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成功 作品

第746章 會嚴重嗎?

    

她分不清這是在做夢還是現實。看到旁邊有椅子,她走到椅子坐下,屋簷下的寒風呼嘯,將屋簷外的雨絲吹了進來,落在她的臉上。感受著冬天的冷意,她才忽然驚覺,現在已經是冬天了。臨安的冬天,總是這麽雨水不斷,每天都在下雨。她睡了一覺,好像錯過了一個冬天。不止是冬天,她心裏空落落的,無不在提醒她,她錯過了許多許多。江瀾握著離婚證,無助地坐在民政局門口,像一隻被丟棄的小狗。她甚至不知道該去哪裏。沒多會,一輛黑色的...她又去廚房做了早餐,上去喊陸竟池吃飯。

這次進去她看到他把醜醜放在腿上了,她扯了扯嘴角,敲門道,“吃飯。”

陸竟池拎起醜醜,起身走了過來。

餐桌上,江瀾忍不住問他,“你有沒上班,在書房忙什麽?”

陸竟池問她,“你之前拿給維信特的技術,是從哪裏來的?”

“裴卿聲給我的,不過他應該是去別人那裏偷來的,你問這個幹什麽?”

“未來時代把維信特告了。”

“未來時代是誰?”

“一個M國公司,要是猜得沒錯,裴卿聲偷的就是他家的晶片。”

“他們是拿到證據了嗎?”

“想必是,不然不會起訴他們,今天維信特的股票暴跌了。”

江瀾歎了口氣,沒想到原主找上門的速度,比她想象的還快,這樣一來的話,立信暫時可能不會研究這項技術了,挑撥這兩人的計劃就算失敗了。

但是對她也沒有影響。

“那維信特這家公司應該不能收購了吧?”

陸竟池微微點頭,“你不是讓蕭梵把股票都拋了,也不算虧,就看這件事會不會鬧大,如果鬧大了,柳家也會受到牽連。”

“柳家?”

“在古代,進攻某個國家,或者是起兵造反的時候,都隻需要一個藉口,這個藉口,就是他們進攻最好的理由。”

江瀾怔了怔,“有這麽嚴重嗎?”

“嚴重的話差不多,若是走正常程式,便是推出一個替罪羊,賠一筆錢了事。”

江瀾自然更

傾向後一種,如果真嚴重了,後果不堪設想,戰爭受難的永遠都是百姓,她並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

陸竟池摩挲著手中的杯子,若有所思地沉默著。

“那按照你的看法,這件事會嚴重嗎?”

“大概不會,柳家目前做的事,也不是什麽秘密了,他們會有所忌憚,除非……”

“除非什麽?”

陸竟池拿了個雞蛋放在她碗裏,“這不是你該關心的事,快吃飯。”

江瀾幽怨地看著他,又說一半留一半。

她拿起那個雞蛋放在嘴裏,憤憤地咬了一口。

陸竟池端起裝牛奶的杯子喝了一口,他手機忽然響了,是柳延禛打來的。

他接起電話,不出意外,是柳延禛叫他回去。

“瀾瀾,我回柳宅一趟。”

江瀾一頓,“是維信特的事嗎?”

“多半是,我去去就回。”

江瀾點點頭,“你去吧,我等你。”

陸竟池上樓換了身衣服,開著車走了。江瀾轉頭看著旁邊的嬰兒車,醜醜安靜地喝著奶。

真是件值得開心的事,他白天居然不睡覺了。

吃過早餐,她帶醜醜回了隔壁,她衣服都在這邊。

不過想到陸竟池的話,她又給林征打電話確認了一下。

“林征,你給維信特東西的時候沒有留下證據吧?”

“沒有,那個人我已經安排出國去了很遠的地方,他們給的卡我也拿去匿名捐了,應該查不到我們頭上。”

“這件事就我們知道,趙清也回國了,不過夫人,你要

打電話叮囑她一聲。”

江瀾點點頭,“我知道。”

江瀾掛了電話,給趙清也打了個電話,把這件事跟她說了,並囑咐她守好秘密,不然她就是第一個坐牢的人。

趙清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表示自己一定嚴守秘密。

剩下的就隻有李政民了,他應該不會說,如果說誰最想柳家倒台的,首當其衝的非李家莫屬。

他們幫柳家沒有好處,慕江出事對他們也沒有好處,他們不對柳家火上澆油就是好的,這點江瀾並不擔心。

陸竟池回到柳宅,找他是柳延禛,書房裏除了他們沒有別人。

以他目前的身份,還不夠格參與他們的秘密會議。

他一來,柳延禛就問,“維信特的事你知道了嗎?”

“剛知道,這到底怎麽回事?”

柳延禛盯著他看了半晌,“這件事真和你沒關係?”

陸竟池反問,“你覺得我能做什麽?”

柳延禛臉色十分難看,他沒好氣地說,“老二手下的這群人也是廢物,別人拿個東西來就收下,也不會去查一下的來源來源!真以為有天上掉餡餅這種好事。”

“這不是好事嗎?”

柳延禛瞥了他一眼,“你這話什麽意思?”

陸竟池走到椅子坐下,“維信特是他的公司,這麽大的事,他不該出麵給個人家一個交代?”

“現在就怕別人拿這件事做文章,到時候牽連到我們整個柳家。”

“那就讓他自己去解決這件事,解決好了皆大歡喜,解決不

好,就壯士斷腕。”

柳延禛詫異地看著他。

他的意思是,如果柳延浩解決不了這件事,就將他踢出族譜,他不是柳家的人了,那別人還怎麽找柳傢什麽麻煩?

柳延禛有些遲疑,“這件事他最多算管理不善,把他踢出去不能服眾,他自己也不會願意,要是把他惹急了,他什麽都做得出來,事情恐怕會更亂。”

“讓他自己退出柳家。”

柳延禛聽到這話都覺得好笑,他要是能說服柳延浩主動退出,還會等到現在聽他廢話。

“那你告訴我,怎麽讓他自己退出?”

“他不是還有個兒子,另外……”陸竟池從懷裏摸出一張折疊的A4紙遞過去,“你看看。”

柳延禛接過來展開一看,他臉色驟然一變。

“你這個訊息屬實?”

“你可以叫九尾狐來問問。”

柳月忱負責出售那些東西本身就不合法,但他卻和柳延浩勾結,還私自建了一座軍工廠,製造一些劣質的軍火摻在一起售賣,多賣出來的錢被他們吞了。

這件事如果泄露出去,柳延浩的名聲也怕不保了,他所謂的那些人脈,估計也不會相信他了。

“你去跟他聊,他主動退出,別人隻會覺得他是為了柳家做出犧牲,但如果因為這件事被踢出去,他就徹底毀了。”

“你手裏是不是還有別的證據?”

“當然,否則我怎麽會將這件事告訴你?”

柳延禛手指有些顫抖,他更多的是震驚,因為陸竟池

每天都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柳延浩還在監聽他,就算是這樣,他都能查到這些東西。

這件事柳延禛並不清楚,因為他才接手不久,那些重要的機密都握在老爺子手裏。是嗎?既然他要做死,那就讓他作好了,等以後我繼承了陸氏,給你漲工資。”“你……”林征被他氣得要死,“都什麽時候了你還說風涼話!”裴卿聲哈哈一笑:“小助理,不要著急,他又不是三歲小孩,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他知道?我真沒看出來,你見過那個剛動完手術就跑出去玩的?”“所以我說,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你著什麽急,該著急的是他才對。”裴卿聲意味深長地說道“恐怕,他比你還急呢。”這話聽得林征一頭霧水,他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