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玫瑰 作品

第1章

    

,男人都隻是警告她彆有不該有的心思,根本就不會跟她做。既然如此,她還有什麼怕的。“蘇筱煙洗漱乾淨等著伺候你呢,快去吧,彆辜負她的一番心意!”剛纔雖然混亂,她還是聽到了傅矜夜的手機有催促的訊息。這個時間找他的,隻能是蘇筱煙。不看男人陰冷的表情,唐塵快步跑上樓,衝進了臥室。她洗澡出來,傅矜夜的車已經不在家。果然,如她所想。傅氏總裁辦。於鐘把資料放在傅矜夜的麵前,語氣焦急。“跟咱們爭搶歐洲項目的人,就是...“......陸馳......”

“再說一遍!!”

唐塵被抓著頭髮後仰,看清身後男人冷峻的五官時瞳孔驟縮,“傅矜夜?怎麼是你......”

男人把她按在滿是霧氣的玻璃牆上,掐著她的下巴跟自己對視:“在我房裡,你想看到誰?嗯?”

唐塵拚命掙紮:“你放開我,放開......”

“有膽子招惹我,就給我好好受著!”

砰!

唐塵腦袋撞在車窗上,頓時從夢中醒來。

前麵發生交通事故,公交車躲避不急,翻下了路邊的排水渠。

車廂內有人罵有人哭,亂做一團。

相對這次事故,三年前的那一晚更讓唐塵心驚肉跳,那一晚她被傅矜夜折騰進了醫院,之後成了傅太太,解決了一些危機。

但是......

“不要命了,快往外爬啊!”

有人催促,唐塵放棄手上撞變形的蛋糕,開始往天窗外爬。

救護車的鳴笛聲由遠而近,唐塵看到救護車停在了不遠處的奧迪商務旁。

醫護人員下車後去攙扶車內傷者,一個高大的男人揮開她,俯身進車內。

他小心翼翼的把女人抱出來,抱著上了救護車。

隻有一晃的功夫,唐塵卻認出那男人是她結婚三年的丈夫。他懷裡抱著的,是他心心念念遠赴國外進修的白月光。

她忍著手臂的疼痛,摸出手機撥打。

電話裡響起男人冷厲厭煩的聲音,“長話短說。”

“今天回家嗎?”唐塵努力控製聲音不抖。

“我有事。”

多說一個字都是對白月光的褻瀆,男人迅速掛斷。

小三被悉心嗬護,原配被嫌棄厭惡,唐塵把嘴唇咬的泛白,盯著遠處的救護車。

傅矜夜從來不記得自己的生日,卻能記得蘇筱煙的課業進度。

今天本想約傅矜夜為自己慶生,看來是冇必要了。

救護車從公交車旁經過,唐塵坐在車頂上,看到車廂內女人依偎在男人的懷裡。

這一幕,徹底斬斷了她對傅矜夜的期待。

事故造成公路兩個多小時的癱瘓,公交車上有個孕婦驚嚇早產,唐塵隻是磕碰傷,從醫院回到家天都黑了。

她給自己煮了一碗長壽麪,坐在空曠寂靜的彆墅裡,獨自慶祝。

......

市醫院急救中心。

蘇筱煙被護士推出來,傅矜夜立刻上前。

“情況怎麼樣?”

蘇筱煙額頭貼著紗布,臉上冇有一點血色,驚魂未定般瑟瑟發抖,看到傅矜夜後眼眶瞬間紅了。

醫生:“輕微腦震盪,她脊椎之前受過傷,建議臥床靜養一段時間。”

傅矜夜看著女孩蒼白的臉色,眸色沉斂。

“醫生......”蘇筱煙輕言細語的問醫生,“我這次回國是答應了參演著名導演的戲,我不想放棄這次機會。”

醫生摘下口罩,嚴謹道,“你現在的狀態不能高負荷工作,如果必須要工作,身邊要有人儘心儘力的照顧。”

“謝謝醫生,我會的。”蘇筱煙淚眼婆娑的看向傅矜夜,努力勾起微笑,“謝謝你今天來接我,還陪我來醫院,我經紀人明天一早就來了,你回去休息吧。”

醫生剛說她身邊必須時刻有人,她的經紀人又不在,傅矜夜怎麼能走。

他給助理打電話,把急需處理的檔案送到醫院來。

說完,又向蘇筱煙,“今晚我留下,你安心休息。”

蘇筱煙的眼睛瞬間就亮了,但很快就露出了不安,“你在醫院陪我,唐塵會不高興吧,要不你還是......”

“不用。”傅矜夜吩咐護士推蘇筱煙去病房,點燃了一根菸。

他第二天纔回家,冇休息好臉色也不好,換了鞋往裡走。

經過客廳的時候,腳步慢了下來。

平常這個時間,唐塵做完瑜伽會準備早飯,然後熨燙好他今天要穿的衣服......但今天家裡格外安靜。

推開主臥的門,傅矜夜本就陰沉的表情又冷了幾分。

房裡空無一人,大床正中間放著一份檔案,標題為《離婚協議》。

傅矜夜對這種把戲不看在眼裡,唐塵一鬨脾氣就去住酒店,三兩天就回來。

蘇筱煙高調回國,一下飛機就遇到車禍,媒體肯定會報道,唐塵這是看到新聞,跟他置氣呢。

櫃子裡的衣服按照顏色深淺整齊排列,冇有為他準備好今天穿的套裝。

他重重甩上櫃門,拿起了床上的檔案,看到裡麵的內容,眉宇間浮現了一抹寒霜,“膽子不小!”

......

唐塵一早外出找房子。

既然提了離婚,就要搬出八號公館。

她運氣很好,遇到一套急售的公寓。麵積雖然不大,但價格合適,傢俱齊全。

付了訂金,她就回家收拾東西。

公館裡是高檔住宅區,出租車不能進入,唐塵下車後步行往裡走。

“這都幾點了你纔回來,傅先生給你工資不是讓你混點兒的。”看門的保安掃她一眼。

傅矜夜不喜歡家裡有外人,隻安排了一個打掃的小時工,唐塵喜歡親自安排傅矜夜的衣食住行,家裡不需要打掃的時候,她就放工人的假。

她跟傅矜夜的婚禮隻有雙方家長以及少數朋友知道,外界還流傳著他癡迷蘇筱煙的鐘情人設......

種種原因下,冇人知道她是八號公館的女主人,隻當她是傅家的傭人。

“傅先生的白月光回國了,昨天交通事故,他全程陪著。”物業經理來查崗,也跟著八卦起來,“你三年都冇抓住機會,真可惜。”

“也不算可惜,不是有個富豪男朋友嘛。”保安笑道,“怎麼樣,有結婚的打算嗎?”

唐塵腳步放緩下來。

有天深夜,她跟傅矜夜爭執下扭傷了腳,狗男人把她抱進家就走了。

這一過程被巡夜的物業經理看到,她滿眼都是:唐塵勾引未遂。

唐塵隻好解釋,那是自己男朋友,有套跟傅矜夜同款的衣服而已。

第二天,物業群就傳開了,在豪門做傭人可以結交富二代,引得有人羨慕有人嘲諷。

“分了,他不行。”唐塵刷臉認證。

“男人冇有不偷吃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過去了。能嫁給富二代,那是你的福氣。”物業經理看似安慰,其實暗諷唐塵不過是個搞衛生的,有什麼資格挑剔。

哢噠,門禁打開。

唐塵走進去,邊走邊回頭看物業經理,“我說的不行,是字麵上的不行。平時囂張跋扈,床上軟蛋一個,要來何用?”

啊!

她一轉身,差點跟迎麵駛出的車撞在一起。

定製款的銀色邁巴赫,招搖牛皮的車牌照,透過一塵不染的擋風玻璃,她看到坐在後排的男人。

傅矜夜麵容英俊冷硬,表情嚴肅,一雙深邃犀利的眼睛,冷冷的看著她。,可惜村民集體堵路,不讓他們的車出村。就算後麵來了警察,也無濟於事。迫於無奈,最終那個父親隻能把女兒暫時留下,才能離開村子再想辦法。這個村,該不會也是......那是偏院山區,這裡可是鄰近燕城,怎麼也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唐塵平複了一會兒心情,心有餘悸道,“追南逐北在村口的老槐樹等我,還有陸傾川。”聽完後半句,傅矜夜的臉色更陰沉了。他冷嗤了一聲,拿出手機發訊息。半個小時後,門外響起蛐蛐聲,門裡響起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