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晶晶 作品

第701章 又來三位美人

    

的離開了我家的鋪子。大好的前程,如今在眼前轉眼成空。他不甘心到極點,拿著自己的包袱一步一步漫步在街頭,隻覺得周圍熙熙攘攘,全與自己無關。他就像是被拋棄的破抹布,在這世間行走毫無價值,他可憐的自尊被狠狠拍打,麻木的表情終於出現裂縫,帶來絲絲的怨氣。他一抬頭發現旁邊有個酒館,就立刻奔進去,借酒澆愁。與此同時,酒館外麵衛家的馬車經過,薑念悠坐在馬車內,望著車窗外的風景發呆,他今天看醫書看的厭煩了,想去鋪...卓小姐顏飯憤怒,劉小姐咬了咬牙,很不甘心的盯著衛承煜側臉,眼中閃現一絲癡迷。

“王爺,我們冤枉啊,實在是王妃太過苛,待我們姐妹二人,無論吃穿用度都比那丫鬟還不如,我們實在受不住,這纔是跟王妃理論一樣,沒想王妃二話不說,便縱犬傷人,後麵如何,王爺您也看到了。”

薑念悠眯了眯眼,笑著看向衛承煜說:“哦,確實有那麽回事兒,最近王府中收支有些緊張,錢不夠用了,我就想著削減用度,兩位公主非常體貼,主動跟我說,要將她們每月的份例分一半給咱們府中,我就順了她們的意,可是那點錢根本不夠啊,她們帶來的人多,又不幹活,我就隻好吃穿方麵就短了一點。”

這話說得那卓小姐氣得渾身亂抖,大聲道:“王妃,您說這話就不虧心嗎?我們好歹是太後送來的人,您就這般對待我們,難道就不怕我們狀告到太後那裏?”

“那你們去啊。”薑念悠根本無所謂,她現在最煩這兩個女人拿太後當幌子,整的好像很了不起似的。

卻不曾想,衛承煜卻握住她的手輕輕捏捏,轉頭就對兩位公主說道:“王府裏最近確實收支有些緊張,王妃此舉也不為過。”

薑念悠笑了笑,那劉小姐和卓小姐臉都差點氣歪了,薑念悠還沒來得及得意,衛承煜忽然話鋒一轉說道:“不過兩位小姐錦衣玉食慣了,想必吃不了那個苦,不如就將我那份平分給兩位。”

這話說得那劉小姐和卓小姐立時眼睛閃了閃,很吃驚了一會兒,王爺親自把自己的那份分給她們?

雖然確實偏袒王妃,讓她們很生氣,可是王爺對她們的回複,也讓她們驚喜莫名。

當即就眼中閃爍,情緒激動,便見好就收,“既然王爺您這麽說了,那便,那便就這樣吧。”

看她們那嬌羞的樣子,薑念悠目光如劍,狠狠的剜了衛承煜一眼。

眼角餘光感覺薑念悠已經不爽,衛承煜便輕輕頷首說:“兩位就先回去,好好梳洗,往後也少來這個院子,免得被狗傷到。”

王爺居然這麽關心她們,還擔心他們被狗傷到,劉小姐和卓小姐鬥嬌羞的臉泛起紅暈,非常溫柔的點頭稱是,最後在丫鬟的攙扶下,一瘸一拐的走了。

等她們走了,院子裏隻剩下他們幾個人,薑念悠立刻騰的一下站起來,毫不客氣抽回自己的手,轉身就想進房。

衛承煜隨後跟上,“念悠,你生氣了?她們好歹是太後的人,未免鬧到太後跟前,這件事,就罷了吧?”

薑念悠沒說什麽,她進門轉身就把門關上,直接給衛承煜一個閉門羹,嘭的一聲,差點砸到衛承煜鼻子。

隔著門板,薑念悠就冷冷的說:“王爺說的對,太後娘娘確實不該得罪,既然如此,那就請王爺移步,往後也不要再來我這院子,去陪那兩位公主殿下吧,慢走不送!”

衛承煜頭疼,在外頭好說歹說了一會,薑念悠還是沒有反應,根本不買賬,他便歎了口氣,先離開,讓薑念悠靜一靜。

聽到衛承煜居然真的走了,薑念悠氣得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接連喝了好幾杯茶,還不順氣。

衛承煜居然就這麽走了?

難道真的跑去哄那兩個女人?

她忍不住胡思亂想,心裏就越想越氣,覺得衛承煜太過分,也覺得果然如此,麵對權勢,衛承煜總有一天會跟太後低頭,恐怕跟那幾個女人滾到一起也隻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

她真傻,居然會信衛承煜會對她從一而終!

手指緊緊的握緊茶杯,薑念悠心裏一口氣不上不下,看著她好難受。

衛承煜或許會覺得這事情很尋常,可薑念悠卻覺得這事很嚴重,嚴重到她預測未來碰到類似的事情時,衛承煜還是會在中間做老好人,兩邊都哄著。

可這完全就觸碰了薑念悠的逆鱗!

她甚至瞬間就想到,總有一天,他們兩個會離婚,她會氣不過衛承煜已經變了,變得不像當年,她會像薑婉兒一樣,再也不相信男人的話,帶著兒子遠走高飛。

這念頭一旦開了個頭,就如脫韁的野馬,策馬奔騰,她抓也抓不住,待在房裏一晚上沒出去,一晚上沒睡,薑念悠被氣得心裏火燒火燎的,根本就睡不著。

這一晚上,衛承煜沒回來,她就獨守空房,等天亮,她就默默閉上眼,沒出息的流了一滴眼淚,其實她一直在等衛承煜解釋,可衛承煜居然連回都不回了,真是好樣的!

通常,男人夾在不同女人之間,為了兩邊不得罪,就會故意避開夜不歸宿,這妥妥的就是要變心的節奏,薑念悠自己給自己找到瞭解釋,還分析的有理有據。

可心底裏有一處還是想替衛承煜說話,或許衛承煜有急事要處理,所以晚上沒回來,在宮裏當值呢,或許衛承煜待會就會跟她解釋。

結果她等了兩天兩夜,等來的卻是三輛馬車,又把三個不同的女人送到了她麵前。

當時就直接火山爆發!她怒了!

衛承煜那個狗男人,他什麽意思?!

那三個女人倒是生得姿容秀麗,氣質出挑,見到薑念悠,就裝得恭恭敬敬的上前行禮,“妾身拜見王妃……”

話還沒說完,麵前就颳起一道風,她們露出驚訝的表情,就見薑念悠徑直從他們身邊穿過,大跨步走出院子,居然理都不理他們,一個個的臉色都僵了僵,很難看!

有個丫鬟非常生氣的小聲道:“這王妃真是目中無人,居然如此……”

“還不趕緊閉嘴,這裏是攝政王府,可不是在咱們府裏!”

這新來的三個小姐早就聽聞,前麵兩位卓小姐和劉小姐在薑念悠這裏吃了不少虧,別人都安安生生的,進來之前就做足了心理準備,勢必不要惹怒了這位王妃。

她們三人對視一眼,各自笑容溫和靦腆,心裏到底怎麽想的,卻都不知道,反正王妃脾氣火爆,既然她要鬧,那就讓她鬧去,最好是鬧崩了,最後還不是她們得的好處?,立刻就休克了,再不用多久功夫,氣息就戛然而止,安若死前好像非常痛苦,這對薑念悠來說心如刀割,她用了針灸,用了一切方法都沒辦法幫安若緩解。這裏畢竟是古代,沒有現在這麽高的醫療技術和器械,她沒辦法做更多,沒辦法,她沒辦法……悔恨的淚水沿著眼角不停滑落,薑念悠泣不成聲,彷彿對外界失去了所有感知。她抱著安若,不準任何人接近,絕望的呆在床邊,坐在地上。人來人往之間,薑婉兒躲在角落裏,悔恨的痛哭著,她沒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