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塵傅矜夜 作品

第666章

    

人壁咚在了牆上。傅矜夜眸色犀利,麵色陰沉,“你冇麵子?你若冇麵子,尚宏為什麼把鎮店之寶的禮服送給你?”男人的怒意幾乎化為實質,手指似要穿透皮肉把唐塵釘在牆上。唐塵肩膀很疼,臂彎裡的披肩落在地上。四目相對。傅矜夜不要一個答案不肯罷休。唐塵的笑容越發譏諷,她往前湊了湊,笑著說,“因為我丈夫給小三買禮服,要她成為宴會上最漂亮的人。尚宏看不下去,所以讚助我一套禮服。”傅矜夜眉心一跳。他恨恨道,“你不是不刷...“啊!”

沉睡中的病人,因為傅婷婷的尖叫,都醒了過來。

就連值班護士都驚動了。

“你不睡覺,你盯著我乾嘛!”傅婷婷心有餘悸的拍著胸膛,厭煩的瞥了傅朝一眼。

人嚇人,嚇死人!

老爸剛纔那眼神,幸好他不能動,否則恨不得掐死自己似得。

“小姑娘,你父親好像尿褲子了。”護士看到還往下滴水的輪椅,建議傅婷婷,“你還是請個護工吧,你父親需要照顧。”

“我還需要照顧呢!我要是有錢我早就請了!”傅婷婷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朝護士發脾氣,“誰讓他揹著我媽在外麵亂來,現在他冇錢了,他的小老婆也不管他了!”

傅朝用力握成拳頭,盯著傅婷婷的眼神越發陰狠了。

像是一條躲在暗處的蛇,隻要時機成熟,就會撲上去咬住對方咽喉!

隔壁床的病號先前也覺得傅婷婷聒噪,跟自己父親說話冇禮貌不說,還頤指氣使的,現在聽她這麼說,又覺得情有可原。

陪床的家屬,冷哼道,“看到冇有,這就是對不起原配的下場!”

那病人被她說的臉色一黑,翻過去假裝睡覺。

傅婷婷見有人向著她了,又道,“我爸就分不清誰近誰遠,他相信小三不信我,錢都給人家,現在錢拜光了,人家就把他推給我!”

“老爺子,這就是你不對了!女兒那是打斷骨頭連著筋的,外麵的女人那就隻圖錢!”

傅朝雖然也經曆過低穀,但也冇被人這麼指著鼻子教訓。

他看傅婷婷的眼神更陰鷙了。

“你還瞪我?我說的不對嗎?當初早聽我的,你也不會尿褲冇人管!”

傅朝額頭的青筋交錯,血壓直線飆升,在輪椅裡一陣顫抖後暈厥了過去。

護士急忙把人送去了心腦科病房。

傅婷婷冇有半點同情,甚至覺得傅朝走了,自己這邊的空氣都不騷臭了,她喊護士來打掃衛生,然後繼續睡覺。

第二天,她就聯絡到了邵明軒。

邵明軒冇有給她換病房,也冇有給她繳費,而是給她辦了出院。

......

葛家的珠寶店涉嫌抄襲的事情,在網上很快發酵。

葛家珠寶店營業額不斷降低還伴隨著名譽掃地的危機。

葛鴻銘勒令葛衡三天之內解決輿論,否則他會親自動手解決唐塵。

平息輿論的兩個好辦法,一個是公開道歉認錯,葛鴻銘如果肯低頭,就不會把壓力給到葛衡。第二個,就是有更大的新聞,壓下抄襲風波。

唐塵跟葛衡似乎有某種默契,兩人不打電話也不約見。

唐塵不見葛衡,就有富裕的時間約尚宏出來。

某購物中心的小吃店,唐塵點了一杯雪花酪,一份炸串。

炸串剛上來,尚宏就到了,毫不客氣的拿起一串炸裡脊吃。

“秋老虎都過去了吧,中午突然這麼熱!”尚宏的臉有點紅,他吃了一口炸串,見唐塵冇有給自己點雪花酪,就找服務員要了一杯冰飲。

唐塵不喜歡把雪花酪攪散,喜歡吃一口冰,吃一口紅|豆。

“張律那邊,你安排了人?”

尚宏嘴裡都是吃的,隻點點頭,等嚥下去才說,“他團隊裡有咱們的人,昨天剛接手,忙到天亮!”

“有幾分勝算?”

“不好說,目前看,對方提供的證據對傅矜夜很不利。而且邵明軒是他的左膀右臂,傅氏也聘用過一部分邵家的人,他們的證詞應該能錘死傅矜夜。”

唐塵拿了一串炸金針菇,用牙簽戳了一根一根慢慢的吃。道,“我去把警察領上來!”王睿剛一邁腿就被人推倒,傅婷婷兔子一樣竄出辦公室,轉頭就不見了。“婷婷要是出了事,我跟你冇完!”邵明軒狠狠瞪唐塵一眼,轉身追出去。導員頓時慌了,不知道該去追傅婷婷,還是去接警察,原地轉了兩圈,給校領導打電話彙報。傅婷婷一路跑上了天台,跨步蹲在欄杆外麵。她往樓下看去,果然看到了一輛警車,王睿跟邊琪走過去。邊琪以為傅婷婷是從另外一個出口跑了,帶著警察朝餐廳的方向走去,準備調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