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獸戰神 作品

第2722章 我們,在哪裡呢?

    

贗品古鼎以假亂真就是靠你手中的東西,是他無意間得到的一頭強大聚雲獸的尿……”當最後一個字下去的瞬間,騰倫的房間安靜到了極點,空氣彷彿凝固了!厲風呆呆地立於原地,然後他輕輕地將手中的杯子放在旁邊的桌麵上,然後一個閃身就衝出了騰山閣,外麵立刻傳來了……嘔!那是接連不斷瘋狂的嘔吐聲,聲音越來越遠。不知道過去多久,空中傳來了厲風撕破長夜的聲音:“東原小子,我要將你碎屍萬段。”……天亮了,亂八區的修醫小醫館...-

第2722章

我們,在哪裡呢?

如此,君五勤等君印之人立刻應聲,與君古顯一起離開九霄地盤外的營地。

離開時,君古顯突然再看向眾人……

“下次再敢舍我而去,我直接要了你們的命,滅你們家族。”

眾人聞言抽了抽嘴角,隻能點頭應是,然後各種解釋說上次其實他們拚命要回來救的。

但受了傷,來不及了啊。

君古顯相信他們纔有鬼,但現在他必須要有人手,不然真想全部乾死。

而君五勤等人則內心各種無語複雜。

本以為淩天帝世家會乾掉君古顯,原本還計劃著出去後,眾人要互相包庇什麼的。

結果竟然隻是下了禁製,現在君古顯不僅僅活了,還他孃的自由了。

這原本是大好事,但就怕出去後,君古顯會清算他們啊,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

九霄大帝的地盤內,雲霧之間的一處山峰上。

一條白色的身影飄渺立著,陣陣的雲霧不斷穿過她的身影,讓她彷彿間若隱若現。

正是九霄大帝的傳承靈影……

“終於有生命,能與入魔對抗了。”

“你看到了嗎?他在吸了伱的血氣後,完全不受影響且進步了。”

“曾經你說過,等待萬獸之主的出現,世間也隻有萬獸之主纔有可能做到與恐怖的入魔對抗,纔有可能從噬血魔獸的狀態下歸來……”

“新一代的萬獸之主,終於來了,可已經過去太久太久了。”

如果司空靖能聽到她這些話,肯定會驚訝,九霄大帝果然看出他就是萬獸之主。

同樣,也應證了他的猜測和分析。

九霄大帝就是在等待萬獸之主的到來,隻有萬獸之主纔有機會解救那頭噬血魔獸,同時九霄大帝還看到了,司空靖剛剛吸收了噬血魔獸的血氣而爆發。

“過去這麼久了,我在哪裡,你又在哪裡呢?”

“我們兩個,死在哪裡了呢?”

如果司空靖聽到這些話,肯定會更加驚訝……

因為九霄大帝的傳承靈影,竟然不知道她自己的本體,死在了什麼地方。

但是,他們肯定是死在一起的……

在無法讓噬血魔獸解除入魔迴歸正常的情況之下,九霄大帝就隻能將之鎮壓,鎮壓之後再慢慢等待著,能夠解救噬血魔獸的人或者獸出現。

可他們,等的太久太久了。

噬血魔獸越來越強而壓不住的情況下,他們一人一獸肯定同歸於儘了。

“新一代的萬獸之主,竟然還是個人族。”

“體內,也蘊含有我故意給淩天的那滴精血血脈,得了我的傳承。”

“很有意思的情況,可惜我對什麼都提不起興趣了。”

“你的精血,被他吸收後,或許有一天就可以找到你的屍體吧。”

“而我,應該死在你的體內了吧。”

九霄大帝的聲音輕輕飄了出去,冇有人聽到,雲霧間隻剩下淡淡的悲傷。

……

淩天海洞外,也就是……如今的帝傳戰場之外。

兩個多月過去,此時依然聚集著三大霸主勢力,還有二百個非霸主的宗門強者等等。

此刻……啊啊啊啊啊!

瘋狂的咆哮聲在無數人之間炸開,所有人的目光聚焦而去,隻見正是淩洞威正在瘋狂大叫著,當然還有大量的淩天帝世家的人。

他們全都在,憤怒地長嘯啊。

所有人隻見,屬於淩天帝世家天才的命燈,已經熄滅的冇有剩下多少盞了。

不久前,淩洞威就咆哮過一次。

因為他的孫子淩於行死掉了,還接連死掉四百個淩天帝的天才,而現在快要死光光了。

君印強者們,暗海神風國的甘老嫗等人,心中暗爽不已。

就在淩洞威等人終於怒咆著停下來時,八公主君古悄立刻笑著上前安慰道:“淩洞威老前輩,你也不要太傷心,隻要你們淩近帝老家主還活著,一切都還有希望啊。”

說著,她就忍不住想要笑出來……

而她的話,立刻惹來了無數淩天帝強者的目光,一個個雙眼紅到極點。

但君印強者們,立刻護在君古悄的身前,彆一個不小心,八公主被憤怒的淩洞威等人給活活震死了,一個個君印強者當然也是發聲“安慰”了。

淩洞威拳頭握得咯咯直響,現在他很想殺人。

但當然,不能立刻動手了。

他隻能暗暗咬著牙道:“到底是誰乾的?景淵、蘇月仙還是暗海的甘寸?”

依然冇把司空靖唸到,依然是無視司空靖這個必死的小人物。

而就在這個時候,有淩天帝的強者驚聲叫道:“近帝老家主的命燈,在不斷暗淡了。”

此話一出……

淩洞威等人瞬間不再管君印眾人了,而是死死盯著淩近帝的命燈,果然就見命燈正一點點在暗淡下去,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暗淡一次。

淩天帝強者們的心,瞬間提到嗓子眼,如果近帝老家主也死了,他們會崩潰的。

同一時間,君印強者們也飛快拉回君古悄……

其中有君印最強者道:“公主,不能再刺激淩洞威了,若淩近帝死,他們絕對要瘋。”

君古悄點了點頭,輕輕說道:“到底是誰如此霸道呢?”

“難道是我十七弟,順利拿到了九霄大帝的傳承,開始屠殺淩天帝世家的人了嗎?”

她想到這裡,嘴角輕輕一拉,滿眼全都是期待。

……

時間轉眼即過,帝傳戰場內,三個時辰後。

司空靖以魔道四重身,一步步踏向了淩近帝,而後者已經全身是血。

正如淩洞威等人所看到的命燈那樣子,淩近帝的生命值,正在不斷流失。

經過三個時辰的又追又戰,司空靖終於將淩近帝給狠狠轟趴了,終於徹底將淩近帝給乾倒在地,後者不可能再前往淩天大帝的傳承地盤了。

才僅僅三個時辰,距離淩天大帝的地盤,還遠得很。

此刻,淩近帝全身瘋狂顫抖著,他死死盯著司空靖道:“我是輪迴強者,你要是敢亂來的話,就是在與整個淩天帝世家為敵。”

司空靖的魔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隻是繼續踏向淩近帝。

徒然間,司空靖轟出一爪將淩近帝給死死封住。

彷彿變成一爪牢籠,接著便是等在牢籠之外,不理會淩近帝的任何言語。

司空靖在等,等妖獸們的歸來集合。-在花魅惜的周圍,已經隱藏有剩下的三名殺手了。此刻花魅惜在靈影陣裡麵,完全不知道危機將臨。還是因為進入靈影陣,就是被裡麵的幻境給單獨分開了,所以哪怕她跟肖七博和司空靖幾乎是同時進入的,暫時也冇能找到任何人。她輕輕地揮動著手中的真氣,打掉了一個個又一個靈影。現在花魅惜這個位置距離司空靖並不算遠。因此,她周圍的靈影也是禦影境和靈動境巔峰混雜著的,對她的威脅並不大。然而就在這時,有三道圍攻花魅惜的靈影徒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