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塵傅矜夜 作品

第665章

    

”傅朝臉上掛不住,垂著眼睛點頭。護士又叮囑周凡錦要多休息放寬心,身體是自己的不要有心裡負擔。周凡錦微笑著一一應下,等護士一走就冷了臉。“她剛過來,問訂機票的事。”傅朝主動解釋,“矜夜在聯絡燕城的醫院,安排好就接你回去。”“我不回。”周凡錦很虛弱,但態度很堅決。董蕾拎著熱水進來,就聽到這一句。“海城不比燕城方便,您在這邊住院大傅先生吃不好睡不好。”她倒了熱水送到周凡錦床邊。周凡錦冷漠的看著她。董蕾毫...現在老闆竟然當成寶,每次疲憊的時候來一杯,瞬間能振奮精神。

再比如,傅婷婷那個狼心狗肺的東西背刺老闆,老闆有冇有為了當初偏袒她而委屈太太,感到內疚自責過?

他一肚子話,可是一句話也冇說出來。

傅矜夜把一杯柚子茶喝完,掀起眼皮看於鐘,“有話說?”

“我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凍結了大傅先生跟傅婷婷的全部資金。隻是......”於鐘頓了頓,“傅婷婷的手斷了,正在醫院治療,醫藥費方麵......”

“她自己會想辦法。”傅矜夜把杯子遞給於鐘,“你去訂餐,辛苦張律團隊了。”

“好,我這就去。”於鐘出了書房,問張律想吃什麼。

他確實餓了。

傅氏集團的資金都是以億為單位的流動,且原告又是燕城最牛逼的律師幫公檢部打官司,他半點不能馬虎。

接手相關資料後,就一直在忙,現在都淩晨了,他能堅持,他團隊的人都快堅持不住了!

“麻煩於特助了,我們不挑食,都行!”

“那就來簡單快捷的!海鮮悶飯!”

半個小時後,簡單快捷的外賣到了。

大家都放下手頭的工作,怕因為走動帶風,弄散了檔案,他們還用水杯以及公文包壓住。

打開外賣的瞬間,大家都看向張律,表情說不上是失望還是不解,總之就很難評。

張律小聲解釋,“我知道大家都辛苦了,隻是傅總的賬戶凍結了,咱們先將就將就,等官司結束了,傅總少不了給咱們獎金!”

挨著張律坐的同事,湊到他耳邊小聲說,“我還是第一次這麼將就。”

張律一臉歉意,他想帶兄弟們一起飛的。

隻要能打贏這場官司,他們不僅能揚名海城,回到燕城也能提高律師事務所的檔次!

“對不住了兄弟!”張律歎了口氣,打開自己那份盒飯。

他頓時倒吸一口氣,震驚的抬起頭,發現兄弟們都盯著他。

大家齊刷刷的對他點頭,“咱們一起將就!”

這也是張律有生以來第一次這麼將就!

在他印象裡的海鮮炒飯,就是蝦仁加火腿雞蛋。而他們的盒飯裡,不僅有小拇指大的蝦仁,還有蟹柳跟金華火腿!不是麵製品的蟹棒,是真正的蟹肉!

張律看向接外賣回來的於鐘,“於特助,這外賣是不是......”

“抱歉啊,我不知道會忙到這麼晚,明天我早點訂餐,傅總不能讓大家餓肚子給他打工!”於鐘又每人發了一份湯,“魚翅羹,慢待大家了!”

“不不不!這豐盛了!”

張律把於鐘拉到一邊,“傅總的資金不是凍結了嗎?我們的餐標不用這麼高,真的!”

於鐘挺直腰板,驕傲道,“傅總的卡凍結了,我的又冇有!”

張律:“......”

特助的工資到底有多高,能這麼揮霍?

還是說,傅總早就料到今天,提前轉移了資產?

他後背忽然一陣寒意。

如果傅矜夜早就料到今天,那麼他一定是做了完全的準備。

人家的都把飯遞到你跟前了,你要是不會吃還要人喂,那不如退出律師界!

吃飽飯後都會犯困,但張律的團隊卻像是打了雞血一樣,一直忙到天亮。

傅矜夜是瞭解傅婷婷的。

她得知傅朝因傅矜夜被調查,資金凍結後,就開始為自己尋找後路。

董蕾去拿衣服,一去不回。

傅朝隻能坐在輪椅裡,守在她床邊。

傅婷婷半夜醒來,想要喝水,剛撐起身子,就看到一雙陰冷的目光瞪著自己。利的目光落在自己手上,笑容更燦爛了。“我的魂都被勾走了,嘖嘖。”唐塵不太能接受葛衡這種直白的示愛,他可能在國外久了,性格過於開朗奔放,說話直來直去。直球讓唐塵猝不及防的紅了臉,她視線避了避,冇說話。“葛少,我有些事要跟唐塵單獨說。”傅矜夜側身,給葛衡讓路。葛衡不吃這套,往後一歪,坐在化妝師的椅子裡,“抱歉,我家塵寶太優秀了,總有人對她心懷不軌,剛纔那個學長看到我家塵寶,眼睛都亮了。作為她的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