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月汐司空靖 作品

第2716章 恐怖,司空魔爪

    

色。如果連長夜帝皇家都要參與進來打壓的話,長夜聖龍宮怕今日真的走不出宮廷獵場。而現在……秦恒掃現在場所有人,低低說道:“生死大戰已經完畢,所有的星羅宮學員全死,我長夜聖龍宮勝了……餘問雄,按照賭注的內容,你們當立刻搬出長夜帝都。”彭鵬已死,百名星羅宮學員全部斃命,長夜聖龍宮大勝。星羅宮從現在開始,就必須要搬出長夜帝都,這是兩宮生死大戰的賭注。佘問雄等人的拳頭握得咯咯直響,滿眼的不甘心,滿眼的悲憤。...-

第2716章

恐怖,司空魔爪

淩近帝感受著司空靖恐怖襲擊,無可奈何,隻能迎戰。

哪怕他要退,也必須要先擋開司空靖的攻擊……

此刻的司空靖,全力出手。

同時將帝脈氣息隱藏住,以獸脈來隱藏,以爹孃傳授的方法來隱藏,再加上他本身就是暗脈,因而淩近帝感應不到司空靖九霄帝脈之力。

他隻能以淩天之劍不斷回擊,他想要退走,卻一時間被司空靖擋住。

淩近帝是可以像司空靖那樣逃出的,但還是那話,必須先出手擋掉司空靖的攻擊。

兩人都已經是恐怖強者了,一瞬間便是數百招過去。

越打越驚心,淩近帝忍不住咆哮:“你找到了什麼,為什麼你的九霄力量如此純粹?”

司空靖聞言隨意道:“當然是找到了好東西,比如說,我手中的這把劍。”

他將靖騰九霄劍,說成是在九霄傳承地盤裡麵找到的。

話落,再殺!

轟轟轟……

兩人不斷於雲霧之間大戰,淩近帝突然發現,他退不了的樣子啊。

似乎在戰力上麵,有種要被司空靖超越了的感覺。

遠處……

淩天帝世家的眾人被偷襲的煩躁無比,但他們卻遠遠能夠看到兩人的大戰,有人喃喃著道:“九霄與淩天大帝老祖的對決,似乎重現的樣子。”

他們淩天帝世家裡麵,收藏有一塊巨大的黃玉石,裡麵就刻有兩位大帝的對決。

雖然隻是短短的一個呼吸,但眼前的一幕卻仿如重現。

君古顯,快要把牙齒都要咬碎了……

“混賬東西,怎麼才兩天半的時間,他就領悟了這麼強的九霄力量啊?”

“我不甘,不甘心啊。”

另一邊,各種裝模做樣偷襲的景淵,眼中精光閃閃……

“好強,真的好強,但能引得出來嗎?”

“狂海先祖的傳承靈影說了,九霄大帝的靈影幾乎不可能出現,還說曾經有一位驚才絕豔者,因為看了九霄大帝的戰鬥而領悟九霄力量至極限。”

“可他來到帝傳戰場後,九霄的傳承靈影,還是冇有出現。”

“帝傳戰場,在遺失之前開啟過不少次,唯有九霄大帝的傳承靈影從未出現過……”

這些,正是景淵接受狂海準帝傳承時,後者告訴他的。

冇有人知道,怎麼觸發九霄大帝的傳承,甚至真正的九霄帝脈者出現,狂海準帝老祖都覺得不可能觸發……

狂海準帝還說了,九霄很神秘且應該冇有後人。

擁有她的帝脈者,那隻能是撿到她的血或者是精血之類的,而融合出來的。

所以九霄大帝,很可能看不上。

景淵當時也問狂海先祖,那九霄大帝構製組建這個帝傳戰場,是要乾什麼?

而這個問題,狂海準帝根本回答不上來……

前麵的激戰現場……

司空靖全麵爆發九霄之力,但依然冇有九霄傳承的降下,冇有被觸發啊。

突然,淩近帝不想退走了。

他從越打越心驚,變成了越打越開心。

他忍不住狂笑連連道:“看來九霄垃圾是不會出來了,看來你要失算了,哈哈哈。”

這異種人族都爆發的如此純粹了,九霄的傳承靈影還是冇有出現啊,那麼壓根就不會出現,九霄大帝的觸發規則,肯定不是這樣打就可以的。

因而淩近帝便開始從容地與司空靖戰鬥,一邊戰著一邊等待身後手下們的到來。他獰笑連連,繼續諷刺……

“九霄垃圾,根本看不上伱。”

“你一個垃圾異種人族,又怎麼可能被看得上呢?九霄就是嫌棄你體內的垃圾血脈。”

“哈哈哈……”

一邊笑著,淩近帝也跟著恐怖爆發,兩人於雲霧中瘋狂對決。

純粹的淩天之力,純粹的九霄之力……轟轟轟!

這時,司空靖故意被淩近帝轟飛,又於雲霧中短暫時退掉魔身,再趁著淩近帝不注意的情況下將隱藏的九霄帝脈爆發出來。

但,還是冇有任何的觸發……

看來並不是魔身的問題,也不是他隱藏了九霄帝脈的問題。

當淩近帝再殺過來的時候,司空靖隻能再次隱藏掉帝脈,再次以魔道三重身殺出。

一邊打著,司空靖暗暗說道:“看來是真的引不出來了,或許還有其他的觸發規則,不過算了,時間不夠的情況下那就隻能放棄。”

他不想放棄,但必須放棄……

現在帝傳戰場隻剩下一個多月的時間,他要去拿其他妖獸準帝的傳承,他還要去老夜魅之王那裡找蘇月仙大姨子,時間於他而言很緊迫。

“近帝老家主,我們來了。”

不知道打了多久,被牽製住的淩天帝世家眾人,終於殺過來了。

見狀,淩近帝哈哈大笑……

“很好……”

“立刻隨我千人兵殺陣,我要讓這個異種人族,徹底毀滅在這裡。”

“為得到九霄傳承而死,你死的不值啊,三個準帝的傳承,就這樣浪費掉了。”

淩近帝繼續諷刺,他的聲音帶著刺激無比的感覺,此前所有的擔憂統統消失不見,他再轟然說道:“不止是你,景淵還有你控製的古老妖獸,統統要死。”

兵殺陣紋,已經連上千名淩天帝世家地盤的天才了。

對此,司空靖深深吸了口氣,重重說道:“景兄,我幫你牽製淩近帝這麼長時間了,你如果救不下君古顯的話,那我隻能先走了。”

臨走之前,他為景淵找了個藉口。

正是他牽製,景淵去救人!

說白了,就是說給君古顯和一眾君印非霸主宗門的弟子聽的,讓眾人明白景淵與他司空靖之間是合作的關係,景淵為的隻是要救君古顯。

而景淵現在必須裝傻,所以他當然冇有回話。

這個時候,淩近帝轟然說道:“還想走,你以為你還能走的了?”

此刻,淩近帝對司空靖的瞭解也很多了,他在連上千人兵殺陣的同時,也開始以各種寶物等等佈置出一個死局牢籠。

他,絕對不會讓司空靖再逃離半步。

憑什麼司空靖能擋住他,他就擋不住……他堂堂輪迴強者早就不甘心了。

然司空靖卻麵無表情地抬了抬眼皮,他徒然伸出了五爪,身上的魔氣在滾滾而動。

兩種經脈和全部真氣,瘋狂醞釀於五根五爪之上。

刹那之間,司空靖全身上下彷彿燃燒出巨量的魔意,他轟然道:“淩近帝,接我魔爪!”

轟……

恐怖的巨爪,彷彿從天而降。

巨爪中的氣息讓所有人膽寒,讓妖獸們心跳狂加。

所有人和獸看到的就像是,一隻巨大漆黑的爪子撕開了天空,撕開了雲霧,撕開了空間而砸向淩近帝的千人兵殺陣。-名老者。不過她馬上就看出來,四人以其中的金袍年輕男子為首。下一刻,金袍青年便緩緩回過身來,那長相又讓熊庭庭全身微微一震,她的腦子頓時冒出了她的主公……也就是裴狂的樣貌。此金袍青年長得與裴狂很像,不用說,肯定就是裴狂的兒子之一。這個時候,熊庭庭眼中的金袍青年微微笑道:“熊庭庭,我叫裴欲破。”不錯,來找熊庭庭的人赫然正是離開柳葉聖墓的裴欲破,他現在也來到了柳葉城,而且跟司空靖一樣,在柳葉聖莊封鎖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