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靈異小說作者推薦 作品

第1頁

    

行,隨你。”★全員hzc,就是一個都不能★架空魏晉南北朝★長型膩乖乖主,開局即醒悟,不聖母不糾結不回頭!容標簽:有獨鐘天作之合重生爽文搜尋關鍵字:主角:簪纓┃配角:衛覦,沈階,李景煥┃其它:追妻火葬場,全員火葬場一句話簡介:【全文完】全員打臉啪啪啪!立意:自己氣纔是真的氣作品簡評:簪纓生來便是太子指腹為婚的準太子妃,卻在自己的及笄宴上發現太子心中一直藏著個硃砂痣,信賴的哥哥原來是硃砂痣的嫡兄,哪怕...[穿越重生]

《太子妃退婚後全皇宮追悔莫及》作者:晏閑【完結】

文案:

簪纓生來便是太子指腹為婚的準太子妃。

自小養在宮中,生得貌又乖巧,與太子青梅竹馬地長大,全心全意地依賴他,以為這便是一生的歸宿。

直到在自己的及笄宴上

發現太子心中一直藏著個硃砂痣

信賴的哥哥原來是硃砂痣的嫡兄

敬重的祖母和做丞相的伯父,全都勸大度:

“畢竟那孩子的父親為國捐軀,是功臣之後……”

連口口聲聲視如兒的皇上和皇後,也笑話小氣:

“你將來是太子妃,頂多做個側妃,怎能不識大?”

哪怕二人同時陷在火場,帝後顧著太子,太子顧著硃砂痣,兄長顧著親妹,沒有人記得房梁倒塌的屋裡,還有一個傅簪纓。

重活一回,簪纓終於明白過來,這些以為最親的人,接近自己,為的隻不過是母親留給的富可敵城的財庫。

生順的第一次叛逆,是孤一人,掐著抖的手背當眾提出退婚。

最開始,太子以為隻是鬧幾天別扭,早晚會回來認錯

等來等去,卻等到那不可一世的大司馬,甘願低頭為小姑娘挽拭泥

那一刻太子嫉妒狂。

宮殿空出一座,往日的糕點湯水、請安問候通通不再有,帝後開始無所適從。

再然後是兄長、丞相、前朝、後宮……

【小劇場】

軍中威與日俱增的大司馬向耀眼的人出手:“跟我走,我讓他們付出代價。”

簪纓手財庫的鑰匙,乖巧福:“我自己可以,不勞您費心。”

……一不留神,小白兔長出尖牙了。

從海屍山趟出來的男人,怕嚇到般寸寸抹平眉眼間的戾氣,縱容地笑了笑,“行,隨你。”

★全員hzc,就是一個都不能

★架空魏晉南北朝

★長型膩乖乖主,開局即醒悟,不聖母不糾結不回頭!

容標簽:

有獨鐘

天作之合

重生

爽文

搜尋關鍵字:主角:簪纓

配角:衛覦,沈階,李景煥

其它:追妻火葬場,全員火葬場

一句話簡介:【全文完】全員打臉啪啪啪!

立意:自己氣纔是真的氣

作品簡評:

簪纓生來便是太子指腹為婚的準太子妃,卻在自己的及笄宴上發現太子心中一直藏著個硃砂痣,信賴的哥哥原來是硃砂痣的嫡兄,哪怕二人同時陷在火場,太子和兄長也選擇先救硃砂痣。重生的簪纓這才明白,這些人接近,為的隻不過是母親留給的富可敵城的財庫。簪纓毅然退婚離宮,手握母族產業長壯大,闖出一番新的天地,令所有背叛的人追悔莫及。

本文文風細膩,刻畫出主一步步長的心路歷程,人滿,劇流暢。

第1章

仲夏時節,端午才過,晉宮苑炎氣蒸蒸。

六宮各殿的漆木長廊上仍懸著菖艾葉,熱風拂過,散發出陣陣辛辣的香氣。

簪纓所居的玉燭殿,卻是一室清涼。

子素習弱,冬日畏寒,夏日怕熱,到了這頂頂熱的月份,每日必得供足三座冰鑒在屋裡,才消得暑去。

今日,寢中卻無一個宮婢搖扇。

清早起,簪纓便屏退了宮人,獨坐於落地銅鏡前。

抬手掀起厚的劉海兒,出額,對著鏡,默默有一時了。

鏡中生得雪白,眉黛朱,著一套古玉領曲裾,廣袖長帶,簪珥佩環,無一不是得合度。

就連跽坐的姿勢,即使坐久背痛,依舊如尺子量出來一般筆直。

簪纓抬袖一,鏡中影子亦跟著抬袖。

彎角,鏡中那張不施黛的臉,同樣出一個比木偶活潑不了多的僵表。

簪纓傾挨近,烏黑的眸子定定注視鏡中的自己,好似不識。

“哎喲小娘子,怎在這裡發呆?”

室的織金百草錦簾忽被掀開,一個穿墨綠皂緣曲裾的老婦踩著碎步進來,宏亮的聲音如倒豆:“眼看小娘子的及笄宴就到,為太子殿下繡的金囊可得了?不是老多話,小娘子與其在此躲懶,不如過去用心繡幾針呢。”

悉的管束口吻,令簪纓眸輕。

隨即放下手,一片呆板的劉海將額頭一遮,頃刻間,便與方纔的婉容判若兩人。

沒有錯,簪纓想,我當真回到了十五歲,還未及笄時。

玉燭殿是皇後居所顯宮的配殿,自從有記憶起,便住在這裡了。

簪纓姓傅,是門閥世家傅氏的三房之。其父傅子胥,在大晉朝舉國冠南渡後的第一場北伐之戰中,隨長兄傅容赴邊,兄弟二人皆不幸殉國事。

的母親唐素則出於富賈之家,隻不過唐家這個“富”,是富可敵國的富。

唐氏一族發跡於前朝,當時的都城猶在中原長安,北方胡狄尚未敢鳴鏑犯邊。唐家初以販馬起家,後經營糧布細瓷,廣置產業,四代累積,資財巨萬。至唐素一輩,唐老爺子膝下唯此一個,細心教養長大,後將諾大家業全部由兒手中。

小士:如果覺得52書庫不錯,記得收藏網址

https://www.52shuku.vip/

或推薦給朋友哦~拜托啦

(>.

傳送門:排行榜單

|

好書推薦

|

爽文

天作之合

有獨鐘

Top久背痛,依舊如尺子量出來一般筆直。簪纓抬袖一,鏡中影子亦跟著抬袖。彎角,鏡中那張不施黛的臉,同樣出一個比木偶活潑不了多的僵表。簪纓傾挨近,烏黑的眸子定定注視鏡中的自己,好似不識。“哎喲小娘子,怎在這裡發呆?”室的織金百草錦簾忽被掀開,一個穿墨綠皂緣曲裾的老婦踩著碎步進來,宏亮的聲音如倒豆:“眼看小娘子的及笄宴就到,為太子殿下繡的金囊可得了?不是老多話,小娘子與其在此躲懶,不如過去用心繡幾針呢。”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