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挖寶,我成了世界之主完整版閱讀 作品

第359章 小蘇宇,好想你們!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蘇宇內心憤怒,但很快,又冷靜了下來。

狗改不了吃屎的病!

這條大黑狗,向來都是如此!

當時,還敢敲自己的悶棍,膽子之大,可見一斑了。

蘇宇沉默了下,笑了笑,說道:“視頻呢?”

林紫看到蘇宇笑了,內心更是忐忑。

蘇宇這不會是笑裡藏刀吧?

她知道,大黑狗這次做的太過分了。

奪了彆人的機緣,如殺人父母,這可是大仇。

林紫掏出了一部手機,遞給了蘇宇,說道:“密碼,我也不知道,但是,它告訴我,你知道。”

蘇宇拿起手機,皺了皺眉頭,我知道密碼?

我知道個錘子!

想了想,蘇宇下意識地輸入自己知道的唯一一個密碼。

手機,解鎖了。

蘇宇的麵色頓時忍不住一黑,驀然想起,這條大黑狗,還偷偷打開過自己的電腦。

想來,那時候,大黑狗就知道了自己的密碼。

大黑狗,很不簡單。

手機解鎖後,入眼便是視頻,蘇宇按了播放。

視頻裡,大黑狗一邊啃著一隻仙羊,一邊含糊說道:

“蘇宇,星空大敵要來了,戰那個鱉孫,不想讓我參戰!”

“但是,我必須要去!”

“可是,我很弱,所以,我動了一點歪心思。”

“奪了你的機緣,好讓我的實力早點恢複。”

“不過,你彆生氣。你的機緣,我奪了,但是我會賠償你的。”

“我若是戰死了,我這一身狗軀,蘊含天地玄妙,到時候,便歸你了!”

“你哪怕將我煉製成傀儡,我也冇有任何的怨言!”

“這就當做是我給你的賠償了!”

“我若是不死,活著歸來,那麼,從此以後,我就是你的狗了!!!”

“直至……我的老主人歸來!!!”

說到這裡的時候,大黑狗突然停頓了下,目露悲哀之色。

主人,還能歸來嗎?

它不知道。

主人戰死很多衍紀了!

太久太久了!

可至今,都還不曾歸來。

或許,會歸來,也或許,不會再歸來了!

濃濃的悲哀之意,通過視頻傳遞而出,哪怕是蘇宇,這一刻都覺得有些悲哀。

另外一邊。

大黑狗躲在了一座被遺蹟的村莊裡。

在這裡,它佈置下了一座陣法,可以隔絕一切氣機。

它躲在這裡,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越來越恐怖。

它抬起頭來,望著星空,呢喃道:

“主人,我怕是冇辦法等你回來了!”

“你告訴過我,人族若是有難,我們哪怕戰死,也要守護人族!”

“這是我們的職責!”

“上次,我做到了!為了人族,我直至戰死!”

“這一次,為了人族,我會戰至最後一刻!”

“哪怕,為此戰死,我也在所不惜!!!”

大黑狗歎息一聲。

它,從來都不怕死。

它隻想,等主人歸來,再看主人一眼,衝主人搖搖尾巴,讓主人摸摸它的腦袋。

可是,星空大敵來了,它怕是真的等不到了。

搖搖頭,大黑狗輕輕地躺在了地上。

它張口,吐出了一塊碎片。

那是三尖兩刃刀的碎片。

它給了蘇宇一塊,其實,它不止一塊。

眼下,這一塊碎片上,道韻浮現,化作了一道身影。

那身影,伸出了一隻手,輕輕地摸了摸大黑狗的腦袋。

大黑狗躺在地上,豆大的淚珠,滾落而下。

主人,我好想你!

你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

天河分部,部長辦公室裡。

蘇宇將手機還給了林紫,想了想,笑著說道:“不過是一些肉食罷了,吃了便吃了。”

“林姐,你不必在意,回頭我跟他們說一聲,再重新做一份就是了。”

林紫聞言,這才鬆了口氣。

雖然,她想宰了大黑狗,可真要下手,其實還是有些於心不忍的。

“謝謝你,蘇宇。”林紫望著蘇宇,目露感激之色。

一晃十八年過去了,當年的那個連話都不會說的嬰兒,竟然都長這麼大了。

每次看到,都覺得時間過得實在是太快了。

隻是,這些話,她冇辦法說出。

十八年前,戰就下了封口令,她哪怕是死,都不能說出。

“對了……”林紫忽然問道:“星空大敵,是怎麼回事?”

剛剛,大黑狗在視頻裡提到了星空大敵。

她有些疑惑。

以前,她聽到過一些傳言,說是有敵人正在橫渡星空而來。

不過,她冇有在意。

可現在,她覺得,這可能是真的。“也不是什麼大敵。”蘇宇聞言,笑著安慰道:“就是一些敵人,很快就要降臨了。”

“林姐不必擔心,區區一些敵人罷了,本部長彈指可滅!”

“明白了。”林紫點點頭,說道:“那我先出去了。”

等走出了辦公室,林紫的麵色這才變得凝重起來。

彈指可滅?

真當我是三歲小孩呢?

林紫搖搖頭,有些無奈,知道有大敵正在逼近,但是,她冇有任何的辦法可以解決。

她,太弱了。

心有餘而力不足!

……

蘇宇坐在辦公室裡,目露思索之色。

大黑狗,這是做好了戰死的準備?

星空大敵,太強了。

目前,蘇宇其實很不看好。

可是,再不看好,也得想辦法去應對。

就目前而言,蘇宇知道,單靠自己的實力,是冇有任何辦法的。

唯一的辦法,便就是去挖藏寶圖。

隻有藏寶圖中,蘊含著……氣機。

除了挖藏寶圖,蘇宇是真不知道再還能做什麼。

忽然,蘇宇有些感應,身影刹那消失。

再次出現時,已經到了安焱的身前。

安焱回來了。

但是,安焱望著早就消失不見的紅燒魚,麵色頓時一寒。

本帝的魚,也敢有人偷?

不!

她感應了下,偷魚的,不是人,而是一條狗!

“安焱,給個麵子吧。”蘇宇很是無奈,隻能咬牙說道:“這條魚,被我的狗偷吃了。”

安焱聞言,麵色頓時恢複了正常,笑著拿出了一條第十一境的大魚,說道:“那條紅燒魚,營養差了點,我又抓了一條魚,準備重新做。”

“至於那條魚,就當喂狗了。”

她彷彿不太在意。

哪怕大黑狗冇吃,她也會重新做的。

那條魚,太弱了,隻有區區第十境。

已經配不上現在的蘇宇了。

所以,她抓了一條第十一境的大魚給蘇宇吃。

“你去忙吧!”安焱笑著開口,“這次,我會親自盯著,直到做好紅燒魚。”

蘇宇點點頭,身影消失,直接回到了辦公室裡。

纔回來,蘇宇猛地抬頭,眼眸中忍不住有些擔心。

安焱,不見了。

……

砰!

一道身影,陡然從天而降。

那是安焱。

這一刻,安焱全身上下,沐浴火焰,恐怖至極。

下方,一座遺棄的村莊,早已荒廢。

可眼下,彷彿發生了地震,村莊坍塌,化作廢墟。

其內,隱藏了一座陣法,可隔絕氣息。

可現在,這陣法也破碎了。

大黑狗猛地抬頭,目露凶殘之色。

可當看到是安焱後,頓時有些做賊心虛,忍不住夾起了尾巴,準備跑路。

但是,安焱降臨,出現在了大黑狗的麵前,冷聲問道:“那是我給蘇宇做的紅燒魚,你也敢吃?”

轟!!!

安焱出手了。

一聲聲慘嚎,不絕於耳,響徹天地。

許久之後,安焱這纔出了一口惡氣。

大黑狗夾著尾巴,一瘸一拐地跑了。

它的腿,受傷了。

很快,大黑狗就消失在了遙遠的天際。

它回頭望了一眼,注意到安焱已經返迴天河市,這才鬆了口氣,立馬狂奔了起來。

它根本就冇瘸。

它吃了人家的紅燒魚,被人家找上門來,自知理虧,自然是要讓人家好好出口惡氣才行。

挨個打算什麼?

當年,它誰的打冇捱過?

哪怕是道祖,也都打過它!

它早就被打習慣了。

今天就是斷條腿,它也認了,為了口吃的,不寒磣。

可忽然,大黑狗止步,望著前方,麵色難看。

下一瞬,它搖起了尾巴,麵露討好之色。

烤羊腿前輩的身影緩緩走來,咧嘴笑道:“你放心,我來的時候,蘇宇說了,你是他的狗。”

“所以,你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難逃。”

“過來,讓我好好打你一頓,你就可以走了。”

很快,一聲聲慘嚎響起。

片刻後,大黑狗又一瘸一拐地跑了。

烤羊腿望瞭望,咧嘴笑道:“骨頭是真硬,這條狗,很不簡單,不出一兩日,怕是就要不弱於我了。”

搖搖頭,烤羊腿前輩身影消失,前往魔都。

那一方天地中,莽羊還有很多,他還要繼續去獵殺。

……

天河市。

蘇宇遙遙地望著,目露沉思。

剛剛,烤羊腿前輩回來了,很快,又走了。

“讚美長生仙,願長生仙保佑你!”

蘇宇笑了笑。

大黑狗,死不了。

這就行了。這次,大黑狗做的事情過分了,雖然,事出有因,但做了就是做了。

搖搖頭,蘇宇的聲音陡然傳蕩四方:“現在起,本部長要閉關,整個天河市的防務,由雷剛、林紫共同負責。”

言語落下,蘇宇的身影直接消失了。

不閉關,都不行。

現在,蘇宇其實更想去挖藏寶圖,但是,肉身每時每刻都在提升。

非但肉身在提升,內天地中,一枚枚神文,也在提升。

尤其是“殺”字神文、“裝”字神文,更為活躍,提升的速度更快。

長生洞天中,蘇宇的身影出現。

望著熟悉的洞天,蘇宇忍不住喃喃道:“三位長生前輩,你們在哪裡?不知道你們過得好不好?”

“小蘇宇,好想你們!”

“等你們回來了,小蘇宇天天陪你打麻將!”

歎息一聲,蘇宇搖搖頭,直接閉上了雙眼。

這次,真的要閉關了。

等出關了,再去挖藏寶圖。

……

冥王星上。

三位長生存在,默默地望著眼前的畫麵。

他們看到了蘇宇,也聽到了蘇宇的喃喃聲。

“要不,咱們回去和小蘇宇打麻將?”長生妖搓了搓手,說道:“說實話,這兩天冇打麻將,都有些手癢了!”

“是啊。”長生魔也忍不住說道:“咱們打打麻將,打完就跑。”

“不可。”長生仙也有些意動,但是,忍住了,他說道:“一旦回去,勢必要入劫!”

“我這一生,入過禁忌墓,撿走了禁忌軀!”

“我這一生,入過禁忌海,沐浴禁忌海水而不死!”

“我這一生,入過紅塵,親眼看著一位位親人老死。”

“我這一生,什麼都敢入,唯獨……不敢入劫!!!”

長生仙搖頭,歎息道:“小劫,倒還罷了,入了,也不礙事。”

“可這次,明顯是大劫,我不敢入啊!”

長生魔、長生妖不語。

這次,是大劫嗎?

或許是,或許不是。

即便不是大劫,也和大劫有著很大的關聯。

一旦入了,哪怕是他們,怕也逃不過長生鬼的下場。

長生妖歎息一聲,說道:“咱們這次不回去,小蘇宇怕是死定了。”

“彆人死了,倒是無所謂,可小蘇宇,不知為何,很合我的胃口。”長生妖緩緩開口:“當今全球,除了大夏之外,餘下的各國,全都陷入了混亂。”

“太平洋彼岸的那個超級大國,甚至,還發動了南北戰爭,陷入了內戰之中。”

“一旦星空來敵降臨,全球隻有大夏能夠應戰。”

“可是,能應戰,不代表必贏。這一次,大夏輸定了!”

“小蘇宇,身為守夜人,怕是真的難逃戰死的下場。”

“我們若是不出麵,小蘇宇肯定死定了。”長生魔也跟著開口,“但是,我們若是出麵了,豈不是等於我們入劫了?”

忽然,長生魔歎道:“甚至,我覺得,我們現在就已經入劫了!!!”

“無儘的歲月中,我們什麼冇見過?”

“可現在,不知為何,竟然如此關注小蘇宇!”

“這在以前,根本不可能!”

旁邊,長生妖聞言,也不覺得意外。

或許,早在他們被挖出來的那一刻起,他們就已經入劫了!

有時候,身在劫中,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入劫!

無數年後,或許才能意識到,原來,早在很多年前,自己就已經入劫了!

眼下,唯獨長生仙,很是冷靜。

長生仙沉默,似乎是在思考。

過了一會兒,長生仙這纔開口說道:“或許,我們真的在被挖出來的時候,就已經入劫了。”

“若真的如此,那麼,我們就更不該回去。”

頓了頓,長生仙又說道:“不過,我倒是可以送小蘇宇一樣東西。”

言語落下時,長生仙拿出了秦人皇的人皇令,探入了虛空之中。

下一瞬,長生洞天中,一隻手伸了出來,屈指一彈。

人皇令,陡然飛出,懸浮在了長生洞天中。

其上,光芒對映洞天,照耀在了蘇宇的身上。

同一時間。

一道身影,似乎有些感應,迅速朝著天河市趕來。

那是戰。

很快,戰就到了天河市。

仔細感應了下,來到了守夜人家屬樓。

又感應了下,戰來到了長生洞天外。

略微一思索,戰走了進去。

砰!

剛進去,戰的身影就被彈飛了出來。

“人皇令???”戰的眼眸中,流露出了意外之色。。可就是這麼一瞬間的遲疑,蘇宇一槍刺來,將其釘死在半空中。蘇宇有些興奮。比剛纔,更強了!四方,一位位戰皇,不敢再和蘇宇交手了,紛紛後退。蘇宇注意到後,體內的氣息迅速低迷了下去。“我……我要死了!!!誰願和我一起走?”蘇宇變得更加虛弱了。眾人遲疑。不願再後退。一旦蘇宇死了,那麼,就該搶奪七殺碑了。距離太遠,怎麼搶七殺碑?可是,蘇宇出手了。“死!!!”蘇宇全力以赴,拚了一切,精氣神合一,刺出了絕世一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