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成功 作品

第747章 他不行了?

    

竟池就會多愛她一點。可現實卻狠狠打了她一巴掌。陸竟池漫不經心的一扔,那張孕檢單輕飄飄落在沙發上,連同她的心,也如那張紙般,從天雲端落泥沼。他揉了揉太陽穴,說:麻煩的東西。麻煩的…東西。他甚至不覺得那是個生命,隻是個東西。陸夫人更是叫人摁著她,逼著她躺上手術台,一支麻藥下去,再醒來時,隻留給她一張冰冷的床,和一具空曠的軀體。在醫院躺了一上午,下午她高燒已經退了。司凝陪著她去重新做了個全麵檢查,胎兒有...柳延禛沉思著,別的不說,至少現在他和陸竟池還是在統一戰線上的,柳家現在對他的威脅,是其他人。

“你把你手裏的證據都給我,我去找他談。”

“好。”

柳延禛神色複雜地看著他,這是自己的兒子,要是從小跟在身邊多好。

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疏遠了。

“那個柳相河現在在什麽地方?”

“在很安全的地方。”陸竟池站起來,“要是沒有別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

陸竟池腳步一頓,回頭看向柳延禛,“還有什麽事?”

“那個江瀾的孩子,是你的嗎?”

“那你希望是我的嗎?”

柳延禛沉吟道,“我當然希望你能給柳家延續香火,但這個女人……”

他說著,察覺到陸竟池眼神變了幾分,又改口說,“罷了,以後再說吧。”

現在也不是說這個的時候,那孩子是個男孩,柳延禛很喜歡,但江瀾,他看不上。

要是按照他的想法,那就是給孩子換個母親。

隻是以他目前和陸竟池之間的關係,恐怕還足以說動他。

身居高位的人,總是想把全世界都掌控在這自己手裏,誰也不例外。

陸竟池轉身離開了書房。

他沒有留在柳家,直接去了鳶尾山。

江瀾做的這件事,也算是誤打誤撞辦了件大事,至少能讓柳延禛和柳延浩打名牌了。

隻要柳延浩被柳家除名,不管是為了柳家也罷,還是被趕出去也好,不可能一點影響都沒有,而且他

以後要是想回來,也沒有那麽困難。

除了柳延禛之外,還有另外幾個人虎視眈眈呢。

他開車回到別墅正好是中午十二點,司凝在客廳裏跟醜醜玩,察覺到有人進來,她抬頭看了眼。

“你這麽快就回來了?”

陸竟池微微點頭,“江瀾呢?”

“廚房。”

陸竟池抬腳走進去,江瀾正在裏邊做飯,她隻聽到腳步聲,以為是司凝。

“馬上就好了,再忍耐一下。”

司凝一大早就來了,喊著要吃飯,江瀾給她做了早餐,結果還不到12點又餓了。

她隻能進來做飯了。

陸竟池站在她身後,就盯著她,也不說話。

身後沒動靜,江瀾回頭看了眼,“是你啊,你站在這幹什麽?”

“看看你做什麽菜。”

“就昨天買的那些,你先出去吧,馬上就好了。”

陸竟池沉默了會兒,還是轉身出去了。

過了十來分鍾,江瀾把飯菜做好端出來,招呼那兩人吃飯。

三人坐在餐桌上,氣氛有些尷尬。

算了一下,這應該是司凝第一次和陸竟池同桌吃飯,兩人以往的恩怨一兩句也說不清楚,她罵過不少陸竟池的壞話,陸竟池也教訓過她幾次。

如果不是江瀾,他們這輩子都不可能在一張桌子上吃飯。

江瀾視線在兩人之間轉悠,她也不好說什麽,就這麽尷尬的吃完。

司凝丟下筷子,“我吃飽了,你們慢慢吃,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

她一個沒有工作的人能有什麽事,不過

是找藉口離開這裏罷了。

江瀾歎了口氣,也沒有挽留她。

等他走後,陸竟池忽然說,“她似乎和陸言啟走得很近。”

江瀾手裏的動作一頓,她勉強扯了扯嘴角,“有嗎?我不知道。”

陸竟池看了她一眼,“你這麽緊張幹什麽?我還什麽都沒說。”

“我哪有緊張。”

“你不用擔心,隻要陸言啟不來找麻煩,我不會去針對他。”

“我沒有擔心……”

她怎麽可能擔心陸言啟,她擔心的隻是司凝而已。

陸竟池也不說話了,默默地吃飯。

下午他沒什麽事做,陪著江瀾和兒子在家裏看電視,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坐在一起看電視了。

聽到電視機裏的聲音,有那麽一瞬間,彷彿又回到了從前。

江瀾下意識轉頭看他,他盯著電視,眼神卻沒有焦距,顯然是在走神,江瀾不知道他在想什麽。

過了會兒,陸竟池忽然說,“你三哥過兩天就走了,你要不要去給他拜個年。”

“走這麽快?”

“他很少待在這裏。”

江瀾點點頭,“行,那我們明天去。”

她還沒和三哥好好說過話,昨天見麵也不太正常,她是被綁過去的。

“那是不是該給他說一聲,免得明天我們去了他不在。”

但江瀾又想到,“我好像沒有留他的電話。”

她說這話的時候,陸竟池已經拿出手機給他發訊息了。

江瀾錯愕,他居然有柳月忱的電話。

“好了,他明天在家裏等我們。”

“你什麽

時候留的?”

“昨天。”

江瀾哦了一聲,昨天她都忘了這件事,幸好他留了一個,不然以後想聯係他,隻怕還要去金三角。

兩人在沙發上一坐,又是一下午。

眼看天黑了,江瀾偷瞄了男人一眼,他正給醜醜餵奶,大概江瀾在的緣故,醜醜挺老實的。

喝完奶,他就自己在嬰兒車裏玩耍,裏麵有一堆玩具。

等再晚些的時候,吃過飯,兩人還坐在沙發上看,一下午把喜羊羊看了兩部,整整一百多集。

江瀾盯著他看,他還是那副清心寡慾的模樣,倒不是說江瀾有什麽非分之想,隻是他和從前認識的陸竟池,差距有些大。

她腦海裏閃過一個念頭。

他該不會是,不行了吧?

她的視線太過直白,陸竟池終於轉頭看了她一眼,“你看我幹什麽?”

江瀾表情有些奇怪。

陸竟池眉頭微蹙。

江瀾默默地收回目光,“沒事。”

陸竟池忽然笑了一聲,隨後又將目光投向電視上,他什麽都沒說。

他這聲笑,莫名的讓江瀾紅了臉,她看了眼嬰兒車裏的醜醜,已經睡了。

她起身把醜醜抱起來,“不早了,我先帶他回去睡覺。”

忽然手臂被抓住,她腳下不穩,重新跌回沙發上。

她扭頭等著陸竟池,“你幹什麽!”

男人把她手裏的孩子接過來,然後放到一旁去,隨後傾身湊近她。

他低聲道:“你是不是想了?”

“……”

江瀾眼睛瞪大,隨之而來的便是一股熱

氣爬上臉頰,她推了下男人,“你在說什麽鬼話!”

他手放在了她腰上,將她拉了過來,“你剛剛那是什麽眼神?”頭的汗,他隻能用笨方法,找來繩子把江瀾手腕緊緊勒住阻斷血流。“快送醫院!”胡醫生焦急地說,“可能還需要輸血。”他話音剛落,陸竟池便抱起江瀾,大步流星地衝出臥室。以最快的速度將人送去醫院。手術室外,陸竟池一言未發。他身上還染著江瀾的血,和之前江瀾坐在這裏一樣。林征跟胡醫生戰戰兢兢地站在旁邊,視線時不時落在陸竟池身上。他頭發淩亂,穿著黑色的居家服,近乎茫然地盯著地麵。林征和胡醫生在用眼神交流,問什麽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