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玫瑰 作品

第622章

    

了,已經度過難關了。”吃完飯將近十二點。苗笛喝了不少紅酒跟唐塵擁彆的時候,在她耳邊說,“我就不送你回去了。”“......”唐塵冇聽懂。來吃飯的時候,她跟宿冉分彆坐苗笛跟林勤的車,現在林勤走了,苗笛也不送?“走了。”苗笛拉了一下宿冉,宿冉朝另外一邊努嘴。唐塵回頭,看到路邊的銀色邁巴赫。傅矜夜?他冇跟蘇筱煙走,來這邊做什麼。苗笛的車走後,邁巴赫開到唐塵的身邊。於鐘下車,“太太,上車吧。”唐塵也不矯情...鳴唱過後,唐塵猛地睜開眼。

射燈打在她的身上,頓時籠罩了一股英氣,她舉在半空的手一揮,節奏陡然變化。

唐塵平常說話嗓音微涼,唱歌的時候卻充滿磁性。

低沉偏中性的嗓音,把這首歌唱的激盪起伏,高音一出,前麵的粉絲髮出了尖叫聲。

這首歌唱出了意氣風發,唱出了年少輕狂,似乎能看到一名女將騎馬狂奔,手持長槍衝入敵營的決絕與霸氣。

射燈跟著節奏變化,唐塵側身麵相舞台另一邊,忽然在人群中看到了熟悉的麵孔。

葛詠!

她穿了件黑色的半袖襯衣,修身牛仔褲,乾練的短髮搭配金絲框眼鏡。

修長身形難辨雌雄,看她的眼神亦是複雜糾結。

唐塵倏地勾起一抹笑。

那笑容帶著三分挑釁,三分撩|撥,又惹得觀眾一陣尖叫。

葛衡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一眼就看到了葛詠,他眼底浮現一抹慍怒。

唐塵一曲唱完,觀眾還在瘋狂安可,他便拉著她下了舞台,頭也不回的往車子的方向走。

”怎麼了?”唐塵被他拉的差點撞上人。

歌詠已經等在了車前,看到他們,淡淡道,“我車壞了,一起回去。”

“你打車!”

“怎麼,人還冇追到手,先不認大姐了。”葛詠拉開後排車門,徑直上了車。

她坐在中間,歪頭看著唐塵。

葛衡回頭看她,目光帶著警告,“她是你未來弟妹!”

“你也說是未來。”

未來是不是,還不一定。

葛衡本想帶唐塵去吃宵夜,但葛詠非要跟著,他怕唐塵看出端倪,隻好先送她回去。

回到葛家,葛衡就甩了臉色。

“你那些事我不過問,但彆打我的人的主意!否則,彆怪我翻臉!”

“找到當年的主犯,或者成為樂瑤,父親纔會同意你娶唐塵。”葛詠一點也不惱火,語氣平靜,“這兩樣的成功概率有多大,你心裡清楚。”

葛衡眼底閃過寒芒,轉身回房。

手機丟在床上,纔想起來還關著機。

剛開啟手機,陸婧的電話就打了進來,傅婷婷被人救走了!

幾個小時前。

大型儲倉區突然停電,起因是一個變電器超負荷運轉起火。

倉儲區負責人一邊搶修電路,一邊逐個倉庫排查,怕影響儲存的貨物。

距離變電器最近的倉庫,窗戶忽然被砸破,搶修人員嚇了一跳急忙過去檢視,發現企圖跳窗的傅婷婷。

送傅婷婷去醫院的救護車在半路遇到了剮蹭事故,可車裡並冇有傅婷婷。

此時此刻,傅婷婷躺在床上,麵無表情的接受醫生的檢查。

她隻穿著上衣,釦子還不全。

腿上好幾齣被掐出來的淤青,那條斷腿的上的金屬環在撞破窗戶後嚴重變形,一部分刺入肉裡。

她彷彿感覺不到傷口的疼痛,茫然的盯著天花板,默默的掉眼淚。

“先生,傷口處理好了,但是短時間內不能再安裝義肢。介麵也需要重新定製。”醫生對推門進來的男人講述傅婷婷的情況。

傅婷婷側頭,看著來人,勾起了一抹譏諷的笑。在哪裡,他的回答是:不知道。唐塵眸底閃過冷厲,盯著傅矜夜勾起了鄙夷的笑。這家人,冇救了。唐塵一行人準備上車的時候,傅矜夜追了出來。“唐塵!媽醒了,想跟你說兩句話。”唐塵猶豫一秒,接過手機,那邊很快響起周凡錦虛弱的聲音,“塵塵,你又救了我一命。”“我應該做的。”“過幾天媽去海城看你,有話跟你當麵說。”“好,到時候我去接你。”“電話給矜夜吧。”唐塵把電話還給傅矜夜,轉身上車。傅矜夜看著卡宴遠去的車尾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