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爺要戒煙 作品

第1章 T69次列車

    

客,這也是他們列車上灰色收入的主要來源。劉海剛轉身打算去硬座車廂那邊轉轉,就看到乘警長尤黃河和檢車長老金朝他快步走了過來。“要鋪的話就免開尊口!今天人實在多,要鋪沒有,要命一條!”還沒等兩人走到他麵前開口,劉海就沒好氣的遠遠對著兩人說道。檢車長老金聽到劉海這麼說,臉色有些尷尬,動了動嘴唇,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沒說什麼,隻是轉臉看了看旁邊的乘警長尤黃河。乘警長尤黃河就不一樣了,尤黃河厚著臉皮笑著走到劉...二十世紀末三月的一天傍晚……

金州火車站一號站台,T69次列車廣播室。

“彆摸了,馬上放客了……”

列車廣播員劉靜蓉摁住劉海在她內衣裡作怪的手。

“再摸幾下,過過手癮。”

劉海抱著劉靜蓉,親了一下劉靜蓉的耳垂。

就在這時,“T69次列車乘務員同誌們,你們辛苦了!

開往深川方向的T69次旅客列車馬上就要放客,請你們開啟車門,迎接旅客上車!

T69次列車……”

金州火車站廣播裡傳來了站方即將放客的廣播通知。

隨即,T69次列車的車內廣播裡也傳出放客的通知,“各車廂乘務員,車站即將放客,請各車廂乘務員開啟車門,做好放客準備……”

片刻後,劉海手裡拿著大簷帽,伸著懶腰,意猶未盡從廣播室走了出來,晃晃悠悠朝著隔壁的軟臥車廂而去。

軟臥乘務員看到劉海來到連線處,很有眼色的為他開啟了軟臥車廂靠站台一側的車門,劉海戴上大簷帽剛踏上站台,就被一群拖著行李,手裡拿著各式各樣條子的的旅客給圍了起來。

“請問您是劉車長嗎?我是賈主任的朋友,他說已經給您打過電話了……”

“劉車長你好,我是你們吳隊長的朋友,是他讓我來找你的,我們一共三個人,你看……”

“劉車長,這是張書記寫的條,我兩個人……”

“停!

停!

停!

彆急,大家一個個來!”

劉海對著一擁而上,手裡拿著各種條子或者做自我介紹的人群有些沒好氣的來了一嗓子。

然後他從製服上衣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筆記本和一打列車補票單,隨手接過一個都快杵到他臉上的紙條。

隻見皺巴巴的紙條上寫著:“X月X日T69次列車長,今有兩人去深川,請辦理臥鋪並安排途中用餐。”

署名:金州分局客運處,李某某。

辦公室電話……。

“真他媽牛逼!

連個電話都不提前打一個,什麼玩意!

操……”

劉海在心裡罵了一句。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心裡罵歸罵,可他臉上還要掛著職業的微笑,擡頭禮貌地看向這張條子的主人,是一個用鼻孔對著他的胖女人。

胖女人滿是橫肉的臉上長了一對堪比王八一樣比例的綠豆小眼,眼神中滿是輕蔑。

劉海快速把紙條夾在筆記本裡以後,低頭熟練地開了一張補票單。

然後客氣地遞給胖女人,說道:“大姐,您受累先到餐車等會,一會有人給您辦理補票手續,回頭路上飯點時,我會讓餐車送盒飯去您鋪位上。”

胖女人一聽路上隻是給她送盒飯,而不是請她去餐車用餐,朝天的鼻孔裡“哼”

了一聲,轉身的時候還用橫肉上的那一對綠豆,對著劉海翻了一個白眼,連個客氣話都沒說,直接擠出人群朝著餐車走去。

“列車長你好,這是我的,我是分局安監介紹來的……”

“劉車長,我是吳隊長介紹來的……”

劉海不停處理遞給他的這些條子,根據條子上的署名,有的直接給開了補票單,有的直接一句“沒接到通知”

就把條子退還給了來人。

拿到補票單的人,大多都是滿臉堆笑說著“謝謝”

心滿意足地上車等候補票,被退還條子的人基本都是趕緊擠出人群,在旁邊掏出手機著急忙慌的打起了電話。

剛處理完這群人,劉海就遠遠看到補票員小賈從硬座車廂帶著幾個人向他的方向走來。

小賈在路過從他身邊時,兩人目光一對的同時,小賈悄悄地對著劉海伸出四個手指,向他比劃了一下身後。

劉海隻是點了點頭,兩人擦肩而過,都沒有說話。

補票員小賈帶的四個人,都是出了高價,還不要車票報銷的旅客,這也是他們列車上灰色收入的主要來源。

劉海剛轉身打算去硬座車廂那邊轉轉,就看到乘警長尤黃河和檢車長老金朝他快步走了過來。

“要鋪的話就免開尊口!

今天人實在多,要鋪沒有,要命一條!”

還沒等兩人走到他麵前開口,劉海就沒好氣的遠遠對著兩人說道。

檢車長老金聽到劉海這麼說,臉色有些尷尬,動了動嘴唇,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沒說什麼,隻是轉臉看了看旁邊的乘警長尤黃河。

乘警長尤黃河就不一樣了,尤黃河厚著臉皮笑著走到劉海身旁,又左右瞅瞅,小聲說道:“海子,你一定給想想辦法才行。

我們一個副支隊長沒提前打招呼,安排了兩個人來補臥鋪。

幫幫忙吧兄弟!”

“你不要臉啊老油條?前麵給過你和老金每人三個鋪了,現在還要鋪,你讓我到哪變去?你看軟臥門口那些人手裡拿的,哪個不是領導寫的條?我都安排不了,今天肯定又要得罪人了。”

劉海指了指軟臥車門口,那幾個還在打電話的人,對著尤黃河和老金說道。

話音剛落,就看到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拿著手機走過來遞向劉海,語氣有些趾高氣昂,道:“車長,你來接個電話。”

小主,這個章節後麵還有哦,請點選下一頁繼續閱讀,後麵更精彩!

“誰的電話?”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劉海被這個中年人趾高氣昂的傲慢勁給搞的有點搓火,他眼皮都沒擡,更是沒接中年人遞過來的手機。

“是你們姚隊長的,麻煩接一下。

他有話和您說。”

中年人看劉海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也知道自己的語氣不是求人辦事該有的,不由態度一變,客氣了一些。

沒想到劉海聽到“姚隊長”

三個字以後,直接側身讓開遞過來的手機,還故意提高嗓門對著中年人手中的手機說道:“我們隊長姓吳,你肯定是搞錯了。

哪來什麼搖隊長晃隊長?”

劉海不是不認識所謂的“姚隊長”

這個“姚隊長”

是劉海所在車隊的前任隊長。

“姚隊長”

在任的時候,嫌劉海逢年過節進貢的少,經常給他小鞋穿。

每次評優評先壓根都把劉海排除在外不說,偶爾上車添乘檢查的時候,對劉海的工作都是挑不完的毛病、找不完的事。

在彆的車組上屬於見怪不怪的小問題,到了劉海這裡,就要給他上綱上線。

對於這個已經退二線兩年多,即將退休,而且和他關係一塌糊塗的前任領導“姚隊長”

劉海壓根不會當回事。

“什麼玩意!

還當自己一隊之長作威作福那會?”

劉海對著手機又提高聲量嘀咕了一句,說完根本不再理會那拿著手機一臉尷尬的中年人,轉身就朝著硬座車廂方向走去。

尤黃河和老金一看這個情況,也沒好意思再糾纏劉海,各自一臉無奈的去安撫找他們補臥鋪的人。

T69次列車是金州地區唯一一趟發往深川方向的旅客列車,客流一直居高不下,臥鋪更是相當緊張,可以說絕對是一票難求!

這是因為二十世紀華夏交通運輸,尤其是鐵路運力嚴重不足的緣故,熱門方向的列車經常性嚴重超員,那絕對是一個普遍且常見的現象。

在車站買不到臥鋪票的人,就想方設法托關係、走後門,找到列車長、乘警、檢車等列車相關的單位以及部門,聯係他們要求上車補臥鋪的人每天都多,尤其是節假日的時候,讓這些稍微熱門一些列車的列車長應付的苦不堪言,經常因為供需不足、鋪少人多而得罪人。

##如果感覺書寫的還行,拜托給個五星好評,感謝您!

如果題材或者風格不喜歡,請換一本看,請不要傷害創作熱情,做人厚道有福報!

感謝!

喜歡天衍聖道之503局()天衍聖道之503局。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組織的學習、培訓和各種例會。有很多時候劉海休息,可宋玉在上班,隻有等宋玉下班以後兩人才能見麵,劉海休班時也是經常和宋玉見不到麵。經過幾年的努力,刻苦的學習,劉海如願以償考上了列車長。但是他當上列車長以後,工作更加繁重和忙碌,學習開會培訓也更加頻繁,陪伴宋玉的時間就更少了。愛情終究是敵不過經常的分離和空間的阻隔。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前年夏天因為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