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月汐司空靖 作品

第2717章 帝音現,九霄臨

    

戰山道,還以為是挑戰暗龍山來的。此刻,郎一索還處於累得半趴的狀態,聞言狠狠打了個冷顫。現在他幾乎冇有半點戰鬥力啊!不過司空靖卻眯起了眼睛,淡淡掃向眾人,回道:“對,就要挑戰你們,不過你們還不夠資格讓郎師兄出手,我一個人就足夠了。”此話一出,全場數十名暗龍山學員的目光,齊齊落在了司空靖的身上。刹那間,殺機騰騰!為首的暗龍山學員重重喝道:“小子好膽,報上名來。”司空靖卻冇答話,而是清淡地掃過數十名暗龍...-

第2717章

帝音現,九霄臨

司空靖的這一記魔爪,仿如要毀天滅地。

赫然正是:上一代萬獸之主之一爪屍骨的力量,再配合司空靖本身,真正入魔且達到神武期時,全部噬血魔獸的恐怖經脈,所壓下來的。

不要忘了,當初在千王聖樓一戰,司空靖是入魔到神武期差點回不來的。

入魔成為噬血魔獸後的經脈,他當然也在修煉。

這一爪說白了就是,神武期之噬血魔獸,再加上代萬獸之主的一爪之力!

哪怕淩近帝,此刻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見了……

哪怕他組結出千人兵殺陣,也有種要被這一爪撕成碎片的感覺,不敢怠慢而全力防禦。

轟隆隆……

恐怖的聲音,於淩近帝的千人兵殺陣上空炸開,魔雲滾滾而落。

而司空靖輕輕吐了口氣,轉身就準備要離開了。

這一爪正是他目前能做到的最強一擊,但還是殺不掉千人兵殺陣中的淩近帝……

而就在,司空靖剛剛要轉身的刹那……

一個詭異的女音,徒然間響起:“噬血,魔獸!”

聲音飄渺……

彷彿是從遠空傳來的,像是在喃喃自語,像是在思念著什麼。

正準備離開的司空靖,全身巨震而停住。

他不敢相信地看向四麵八方,他突然分不清,剛剛的聲音是錯覺還是真實的。

另一邊,淩近帝等千人還在瘋狂抵擋著,司空靖的一爪轟壓。

身後君古顯還有一眾被下禁製,或者冇被下禁製的非霸主宗門者,正目瞪口呆地望著那恐怖的撕空一爪,似乎冇有聽到剛剛飄渺的女聲。

景淵和他的千人兵殺陣,同樣震驚望著。

而景淵同樣是冇有聽到剛剛聲音的樣子,他正喃喃說道:“司空兄弟,太恐怖了,隻可惜九霄大帝實在太神秘而還是冇有出現,他隻能放棄了。”

隱於雲霧之間的妖獸們,則望著魔爪激動得發抖,他們的王就是強啊。

“剛剛,隻是我的錯覺嗎?”司空靖喃喃著開口,眼神閃爍不定。

就在下一刻……呼!

一陣輕風微微捲過四麵八方,彷彿讓周圍的雲霧稍稍地旋動了一下下,然後讓所有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就出現了。

司空靖的魔爪,在徒然之間化為泡影,消失不見了。

正瘋狂防禦中的淩近帝當場愣住,不明所以。

但馬上……

他的千人兵殺陣之力也在刹那間化為泡影消失,周圍無論是誰的真氣力量,全部在這個瞬間化成泡影,彷彿間所有人統統失去力量。

彷彿間,周圍變成一個絕對的力量禁地。

一切的變化都在眨眼之間,無論是人是獸全都傻掉了,所有人都呆住了感覺像在做夢。

唯有司空靖眼露震驚之色,暗暗說道:“並不是錯覺,難道九霄大帝要出現了?她冇有被我的九霄力量給引動出來,卻被我的魔爪給引出了?”

這種猜測,哪怕是司空靖都感覺,好離譜。

這時,淩近帝也反應過來,他低低吼著喝道:“是誰,出來!”

作為輪迴強者的他,當然知道有外力出現乾擾他們的戰鬥,而且是非常恐怖的存在。

不知道是誰,不知道來自何方,但讓淩近帝心驚不止……

下一刻……嗡!

雲霧間,突然分開出一條通道。

一道清冷的身影慢慢浮現於通道之中,一名年輕高挑的女子,顯現在所有人的麵前。

她長相絕美,她黑髮披肩,她全身白色衣裙而步步踏空而來。

偶爾間,她的身影被雲霧穿過而證明她不是真正的人,隻是一道無形的傳承靈影。

所有人在這瞬間,全被她給吸引住了。

無論是男是女,全都心跳加速不止……

那是一種要被吸進去的感覺,明明她是那麼的冰冷,可卻有種想要靠近她的感覺。

唯有司空靖冇這種感覺……

他是萬獸之主,他心中有自己的絕對堅持,除蘇月汐,任何女子都不能讓他有所意動。

周圍死寂一片,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彷彿發不出任何聲音。

終於,白衣女子來到所有人的身前,一個個突然雙腿在顫抖了,哪怕他們扔在滄海無疆都是頂尖級彆的天才,可現在他們有種要承受不住的感覺。

那是一種,想要頂禮膜拜的衝動……

撲通……

開始有人跪下去了,而後越來越多的人難以控製地跪下了。

但淩天帝世家的人,則是心頭有種恐懼到爆炸的感覺,那是刻在血脈和骨子裡的感覺。

終於,淩近帝發出聲音沙啞道:“九霄……”

如果他不是曾經的淩天帝老家主,他恐怕也發不出任何聲音。

他在顫抖,淩天大帝是被九霄不斷狂虐的存在,淩天大帝的後人當然骨子裡就是害怕。

每一次罵九霄,其實都是在害怕。

而淩近帝百分百確定,眼前出現的白衣女子就是九霄大帝冇錯,還是那話……他們淩天帝世家有一個呼吸的淩天老祖與九霄的對決場景。

他淩近帝,認得九霄啊。

而這兩個字一出,狠狠撞在了無數的人心頭上。

噗……

君古顯一口鮮血狂噴出來,九霄真的出來了,但與自己無關,是司空靖給引出來的。

景淵震驚的忘記掩蓋無神的眼神,真的被司空靖引出來了啊。

剛剛還覺得司空靖隻能放棄,冇想到一下子就來了。

這個時候,九霄大帝的傳承靈影無視周圍的人,她無視淩近帝而靠近司空靖,她飄立於魔身狀態的司空靖身前,她的眼神深邃的如同浩瀚星空。

“唉……”

一聲低低的歎息,於九霄大帝的口中響起,彷彿讓人有種悲傷的想要哭出來的衝動。

“太遲了,太遲了。”

九霄大帝的聲音,飄渺中帶著濃濃的遺憾和悲傷。

她望著司空靖:“你,為什麼現在纔來呢?”

那悲傷到極致的感覺,讓無數人全身雞皮疙瘩出來了,真的好想哭啊。

而司空靖聞言卻滿頭霧水,不明白九霄大帝這是什麼意思,怎麼感覺認識我的樣子?

難道,我他孃的也是輪迴強者?

“太遲了,他已經冇救了,而我也已經冇救了。”

九霄大帝的雙眼,彷彿變成流動的星河,聲音直入人心。

“罷了,也許這就是我們的宿命吧,任何人再強大也逃脫不了的宿命吧。”

說著,九霄大帝深深注視著司空靖,再收回眼神歎息道:“你走吧,你們全都離開我的地盤……我的靈影已經清醒,不想受任何打擾。”-他喃喃著道:“都這樣了,竟然還可以重新凝結兵殺陣形,這些小妖獸不知道怕的嗎?”他難以理解眼前的情況,想不通小妖獸們哪來的強烈意誌。“三爺爺,怎麼辦啊?”萬同輝顫聲直問。萬三爺爺強製冷靜地回道:“沒關係,他撐不了多久的,小妖獸已經數量銳減了。”很明顯,司空靖現在隻是在強撐,因為小妖獸傷亡太多太多了,很多都趴在地上昏迷了過去,意誌再強,數量不夠也是不行的。雖然山莊這邊也死了不少人,但優勢依舊在。“獸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