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成功 作品

第745章 晚上睡哪裏?

    

估計都等不到晚期她自己就會掛掉了。晚上是林征拿來的藥,陸竟池沒回來。江瀾盤膝坐在沙發上,手裏拿著筆,她咬著筆頭,在絞盡腦汁想些什麽。林征上前去看了看,本子上卻是一片空白,他不禁覺有些好笑:“夫人,您這是準備寫什麽呢?”江瀾抬起頭,看了眼林征,便在本本子上寫道:我在想要吃什麽,寫下來。“這樣啊,那下次您想吃什麽直接發給我好了,不用這麽麻煩的。”江瀾扯出一抹笑,微微點了點頭。“好了快來吃飯吧,我去給您...不過他們隻是路過,並沒有進來。

陸言啟盯著對麵的空椅子,目光微微閃爍。

兩分鍾後,桌底下傳來司凝的聲音,“進來了還是走了?”

“走了。”

司凝長長地鬆了口氣,從桌子下鑽了出來,她拍了拍胸脯,臉色有種做賊心虛的慌亂。

“你這麽怕他們?”

“你懂什麽。”司凝突然變得有些煩躁,她抓起桌上的菜倒進鍋裏,已經沒有心思坐在這裏吃飯了。

陸言啟和陸竟池兩人有仇,要是讓江瀾知道她陸言啟有關係,她都不敢想自己夾在中間有多為難。

既然能猜到後果,還不如從一開始就劃清界限。

她心不在焉地想著,拿著筷子在鍋裏攪來攪去,剛倒下去的豆腐都被她攪碎了。

江瀾和陸竟池也在這條街上閑逛,很多吃的,她來了這麽久,這還是第一次這麽悠閑的逛街。

旁邊的男人抱著孩子,因為街上太熱鬧,醜醜竟也沒睡著,揮舞著小手,這裏也想抓,那裏也想去抓。

一路吃過去,半條街都還沒吃到,江瀾就已經飽了。

她遞給陸竟池一塊桂花糕,他咬了一口,甜的牙疼。

“好吃嗎?要不要再來一塊?”

“不了,你自己吃吧。”

江瀾扯了扯嘴角,將那塊桂花糕放在嘴裏,她也有點吃不下了。

這條街足足逛了四十多分鍾,纔看到街道的盡頭,那邊竟然有表演。

她立即拉著陸竟池跑過去,這裏已經圍了裏三層外三層的人,擠了半

天才擠進去,原來是表演雜技的。

江瀾還是頭一次見這種表演,以前都隻在電視上看過。

他們居然真的會噴.火,還有胸口碎大石,表演魔術啥的,江瀾看連連稱奇。

“那個是真的石頭嗎?”

“應該是吧。”

觀眾此起彼伏的掌聲響起,醜醜也跟著拍手掌,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來,口水將衣領打濕一大片,也不知道在瞎樂什麽。

看完之後,他們又去小超市買了點東西,家裏是一點吃的都沒有了。

陸竟池把東西放在後備箱,塞得滿滿當當,然後帶著江瀾他們回去。

他最開始沒想在鳶尾山住,現在也隻能留在這裏。

逛了一下午回來,江瀾還精力旺盛,而陸竟池已經在癱瘓在沙發上了,他斜靠在沙發上,任由醜醜坐在他胸口爬來爬去。

江瀾看著他的狀態,感覺有種看到那些退休大爺的既視感,他已經開始擺爛了嗎?

她真的在陸竟池身上看不到任何一點鬥誌。

江瀾歎了口氣,走過去把醜醜抱起來,“他今天白天沒睡覺,這次看作息時間能不能調整過來。”

這小家夥作息跟他們反著來,是一件很折磨人的事情。

陸竟池偏著頭看了她一眼,“你晚上睡哪裏?”

江瀾愣了愣,這個問題把她問住了,她是該回去,還是該在這裏?

不過看他這副清心寡慾的模樣,她好像睡哪裏都沒關係。

“我都行。”

陸竟池沉默了會兒,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那就上去吧。”

江瀾跟他去了臥室,她也不是第一次來,進去後就熟練的把醜醜放床上,給他泡奶粉,換尿布。

陸竟池主動坐下來,接過奶瓶,又對江瀾說,“你去洗澡。”

江瀾想了下,也懶得矯情,找了他一件衣服去浴室了。

她一走,醜醜就開始不老實,一口奶吐了出來,他的衣服和床單都髒了。

“……”

陸竟池把奶瓶丟給他自己喝,他抓著奶瓶,倒著晃來晃去,撒了一床單的奶。

不過陸竟池現在已經心如止水了,隨便他怎麽玩。

他自己玩了會兒,又抱著奶瓶喝了起來。

可能也是真的困了,喝著喝著,就咬著奶瓶睡著了。

江瀾洗完澡出來,就看到陸竟池在收拾床單,他換好了新的床單,弄髒的隨手丟在角落裏。

又找來一套嬰兒的衣服,給醜醜換上。

“他又調皮了嗎?”

“看來隻有你才能威懾到他。”陸竟池換好衣服,將醜醜從沙發上抱回床上,給他蓋好被子。

一回頭,江瀾穿著他的襯衣站在身後,兩條空蕩蕩的腿露在外麵,他愣了一下。

江瀾神色有些不自在,“你要洗嗎?”

陸竟池盯著她看了會兒,才收回視線,“嗯。”

他去了浴室,江瀾自己上了床,躺在醜醜身邊,看著孩子熟睡的臉蛋,神情有幾分恍惚。

她摸了摸醜醜的臉蛋,還是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因為太突然了。

好像莫名其妙的,兩人就和好了,然後像什麽

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還是不知道三哥和他說了什麽,為什麽會讓他突然改變主意。

她想著想著,眼皮有些沉重。

那個人進去浴室很久了,不知道在裏麵幹什麽,江瀾等不到他出來就睡著了。

迷迷糊糊中,她感覺到身邊的床一沉,有隻手落在她的腰上。

可她實在太困了,又是很熟悉的味道,她抬了下眼皮又陷入了睡夢中。

她像做了夢,他們又回到之前的狀態,重歸於好纔是一場夢,找到三哥是假的,去逛街也是假的。

江瀾猛地醒了過來,外頭天已經已經亮了。

她下意識轉頭看去,床邊空了,醜醜也不在。

夢裏的畫麵在眼前浮現,她慌忙的掀開被子,從臥室跑了出去。

樓下沒有人,她又跑去書房裏。

原來陸竟池在書房,醜醜也在,他在敲電腦,醜醜居然在他桌上坐著。

醜醜抓著一個本子在玩,玩著玩著就撕一頁下來,陸竟池也任由他撕。

江瀾走進去,把醜醜抱起來,放進旁邊的嬰兒車裏,“你怎麽讓他坐在桌上,掉下來怎麽辦?”

陸竟池抬頭看了她一眼,她衣服沒換。

江瀾一愣,下意識低頭看了看,背脊稍微彎了彎。

“他在嬰兒車裏一直在吵,就放上麵了。”陸竟池解釋道,解釋完醜醜就替他證明瞭,醜醜不喜歡在嬰兒車裏,他拍著嬰兒車,哇哇的叫。

江瀾沉默了下,“我先去換衣服,你還沒吃早餐吧。”

她說完跑出書房

這裏也沒有她的衣服,撿起昨天穿的那身換上。,那我就先走了。”陸竟池微微點頭,“父親慢走。”陸盛文笑了下,轉身走出去,出門後他臉驟然垮了下來。他看向門口的保鏢,後者低垂著頭,不敢說話。“你跟我過來。”這是保鏢隊長,陸盛文有事肯定要找他。隊長沒辦法,隻能認命般跟著陸盛文來到樓梯轉角處陸盛文沉著臉質問道:“我怎麽和你說的?”保鏢臉色為難,他糾結地說道:“可,可大少爺他……”“什麽大少爺!你到底是聽他的還是聽我的?看來,我現在說的話已經不起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