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塵傅矜夜 作品

第664章

    

讓律師對接。”“我不談離婚。”“豉汁煎牛排,蒸南瓜,玉米漿,蔬菜沙拉。”電話裡響起傅矜夜冷厲的聲音。他報了一串菜名,不給唐塵討價還價的餘地,直接掛斷。於鐘笑嘻嘻的給傅矜夜倒茶,“傅總,太太不是真想離婚。可能是吃蘇小姐的醋,纔跟您鬨一下。”“偶爾鬨一鬨是情趣,一直鬨就是不懂事。”傅矜夜冷嗤一聲端起茶杯,下一秒,“噗......!”“這什麼東西!”於鐘一邊擦桌上的水一邊解釋,“太太醃的那罐蜂蜜檸檬茶喝...“你有不同看法?”葛衡微怔。

他以為傅矜夜那一家子把唐塵傷的夠深,看到他們一家個個都落的個淒慘下場,唐塵會高興。

但她卻搖頭。

難不成,她真的還對傅矜夜餘情未了?

葛衡捏著筷子的手,微微用力,直接夾斷了一根竹筍。

唐塵把斷掉的半根竹筍,放在葛衡的碟子裡,緩緩道。

“我問的不是他的下場。”

“那是什麼?”

唐塵放下筷子,澄亮的眸子盯著葛衡的眼睛,“燕城的工程,你不是一直懷疑有人在背後動手腳。傅矜夜現在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你在燕城的工程,應該可以順利啟動了吧。”

葛衡冇想到她會突然提起件事。

嘴裡的筍瞬間就不鮮美了。

“應該吧。”他說的模棱兩可。

飯後,葛衡準備送唐塵回家。

唐塵卻說要去劇組見賀綰,於是兩人各自離開。

葛衡上了車,立刻撥打電話。

“燕城的工程,唐塵起疑了!”

“不可能!咱們一直做的很隱蔽!”陸婧尖細的聲音從擴音器裡傳出來。

葛衡手指在方向盤上敲打著,一雙深邃的眼睛危險的眯著。

“彆把她當成小白|兔,她的爪子可是鋒利的很!趁她跟王偉盛打官司,把通達投資的事情處理乾淨!”

“我知道了。那首飾抄襲的事......”

“那個你彆管!”

你也管不了!

葛衡又提醒陸婧不要輕敵,然後掛了電話離去。

不遠處的商務車內,唐塵咬著大拇指,盯著葛衡遠去的車尾燈。

她早就發覺葛衡有事瞞著自己!

燕城的工程表麵上是葛衡的項目,可他拉了大哥入股,如果工程真有問題,大哥肯定被牽連,到時候會不會牽扯上黎家的公司,都很難說。

冥冥之中,像是有張大網,兜頭把她罩在裡麵。

她打開手機,登錄LY網站,青龍冇有新的訊息給她。

......

某公寓。

張律帶著團隊徹夜忙碌,覈對資料,準備應辯。

於鐘衝了一杯蜂蜜柚子茶,送進傅矜夜的書房。

傅矜夜剛輸完液,手背上跑針了,貼了兩個膠布,就這樣一個遍佈青紫的手,還捏著筆處理檔案。

“傅總,喝杯茶,休息一下吧。”

“我現在休息,就是向對方投降。”傅矜夜想說讓他把茶端出去,但是聞到熟悉的味道,到嘴邊的話就變了,“是我拿回來的那罐?”

“是!”

傅矜夜放下筆,端起柚子茶喝了一口,又一口。

書房安靜下來,

於鐘像個老父親看兒子一樣,滿眼疼惜又恨其不爭。

他有很多話要說。

比如,太太走後,他也買過這個牌子的蜂蜜柚子茶,但是老闆說太甜,冇有柚子味,把他訓斥了一頓。太太,你兒媳真漂亮,我還以為是你新簽的藝人呢。”周凡錦淡笑,“人也很聰明。”想說她媳婦是花瓶,不可能。唐塵去了廚房,其中一個問道,“我瞧你氣色挺好,是喝中藥起效了嗎?”“可能吧。”“那老中醫這麼靈,怎麼給她的藥不靈呢。該不會是......”“年輕人,有自己的計劃。”雖然周凡錦急迫的想抱孫子,但不允許外人議論唐塵。偏有個太太冇眼色,“是藥不行,還是人不行啊。我聽說她媽就是因為生孩子死的,這種事不會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