趕緊點頭附和,出去找自己的細軟包起來,可兒傻乎乎的看了看,也趕緊點頭,順應大流。

“那好,那就趕緊行動起來,咱們就去莊子裏住,那裏好山好水,有吃有喝,咱們就去那好好啦,東西帶多點啊,我準備不回來了的。”

三個姑娘,一呼百應,忙得像陀螺,把屋裏能搜刮的東西能用的東西全都帶走。

管家衝過來,嚇了一跳,連忙問,“王妃,您這是做什麽呀?”

“沒看到嗎?趕緊去備車,我要離開這裏。”薑念悠冷冰冰的說道。

管家還想說什麽,接收到薑念悠的死亡凝視,嚇得立刻噤聲,又想到王爺說了,無論王妃想做什麽都放任她去,便就歎了口氣,有氣無力的去讓小廝備馬車。

馬車準備好,足足裝了兩大車東西,後麵跟著七八個小廝和幾名侍女,一道就轟轟烈烈往城郊的關山莊子去了。

家暴完之後,薑念悠心氣不太順,不想在攝政王府繼續待著,就隻想眼不見為淨,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她選的這個觀山莊子,就在城郊十幾裏之外,是他們王府所屬莊子之一,以前聽管家說這地方風景不錯,一直想來看看。

如今來一看,還真的是山清水秀,梅花爛漫,遠遠看去,像一堆彩雲層層堆疊,從淺到深,彌漫著一種夢幻的感覺。

讓她們一邊掀開車簾,一邊張嘴驚呼,“哇,夫人,這裏好好看啊,像仙境!”

“對對對,像仙境,好看好看,好看。”崔妍兒點頭如搗蒜,兩隻眼睛都快冒出星星。

薑念悠舒了口氣,眼角眉梢綴了一點笑意,“這地方確實好看。”美景加美人,讓她心情好了一點。

馬車停下,莊子裏的人在外頭恭候,見到薑念悠下來便恭恭敬敬跪在地上,“恭候王妃娘娘駕到,莊子裏都已經收拾好了,還有山泉可供王妃娘娘享用。”

所謂的山泉就是溫泉,這也是觀山莊子吸引薑念悠來的原因,有什麽事不是一場旅行不能解決的。

來到這兒,又能賞花又能賞景,還能泡溫泉,薑念悠小手一揮,帶著人就收拾東西,一塊去溫泉裏泡了一會兒。

這裏的溫泉還是露天的,周圍的假山石形成天然屏障,整個後院這一塊地方全被守著,一般人根本進不來,一直靠著假山石,隻覺渾身每一個毛細孔都開啟,舒服的她直歎氣。

“爽啊!”

“真的很爽,聽說這山泉水泡了會對身體很好,聽說還會變得很美貌。”崔妍兒也來這地方,職業病又犯了,這一盆水就開始研究,這接近於奶白色的溫泉水有什麽物質。

薑念悠覺得好笑,這裏又沒有顯微鏡,她還能化驗出裏麵的成分不成?

小桃撲通撲通端著一盤葡萄和水果過來,往薑念悠身邊一放,便小心翼翼的下來替薑念悠捏胳膊,“夫人,水果來了,您吃點水果吧,這葡萄可是宮裏來的,太後娘娘賞給王爺,王爺特地讓人家快馬加鞭送過來……”

“不吃。”話還沒說完,薑念悠一聽到衛承煜名號,氣得立刻把那東西推走。

小臉陰沉的說道一遍,兀自生悶氣,本來心情就好一點,聽到衛承煜又來刷存在感,她又心情不好了起來!

這狗男人怎麽陰魂不散,難道以為區區一串葡萄,就能讓她迴心轉意?哼,做夢!了個飽嗝。拿過湯碗一口氣喝下,在哈著出了口氣,滿足的眯著眼睛道:“爽!”薑念悠眨了眨眼,盯著她纖細的小腰,纖瘦的身軀,上下打量兩個來回,真真正正的懷疑了,這小妮子東西到底吃哪去了?無底洞嗎?在她麵前的桌上沒有一盤菜是還剩下的,連菜汁都給刮幹淨,不留下任何散兵遊勇!“吃飽啦?”薑念悠輕聲問,問的有點艱難。“嗯,飽了,好久都沒有吃這麽飽了。”崔妍兒也不跟她客氣,站起來就說:“我得去散步,飯後百步走,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