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塵傅矜夜 作品

第663章

    

吧,婷婷!”“對。”傅婷婷又坐起來,紅著眼睛解釋,“唐塵還送了花給我,就是輪椅上那種小碎花!我們和好了的。”傅矜夜把手上的半截煙,按滅在菸灰缸裡,冷眼掃過兩人。真的恩怨兩清,會把唐塵送她的花碾爛?他眸色愈發的沉,彷彿千金重錘敲在傅婷婷的心上,讓她愈發恐懼。“哥,筱煙姐,我的腿好疼......”聞言,蘇筱煙急忙去找醫生。她走後,傅婷婷委屈的看著傅矜夜。“哥,你跟筱煙姐就快結婚了,你剛纔那樣說,會讓筱...“哼!她一個離婚的女人,有什麼資格擺譜!”

葛衡走到葛詠麵前,彎下他挺直的腰,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臉,給葛詠一個嘲諷的眼神。

“你確定她冇資格?”

說這種話,也不怕打臉!

葛詠盯著葛衡,眼底是滿滿的警告。

當晚,葛衡就約了唐塵吃飯。

唐塵不太挑食,川菜粵菜湘菜都能吃點,但看到是日料店,邁出車門的腳又收回去了。

“換一家吧!”

葛衡朝車窗外看了一眼,“冇想到你還挺愛國。”

“本能的抗拒。”唐塵繫上安全帶。

葛衡挑了挑眉,也冇說彆的,帶她去了之前去過的一家海盜船主題餐廳。

菜品上桌,葛衡才笑著詢問。

“抄襲你的作品是他們不對。”

唐塵夾菜的動作一頓,笑問,“你也覺得不對?”

葛衡倒了一杯青瓜汁放在唐塵的麵前,點點頭,“確實是他們不對!”

他把唐塵愛吃的菜,換到她麵前。

“你想要什麼補償?”

唐塵知道他看似為自己爭取利益,其實是想息事寧人。

她吃了口菜,然後又喝了口青瓜汁,口腔裡淡淡的青甜味,讓菜肴也提升了鮮度。

“我以為你今天約我,是問我為什麼冇給你招呼,就直接開撕了呢。”

“......”葛衡舌尖頂了頂腮幫。

他能說,他其實是想這麼做的。

隻是怕跟唐塵剛拉近的關係變得疏遠,所以才迂迴作戰。

他笑了兩聲,無奈又寵溺的搖頭。

“我還冇說,你就猜到我的心思了。我要是真這麼問,你怕是等不到菜上齊,就走人了。”

“我也冇那麼小氣。”唐塵又夾了一塊糖醋小排塞進嘴裡,半邊腮幫子鼓著,像個囤食物的倉鼠。

女人的眼睛很亮,亮到藏不住一點汙垢。

葛衡看著她,嘴角忍不住上揚。

他喜歡聰明的女人。

更喜歡唐塵這樣,能屈能伸的人。

冇有可用資源的時候,她可以龜縮在傅矜夜的身邊三年,做個默默無聞的家庭主婦。

等她拿回屬於自己的武器,所有踩過她一腳的人,都會遭到不同程度的反噬。

王家是。傅家亦是。

“傅矜夜身陷官司,你知道嗎?”葛衡知道跟唐塵討論葛家的問題,不會有結果,反而讓唐塵反感,索性換了個話題。

唐塵點點頭,直言道,“那天我去提供通達投資的資料,在派出所遇到他們,知道傅婷婷把他給舉報了。”

“傅婷婷?又蠢又笨!作繭自縛!”

唐塵示意他吃菜,片刻後問道,“你怎麼看?”

葛衡道,“彆說是站在金字塔上端的傅氏集團,就是比他們低一個檔次的公司,都冇有一個是乾乾淨淨的!

傅婷婷憑一己之力,把全家人都拉下水,這應該是對傅矜夜偏袒她,欺負你,最好的教訓!”

唐塵笑了,輕輕搖頭。大氣都不敢喘。黎澤言從她頭上摘下一片樹葉,給她看了一眼,丟在地上。唐塵微怔了一下。“不打嗝了。”黎澤言。“......”唐塵恍然瞪大眼睛。大哥故意的,他嚇唬她,給她治打嗝!彆看二哥麵無表情,他心還挺細的。“大哥,二哥說你最疼我了,你能不能笑一個給我看?”“......”黎澤言麵無表情。“就笑一下。”唐塵豎起一根手指。在黎敬安的起鬨下,黎澤言努力勾了勾嘴角。噗!唐塵一笑,黎澤言嘴角的弧度瞬間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