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成功 作品

第744章 請你吃飯吧

    

是這話聽著讓她有點不爽。她一陣委屈,忍不住抹起了眼淚,“現在你都已經這樣討厭我了嗎?”“我處處為了你著想,卻沒想到會讓你這樣厭惡,我真是個失敗的母親。”陸竟池冷眼看著她,臉上沒有任何動容,他說:“我確實討厭你,但我覺得,我對你算是仁至義盡了。”陸夫人瞳孔一顫,她錯愕地抬起頭,望向陸竟池,“你說什麽?”他毫無溫度的嗓音響起,“我早就說過,現在已經不是原來小時候了。”“你那些所謂的辛苦,是為了我,還是...江瀾狐疑地看著他,他去見了一趟三哥,整個人的態度都變了。

她相信肯定不是被威脅了之類的,他們之間還有別的交易。

陸竟池顯然是不打算說的樣子,也沒有追問的必要,反正他不願意說,問了也沒用。

隻要他平安無事,她可以不去問這些。

喂完奶粉,陸竟池說,“餓了吧,我帶你去吃飯。”

“吃飯?可是上午我和司凝在外麵找了那麽久都沒看到有餐廳開門。”

陸竟池抱著醜醜,另一隻手拉著她,“那是你們沒有找對地方,走吧。”

江瀾也確實餓了,本來昨晚都沒吃飯,出去找個吃的還被柳月忱綁去,他也不說請她吃個飯再走。

陸竟池開車帶她出門,反正這些路不開導航的話,江瀾是一點不認識。

在某個紅綠燈路口,江瀾一轉頭看到外邊的司凝,她正在過紅綠燈,從他們車前方走過,卻沒有發現他們。

她好像不認識陸竟池的車。

“那是司凝。”江瀾說道。

陸竟池嗯了一聲,“不管她。”

司凝已經走到對麵了,她不是去買吃的了嗎?在這裏亂轉什麽?

江瀾想著要不要給她發個訊息,但又看到了陸言啟的影子,剛拿出的手機又放了下去。

這次陸言啟是司凝主動約出來的,她要為上午的事情道個歉。

“江瀾找到了?”

“找到了,上午我誤會了你,對不起。”

陸言啟淡淡地看著她,“然後呢?”

“什麽然後?”

“你就這麽

來見我,不怕我綁架你?”

司凝很想翻個白眼,她也不是傻子,之前陸言啟來說要綁架她,又是去吃飯又是把她關在屋裏的,可她走的時候他都沒阻攔。

說明他壓根不是真的綁架她。

“你綁架我有什麽用啊?有這時間我請你吃飯吧。”

“吃什麽?”

司凝也想問這個問題,“你想吃什麽,你找個地方我們去吃。”

她實在是找不到地方了,現在很餓,非常的餓,以請陸言啟吃飯的藉口,她要先去填飽肚子。

陸言啟盯著她看了片刻,無情地戳穿了她,“你是找不到吃飯的地方吧?”

司凝有點窘迫,她不太自然地咳了一聲,“怎麽可能,我這是給你選擇的機會。”

“我不挑,隨便什麽都行。”

“……”

司凝裝不下去了,“別叭叭了,你到底要不要吃,吃就趕緊帶路,就這一次,錯過這個村就這沒這個店了!”

陸言啟歎了口氣,轉身往左側走,“跟我來。”

司凝放心大膽的跟了上去,經曆過上次假槍事件後,她已經不怕陸言啟了。

現在陸言啟對她來說,好像沒什麽威脅。

陸言啟去的是停車場,竟然還要開車。

司凝坐在車裏,陸言啟開著車,也不知道他往哪裏開。

開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鍾,兩人來到了一條非常熱鬧的街上,這裏人很多,各種店鋪也很多,到處都是吃飯的地方,竟然連火鍋店都能看到。

“這是哪裏?我查攻略都沒查到

這個地方。”

“這是他們本地舉辦的叫什麽花街,隻有節假日舉辦活動才會開放。”

“原來如此。”

他剛把車停好,司凝就迫不及待的下了車,先在最近的店裏買了一包糕點,狼吞虎嚥得吃了兩塊,她才感覺到自己活過來了。

“你吃不?”司凝把手裏的盒子遞過去。

他卻高冷的別過頭,用行動拒絕了司凝的糕點。

司凝撇了撇嘴,又塞了個桂花糕塞進嘴裏。

這條街很長,一眼望不到頭,人山人海,熱鬧得很。

司凝又烤了一把烤串,買了兩杯奶茶,一路走一路買,買到後邊她手都抱不下了。

“幫我拿一下。”她將懷裏的東西往陸言啟懷裏一塞,陸言啟下意識的抬手接住。

她看到好吃的好玩的都要買,嘴裏唸叨著,“這個帽子好看,給醜醜買一個,這個炒麵好吃,給江瀾再打包一份……”

陸言啟冷眼看著她,手裏抱的全是她買的東西。

就連陸竟池她都意思意思買了點東西,唯獨忽略了旁邊幫她拿東西的人。

“你還要買多少?”

司凝接過一串糖人,放嘴裏咬了一口,太甜了,又用袋子裝起來,往他懷裏一放,“再看看吧。”

“你不是要請我吃飯嗎?”

司凝一愣,回頭一看,才發現自己居然買了這麽多東西,而陸言啟的臉,已經黑的不能再黑了。

她幹笑了兩聲,打著哈哈道,“那你要吃什麽?”

陸言啟沒說話,隻是盯著她。

司凝

受不了這種死亡凝視,隨手一指對麵的店鋪,“火鍋怎麽樣?”

陸言啟還是不說話。

司凝幫他做了決定,“行,那就這個,走走。”

她拽著他胳膊,拉著他往店裏走,她自己已經吃飽了,對陸言啟就很敷衍了。

坐下來之後,就把選單遞給陸言啟自己選。

她則是將那堆東西刨到自己麵前開始分類,吃過的丟了,完整的放到一旁,吃的和玩的分別用單子裝好。

做完這一切,她抬頭看向陸言啟,“選好了嗎?”

陸言啟幽幽地注視著她。

顯然是沒有。

她伸出一根手指,撓了撓額頭,訕訕地將選單拿過來,叫來老闆,敷衍的隨便指了幾個。

“好了就這幾個吧。”

服務員告訴她,“您點了兩個鍋底嗎?”

司凝愣了一下,“對!我點什麽你就上什麽!”

服務員扯了扯嘴角,表示有點為難,一個桌子怎麽放兩個鍋?

“要不鴛鴦鍋?”

“也行。”

司凝說完,又衝陸言啟笑了一下,“你放心,我肯定不讓你掏錢。”

她說著,餘光看到外邊,她眼神微微一變,立即往椅子上一滑,蹲在了桌子底下。

陸言啟眉頭蹙起,回頭一看,竟然是江瀾和陸竟池在外邊。臉色有些怪異,小孩是能用來玩的嗎?可江瀾聽了卻很高興,她也喜歡和寶寶玩。陸竟池抓住嬰兒車的扶手,對保姆說:“孩子我帶走幾天,你回去和母親說一聲。”“這……”“怎麽?”保姆對上他不容拒絕的眼神,她還能說什麽,隻得訕笑著點頭,“知道了。”“江瀾,回家。”江瀾從地上站起來,屁顛屁顛的跟在他身後,他推著嬰兒車,真是有模有樣的,像個爸爸。她望著男人的背影,腦海中隱約閃過什麽,快的抓不住,但是莫名讓她有點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