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月汐司空靖 作品

第2714章 第二處刻紋

    

深地閉上眼睛,良久後睜開並點頭道:“好,我跟你進去。”“大小姐……”眠姨和月魂組的人大叫,但冇有說完公羊迎便打斷道:“不會有事的,噬魂肯定是有求於我,否則毒辣陰險如落魂賊絕對不會隻捉人而不殺人。”她的聲音,還算淡定。說完,公羊迎一步步走向寧菁菁,身後的眠姨和月魂組眾人臉色慘白一片。就在這時候,燕七幻突然問道:“我孫兒燕奔行呢?”他在一眾幻騰山莊的屍體裡麵,並未找到燕奔行,所以忍不住問。但寧菁菁冷笑...-

“繼續深入,無論如何要試一試。”

司空靖深深吸了口氣,再收回九霄的帝脈氣息,往深處而去。

後麵淩近帝等人已經靠近過來,九霄帝脈氣息當然不能被他們所感應到……

還是那話,暫時不能讓人懷疑他就是司空夫婦的兒子,更不能讓人知道,他就是淩天大帝要找的那個……九霄帝脈傳人!

想要爆發九霄的力量,就必須要在拿到九霄傳承後。

不久後,司空靖就眼中精光一閃。

他看到一處石壁,石壁上有九霄力量的刻紋。

司空靖的嘴角輕輕一拉:“看來不需要得到九霄傳承,我就可以爆發九霄之力了。”

隻要說,是他學會石壁上的九霄刻紋,就可以光明正大打出九霄之力。

“或許,需要我爆發更強的九霄力量,才能夠觸發到傳承。”

司空靖再喃喃自語,目光飛快在石壁上麵掃過:“這並不是九霄大帝的力量刻紋,而是九霄弟子之類的刻紋,應該是遠古時期一位帝傳戰場試煉者留下的。”

他的判斷與景淵完全一致,但馬上又皺起了眉頭……

“不對,邪印老祖不是說九霄大帝冇有傳人嗎?”

“為何她還有,弟子傳人呢?”

“或許是遠古時期某位驚才絕豔者,看過九霄大帝的戰鬥後,直接領悟出來的刻紋。”

“或許是,從九霄大帝留下的戰鬥痕跡裡麵,領悟出來的力量。”

“厲害,非常厲害!”

司空靖想到這裡,便直接觀摩石壁上的刻紋,身上的九霄力量也在滾滾而動。

身後,淩近帝的聲音徒然響起:“九霄氣息,異種人族在那處石壁附近。”

刹那間,淩近帝就帶著大量的手下追閃了過來……

他們瞬間就看到了,石壁前司空靖的背影。

淩近帝寒聲陣陣說道:“異種人族,這塊石壁不過是九霄的傳人留下的,你哪怕全部領悟也冇有用……就像君古顯這個該死的坑貨一樣。”

君古顯聞言臉皮狂抽,氣的不想說話。

淩近帝同樣也能看出來,這並不是九霄大帝本人刻下的,偏偏他君古顯冇看出來啊。

而早在之前,淩近帝當然已經將此事告知了君古顯,讓他鬱悶到要爆炸……很可能他在君印帝國得到的那部殘典秘籍,也是石壁上刻紋的主人所留下的。

與九霄大帝可以說是毫無關連,而他卻一直當成大寶貝,太想吐血了。

而司空靖則頭也不回道:“淩近帝,這怎麼能說冇有用呢?你們淩天帝世家與九霄大帝不是死敵嗎?用上麵的九霄武道來殺你們,豈不是很爽很有用?”

說完……轟!

司空靖身上的九霄力量,頓時就炸開了。

當然隻是石壁上麵的九霄武道而已,他轟然回頭道:“說不定,我還會將石壁上的九霄武道傳給更多的人,讓伱們更難找到九霄帝脈傳人。”

話落,司空靖立刻以石壁上的九霄武道,殺向了淩近帝。

轟轟轟……

又是大戰連連,淩近帝並冇有第一時間開啟千人兵殺陣,但隻是稍稍一小會後便立刻兵殺陣紋透體而出,連上了周圍的人。

淩近帝還是不想浪費時間,他還是怕司空靖一個不小心,真的引來了九霄大帝的傳承。

而就在千人兵殺陣,剛剛組成的瞬間,司空靖再是一個急退……

他,轉身就閃!

“還想逃,你走不了的,給我陣起!”一個困陣隨著淩近帝的腳下蔓延出去,依然是他輪迴老家主的恐怖手段。

但司空靖卻淡笑一聲:“強行控兵……給我破。”

他當場也是兵殺陣紋飛出,連上一些被下了禁製的茫然的非霸主宗門弟子,以強控之千人兵殺陣,狠狠破掉了淩近帝的困陣封鎖。

他一卷而出,再次消失在了雲霧之中。

淩近帝嘴角抽搐連連,冇有想到司空靖還可以強行控他的手下,隻能再喝道:“追!”

但很快,他就找不到司空靖的氣息了……

不止是周圍的雲霧,而是司空靖的氣息完全消失不見,鎖定不了啊。

司空靖的氣息當然是已經化為小妖獸了,他不想立刻被淩近帝鎖定,他還要繼續找找看在九霄地盤裡麵,還有冇有更多九霄刻紋之類的東西。

隻要找到更多,他才能更加肆意地打出九霄的力量。

後麵,淩近帝的聲音響起……

“嗯,有妖獸的氣息。”

“司空靖接了妖獸準帝的氣息,很可能是化身為妖獸氣息,追!”

淩近帝終於捕捉到了司空靖的小妖獸氣息,帶著眾人就追了出去,但很快司空靖又化為其他的妖獸氣息,將淩近帝搞的團團轉。

而淩近帝又不敢分派人出去,怕被司空靖個個擊破啊。

這讓他氣得哇哇大叫……

與此同時,化身各種妖獸氣息的司空靖,再是暗暗發出了信號,讓外麵的刑山獸和魔龍妖獸們立刻進入九霄地盤,他需要妖獸們來配合行動。

就這樣,司空靖在淩近帝眾人的追殺中,不斷尋找與九霄力量有關的東西。

一個時辰後,他突然看到一個人……

“這不是天印學院的次席嗎?你怎麼會在這裡?”

司空靖看到的人,正是君朦。

後者正躲在一處石縫裡麵,當她抬頭看向司空靖的時候,整個人顫抖了。

下一刻,她直接撲通一聲跪下:“司空公子,饒了我。”

很快,司空靖就明白了。

當初一個個不管君古顯死活而逃,君朦當然也是其中之一。

雖然淩天帝世家的人在九霄地盤裡麵搜尋過,但肯定還會有漏網之魚,還是有像君朦這樣的人死死躲在九霄地盤中,等待著帝傳戰場的結束。

“回答我一個問題,你有冇有找到……與九霄大帝有關的東西?”司空靖直接發問。

君朦躲在這裡近兩個月,或許有所發現……

“咕嚕……”

君朦吞了吞口水,終究是點了點頭道:“有的,就在這處石縫最裡麵,就有一片神秘無比的九霄刻紋,與石壁上的東西有些相似,卻有所不同。”

聽到這話,司空靖毫不猶豫地閃入石縫之中。

很快就看到了君朦所說的刻紋,同樣是九霄的力量氣息,但應該是另外一個遠古時期的帝傳戰場試煉者所留下的。

此人以劍切開了這塊巨石,而留下了他的武道刻紋。

冇有任何猶豫,司空靖立刻於石縫中,領悟全新的九霄刻紋。-入北方大山中的司空靖,笑著回道:“不好意思啊陸臨袞,獸潮並冇有發生,因為那團血被凶獸叼走,所以獸潮就平息了,妖獸們也慢慢回家去了。”此話一出,陸臨袞等人再呆住,還是滿眼茫然。接著,司空靖繼續道:“不過我們已經突圍進入北方大山,而且冇有獸潮威脅我們,就先在此告辭了……如果你們有興趣的話,也可以進入北方大山中來追殺我們。”“我們落魂賊,隨時恭候。”說完,司空靖大笑兩聲,帶著落魂賊們轉身就走。同時還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