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爺要戒煙 作品

第29章 一夥盜墓賊

    

白皙配上烈焰紅唇,很有幾分姿色,惹的路過行人側目。中年男人從計程車上剛下車,不露聲色四處打量。片刻後,他快步走到車尾,從後備箱裡拖出一大一小兩個行李箱,轉身帶著女人快步向進站口走去。不多時,這對男女出現在了T69次列車11號車廂的車門口。中年男人把手中的四張軟臥車票,一把交給站在車門口驗票的女列車員。女列車員看了一眼男人身後,接著用疑惑的眼神打量了這對男女一圈,女列車員不確定地問道:“你們隻有兩個...房間中的黑瘦老者看幾人沒有提出異議,再次吩咐道:“明天晚上我們七點再出發,我們幾個還像這幾天一樣,分開走。

大勇,還是你負責帶工具,騎摩托車過去,注意把車藏好。”

貌似兄弟中的一個男子答道:“沒問題!

我下午把今天買的這輛二手摩托捯飭了一下,摩托車雖然破了點,基本效能沒大問題。”

“一定要注意安全,萬一出現意外,這墓以後再來開,把東西都扔了,也要保證咱們自己人的安全!”

黑瘦老者頓了頓,接著道:“大軍你和黑虎一道,我自己單獨走,明天天擦黑就出發,坐車到附近以後步行過去。”

這時貌似兄弟的另外一人點頭說好。

“鼠爺,您老就是太小心了,今天早上咱們就不該把工具帶回來,帶來帶去也太麻煩了。

還有鼠爺,您確定這個墓就是那個甲喇額真的吧?彆折騰了這麼長時間,弟兄們累死累活的,開墓一看再是個小地主啥的,咱們可就虧大發了!”

刀疤臉男子一臉皮笑肉不笑地對著黑瘦老者道。

“小心無大錯,你小子放心吧!

鼠爺我開過的墓比你睡過的女人都多,絕對錯不了!

這墓就是那甲喇額真的。”

鼠爺從口袋裡掏出一支煙點上,接著對幾人說道:“這個甲喇額真當年可是跟著那皇太極進關劫掠過幾次。

這些孫子進關以後,除了搶人口糧食就是金銀財寶。

那時候人口糧食對於這些山裡的野人來說更缺的緊,反而金銀財寶到不是那麼在意。

而且每次進關劫掠回去以後,都要論功行賞,那甲喇額真的地位可是不低,得到的賞賜鐵定不會少。

這孫子最後一次進關回來沒多久,就因為受傷不治死了,所以鼠爺我估摸著他的墓裡陪葬的金銀財寶價值啊,鐵定是不會少,說不定還有比金銀更值錢的東西!”

作為隻認同華夏漢人正統王朝的憤青劉海,可是對辮子朝滿清的曆史太瞭解了。

劉海以前讀書上曆史課的時候,對華夏近代喪權辱國的那段曆史印象太過深刻。

鴉片戰爭、火燒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等等,都是每個華夏人心底裡,永遠無法癒合的傷疤。

就那群留著金錢鼠尾,喊著什麼“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

一腦子漿糊的滿清異族,荼毒華夏兩百多年,最後直接導緻了華夏近代百多年的屈辱史,那努爾哈赤和皇太極這老奴爺倆,就是罪魁禍首。

說到甲喇額真,就不得不提到老奴努爾哈赤,這老奴在統一女真各部的戰爭中,取得節節勝利。

隨著勢力擴大,人口增多,他於明萬曆二十九年(1601)建立黃、白、紅、藍四旗,稱為正黃、正白、正紅、正藍,旗皆純色。

萬曆四十三年,努爾哈赤為適應滿族社會發展的需要,在原有牛錄製的基礎上,建立了八旗製度,即在原有的四旗之外,增編鑲黃、鑲白、鑲紅、鑲藍四旗,把管轄下的所有人都編在旗內。

其製規定:每三百人為一牛錄,設牛錄額真一人;五牛錄為一甲喇,設甲喇額真一人;五甲喇為一固山,設固山額真一人。

據史籍記載,當時編有滿、蒙、漢軍牛錄一共四百個。

黑瘦老者所說的甲喇額真是統領一千五百名辮子真奴的首領,在當時可是屬於非常有權勢的人物。

在皇太極掌權期間,這老奴兒子共指揮或親自帶領辮子們進關劫掠了五次,前三次不說,隻是第四次進關清軍就所獲甚大。

第四次進關,共敗明軍五十七陣,共克濟南府、三州、五十五縣、兩關,殺總督兩名及守備以上將吏百餘人。

生擒德王朱由樞、郡王朱慈穎、奉國將軍朱慈賞、監軍太監馮允許等,獲人畜四十六萬兩千三百,黃金四千三十九兩,白銀九十七萬七千多兩。

崇禎十五年,也就是1642年,由多羅饒餘郡王阿巴泰率軍十萬進關,劫掠大明兩省。

魯王朱以派被俘自殺,樂陵郡王朱宏治、陽信郡王朱宏福、東原郡王朱衣遠,安丘郡王、滋陽郡王等衆王及管理府事宗室約千人都被俘斬首。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1643年於5月22日出關,曆時八個月,共攻克三府、十八州、六十七縣、八十八個城鎮,擊敗明軍三十九處,獲黃金一萬兩千三百五十兩、白銀兩百二十萬五千兩百七十兩,俘獲人口三十六萬九千人,其他財物、牲畜不計其數。

至於兵士及其王、貝勒將官私帶的家丁所掠取的金銀財物,尚未計算在內,都變成了他們個人的財富,阿巴泰本人也得到高額的獎賞。

所以黑瘦老者判斷這個甲喇額真的墓裡有價值較高的陪葬品,此言非虛!

劉海聽到這裡,就徹底打消了報警處理的想法,畢竟盜墓賊對社會安全影響和危害不大,關鍵他們準備盜的,還是辮子朝滿賊的墓。

他對於盜墓這個行當十分好奇,而且他能走上修仙者這條路,還是無意間,托了那夥盜墓賊的福。

要不是那夥盜墓賊盜了徐啟的陵寢,上古丹爐中的聖道丹,也不會重見天日。

本小章還未完,請點選下一頁繼續閱讀後麵精彩內容!

沒有那聖道丹,也就沒有劉海的今天。

說白了,在劉海心底裡,他竟然對那夥盜墓賊還有些感激。

劉海決定跟著這幾個家夥,看看他們把那甲喇額真的墓開啟以後,有沒有什麼收獲。

到時候是決定報警處理,哪怕就是萬一自己見財起意,想黑吃黑的話,那還不是自己說了算。

以他目前的實力,相信製服這幾個家夥,也就是幾粒鋼珠的事情。

刀疤臉男子聽了黑瘦老者的話,滿是橫肉的醜臉很是興奮,咧著嘴問道:“鼠爺您說的比金銀更值錢的指的是哪些?從那甲喇額真死到現在也就三四百年,他墓裡能有什麼更值錢的?”

鼠爺小綠豆眼一睜,對著刀疤臉罵道:“黑虎你他孃的就是個棒槌!

那個時候滿人是沒有什麼值錢貨,可大明什麼沒有,難道他們不會搶?滿清幾次進關,光王府就搶了十幾個。

大明兩百多年,王府裡什麼值錢的玩意沒有?”

鼠爺罵的是唾沫星子亂飛,瞪了黑虎一眼,接著道:“近些年,咱們華夏國內文物收藏,就是他孃的老寡婦的被窩,不是一般火熱。

咱們就是從這個墓裡開出個王爺的小妾來,那都不算稀奇。

你想想,那大明王府裡什麼樣的值錢玩意沒有?最後還不是都落到了這些孫子的手裡?”

“嘿嘿,鼠爺您罵的對!

信您的還不行嗎?”

黑虎眼中貪婪之色火熱,笑著對鼠爺抱拳賠不是。

幾個人又閑聊了一會,鼠爺才帶著叫大勇的男子去了隔壁房間休息。

此刻躺在床上的劉海,收回了神念,盯著房頂自言自語道:“有意思,我和盜墓賊一定是特彆的緣分!

這是送上門的,明天要是有收獲是上繳呢?還是黑吃黑呢?嘿嘿!”

不論收獲大小,最起碼也要給自己留點做家底,自己可是到現在,連媳婦都沒娶上?劉海打定主意,要當一次黃雀。

第二天劉海出門采購了一些生活物資,又四處逛了逛。

反正他已經知道了那幾個盜墓賊的計劃,也不用一直盯著。

傍晚時分,劉海的神念發現那個叫大勇的男子,拖著兩個箱子下樓後,就嘗試著在其中一隻箱子上留下一絲神念,他想試試自己在遠距離情況下,對神唸的感應。

不多時,被稱作鼠爺的黑瘦老者,以及刀疤臉黑虎帶著大軍出了賓館後就分頭出發。

劉海選擇跟著黑虎和大軍,一路上遠遠吊著,前後三人走走停停,不多時就出了市區。

當來到遠離市區的森林中,蟲鳴聲聲,明月高掛,樹叢中不時有小動物在活動捕食。

喜歡天衍聖道之503局()天衍聖道之503局。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慣了。不多時,劉海帶著張文秀裝模作樣查驗到8號包間的時候,老尤已經帶著三個警員,貼到了9號包間門的左右兩邊。四名警察一臉緊張,隻待劉海和張文秀把9號包間門敲開,他們就準備一擁而上,進去把兩個嫌疑人控製住。當劉海站在9號包間門口的時候,他努了努嘴,示意張文秀敲門,看著張文秀用著顫抖的手指敲了兩下9號包間門,劉海也不由有些緊張。“你好,現在列車查驗車票,核對一下臥鋪的人數,請把臥鋪牌出示一下。”劉海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