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成功 作品

第1章 怕他,不要她了

    

。有幾個女員工看了她一眼,小聲議論,“那個新來的,好像是個啞巴。”“你怎麽知道?”“我聽李姐說的。”“誒都說一般啞巴耳朵也會聽不見,是不是真的?”“真的假的?隻是啞巴的話,不至於吧,我聽說隻有耳朵聽不見,纔不會說話啊?”“去試試。”……江瀾把最後一筐盤子洗幹淨,放進消毒櫃裏,一轉身,看見有兩個女員工走了過來。“喂,你能聽見我們說話嗎?”“你是聾啞人嗎?”兩人好奇地打量著江瀾,她們隻是好奇,畢竟沒有...江瀾盯著牆上的時鍾,走到淩晨12點,桌上的飯菜又涼了。

她將那些飯菜端進廚房,又重新熱了一遍。

12點五十分,房門轉動,她轉頭看去,陸竟池回來了。

他手臂上掛著西裝外套,英俊的臉上帶著幾分醉意,他朝著江瀾走了過來。

江瀾站起身,給他倒了碗醒酒湯,剛遞過去就被他打翻。

江瀾默默地承受著,她偏過頭,盯著牆角那盆綠植。

男人將她的臉掰了過來,他深邃的眸子注視著她,“你怎麽不說話?”

江瀾直勾勾地盯著他,眼中泛著水霧,他知道她不會說話。

她是個啞巴。

可他每次都會不厭其煩的問。

……

江瀾在睜開眼的時候,外麵天已經亮了。

她撿起地上的衣服穿上,在穿最後一件的時候,床頭櫃上的手機響了,是陸竟池的。

江瀾看了眼浴室門透出的模糊身影,又看了眼手機螢幕。

夏顏:你回去了?

夏顏:每次你都這樣,就非得去找那個啞巴來氣惡心我?

江瀾睫毛顫了顫。

浴室的門開啟了,陸竟池裹著浴巾走了出來。

他身上還冒著水汽,濕漉漉的頭發垂下,發梢還在滴水,點點滴滴落在胸膛上,順著他腹肌的紋路匯聚成一條水線。

江瀾收回視線,低頭扣自己的衣服釦子。

陸竟池來到床前,拿起自己的手機,又瞥了眼低頭穿衣服的江瀾。

“看到了?”

江瀾嘴角牽出一抹微笑,她搖了搖頭。

結婚那天,他告訴

她:你要一直乖乖的,別愛我,我們像原來一樣,哥哥會照顧你一輩子。

他說別愛他。

所以看到了又怎麽樣?

他會在乎,不在乎她是不是會吃醋,會傷心,也會難過。

不被在乎的人,是沒有資格生氣的。

相反她的愛,和她的情緒隻會對他造成負擔。

她怕連他也在她心上踩上一腳。

江瀾怕他…不要她了。

她比劃著手語:我去做早餐。

江瀾拖著痠疼的身子,起身走出臥室,去了廚房。

陸竟池盯著她單薄的背影,又看了眼手機,他刪掉了夏顏發來的訊息。

江瀾把早餐做好,端上桌,給陸竟池盛了碗粥,放在他的位置上。

過了會兒,陸竟池穿戴整齊,來到餐桌前。

房間裏很安靜,陸竟池以前說,跟她在一起,說話就像是在自言自語。

久而久之,陸竟池幾乎不和她說話了,一時間桌上隻剩碗勺碰撞的聲音。

“等會跟我回趟陸宅。”陸竟池忽然開口。

江瀾動作一頓,她將勺擱在碗口。

江瀾:好的。

陸竟池瞥了她一眼,她臉上永遠都是那種一層不變的溫順。

不吵不鬧,不溫不火,受了再大的委屈也能對人笑臉相迎。

陸竟池忽然覺得碗裏的粥索然無味起來。

他將勺扔回碗裏,發出清脆的碰撞聲,聲音不大,但是在安靜的餐廳裏十分突兀。這裏住一晚。江瀾回去後,坐在床上看著外麵暗下來的夜色,腦海裏回想起白天看到的那輛車。車牌是臨安的車牌。原本沒覺得什麽,但此刻這會兒安靜下來,那個車牌號,還有那兩隻狗都不斷的湧入腦海,越想,她越心神不寧。她拿出手機,看了眼司凝的微.信,猶豫片刻,還是打字給司凝發了訊息。[你在臨安嗎?]十分鍾後,司凝回了她三個問號,後麵帶三個字:你是誰?江瀾神色複雜,她還在糾結要不要告訴她的時候,忽然窗外有白光閃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