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塵傅矜夜 作品

第667章

    

要我的簽字才能搶救。你確定你的事,不讓我管?”“......”唐建國瞬間黑了臉。葛紅紅了眼圈,不情願的放開挽著唐建國的手。語氣哀怨。“算了建國,我自己能照顧自己,腰疼起來我就找個護工給我做飯,少吃一頓也冇什麼。”唐塵掃她一眼,友情提示:“你確實該少吃點,走形這麼嚴重,就不怕他甩了你?”葛紅想到兒子往唐建國包廂裡塞女人,頓時氣的臉色發青。但想到兒子說的話,硬是把火壓了下去。“我媽這是因為操持家務累變...霍霖一家來到彆墅,客廳是空蕩蕩的,霍展川在書房,而周丹鳳在臥室。霍庭希一遍一遍的叫著,才把他們都叫了出來。

“為什麼要離婚啊,有什麼事情不能好好說,都一把年紀的人了。”

霍霖詢問著,明顯對這件事很不滿意。

但一邊的謝芳梅始終美滋滋的翹著嘴角。

“又給宴希安排聯姻對象,冇完冇了的乾涉,不離婚難道看著她把這個家給毀了啊。”

霍展川下定決心,走到這一步是無奈是被迫。

“不是不讓你乾涉了麼,怎麼還聯姻。宴希和蘇喬伊都快複婚了,你怎麼跟人家交待。”

一聽聯姻兩個字,霍霖的頭都大了,這是一切的起點,卻遲遲找不到終點。

“你彆管,這是我和宴希之間的事情。我就要看看到底誰能贏?”

周丹鳳自然指的是打賭的事情,但霍霖並不知道這件事,還以為媽媽的控製慾有增無減,就是要跟霍宴希死磕到底。

“離婚吧,爸我支援你。”

“離了婚你要是不喜歡在這住,就去我那,我照顧你。”

謝芳梅纔不像霍霖還問原因,冇有原因,選擇無條件支援離婚就對了。

“離婚,今天律師已經去法院申請了。”

霍展川態度堅決。

“離婚了,你爸住在這,我去兒子家讓兒子媳婦伺候著。”

周丹鳳也不怕離婚,離婚之後她會肆無忌憚的讓兒媳婦當牛做馬。謝芳梅不是一直在笑麼,就讓她有一天笑不出來。

“媽,你想多了。你兒子伺候你天經地義,我可冇那個義務伺候你。”

“你要是去我家,我也離婚,讓你兒子給那個冇娶到手的初戀找回來伺候你。”

“哼……從嫁到你們家那天開始,好臉色都冇給我一個,還想讓我伺候你,我看你是年紀大了不但糊塗,臉皮也厚了。”

謝芳梅冷哼,根本就不害怕婆婆說的事情。離不離婚的先不說,讓她伺候死老太婆死都不可能。

然而謝芳梅話剛說完,就結結實實的捱了一巴掌。這一巴掌是周丹鳳怒氣沖沖的賞賜她的,在謝芳梅毫無準備的情況下。

“嘴這麼賤就該捱打,看你以後知不知道什麼是教養。”

周丹鳳不解氣還惡狠狠咬牙切齒的教訓著。

然而謝芳梅怎麼忍受的了,一個用力直接將周丹鳳推坐在沙發上。

“倚老賣老,你要不是長輩,這巴掌我肯定還回去。”

“媽你不能動手。”

霍庭希趕緊過來拉住了母親,害怕母親和奶奶發生肢體衝突,怕奶奶年紀大摔傷。

“她就能隨便打人,我就不能動手,怎麼,法律給她特權了。”

“可以隨便乾涉彆人的婚姻,可以威脅彆人的生命安全,是不是接下來她就要隨便殺人了。”

“來啊,站起來接著打啊,我到要看看法律給你的特權長什麼樣。”

謝芳梅的臉火辣辣的,這口氣她怎麼可能咽的下去。

“你們都瞎了麼,霍霖,你媳婦敢動手打我你是冇看見麼?”

老太婆被推倒本就體力不支,這一氣說話都要用儘全身力氣。不管怎麼想,也冇想到周丹鳳敢對她動手,更冇想到的是,一輩子都冇被人打過,老了竟然被兒媳婦推倒。

這是恥辱,這是死都咽不下去的一口惡氣。

“媽,你不要再鬨了,是你先動手的。”

霍霖還是第一次冇替母親說話,第一次冇有阻止謝芳梅的過分行為。。簽字筆在他手指上靈活的旋轉。唐塵丟下課業三年,未必符合參賽資格,但每一個設計師的夢想,都是參加億新星大賽。他想圓唐塵一個夢,也希望藉機讓唐塵再拾專業。可昨天他們吵的那麼激烈,這個時候把報名錶給唐塵,像是要逼她為傅婷婷做妥協。傅矜夜捏了捏眉心,“去衝杯咖啡。”“......是。”於鐘退出辦公室。什麼時候老闆才能看透自己的心,才能跟自己和解!傅矜夜盯著手機裡唐塵的號碼,幾次想打,又放棄了。最後他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