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獸戰神 作品

第2721章 強勢碾壓,換我追擊

    

夫人摘下鬥笠呢?”說著,他似笑非笑地看向狄耿……後者的臉色已經漸漸地黑了起來,他想到了司空靖剛剛說的話……會得罪人的。現在,自己怕是把姚玉樓給得罪死了,畢竟誰願意自己的夫人被逼迫,而且自己一個大男人還想看人家夫人的臉,實在是說不過去啊。哪怕自己事先不知情,但姚玉樓心中肯定有疙瘩。他暗暗後悔,剛剛答應姚府夫人借一步說話不就行了,乾嘛非要逼迫啊?“對了狄霸決,現在我夫人的身份暴露出來了,她現在可能會很...-

第2721章

強勢碾壓,換我追擊

啊啊啊啊……

慘叫聲於千人兵殺陣中不斷響起,瞬間就有數十人,死於司空靖的魔爪之下。

淩近帝不敢相信回頭……

不等他反應過來,司空靖再道:“千人兵殺陣已破,現在屠你所有。”

死了數十個,千人兵殺陣就組不出來,被當場破掉了。

而現在,後麵有景淵和妖獸們的牽製,淩近帝無法立刻補充人員來重組兵殺陣,所以魔道四重身的司空靖將有如蛟龍入海,開始狂殺。

“殺……”

司空靖一個殺字炸出,整個人如人形凶獸般撕入千人陣中,一瞬間再奪去數十人性命。

見狀,淩近帝咆哮連連道:“殺了你!”

他轉身撲向司空靖,恐怖的劍流,狂壓而下。

但司空靖抬起頭來,淡淡回道:“現在,你已經不是我的對手了……碎!”

依然是一爪撕出,淩近帝的劍流被司空靖的一爪撕成碎片,整個人狠狠倒飛出去。

他難以置信地盯著司空靖,他整個人瘋狂顫抖了。

不是對手,現在就不是他的對手了。

因為司空靖吞了九霄大帝的精血,在逃亡中進步且異種血脈大爆發,所以被壓製了啊。

“該死,該死的。”

淩近帝瘋狂了,這麼一下子就被這個異種人族給超越了。

他,不甘心啊!

而司空靖冇有理他,而是繼續殺,同時對著身後緩緩說道:“妖獸們,全力開殺。”

如今已經是絕對優勢的局麵了,妖獸們不會有危險,所以開乾!

吼吼吼……

原本隻是打一炮就跑的妖獸們,從密林中衝殺出來,撞入追殺的人群之中。

緊接著,司空靖再道:“所有被鎖了禁製的人,在伱們禁製解開瞬間,立刻反殺淩天帝世家的人,否則我便當你們是淩天帝世家的狗,一併殺之。”

他的聲音帶著滾滾魔意,霸道且冷酷。

讓身後的眾人全身巨震,心頭的恐懼不斷蔓延……

“景淵大人,我的禁製已經解了,我是君印帝國的人啊。”

這時候,立刻就有聲音迴應……

因為司空靖正狂殺著淩天帝世家的天才,而隻要下禁製的人死掉了,被下禁製的人自然就解開束縛了,自然就可以反攻淩天帝世家。

並不是所有人,都由一個淩天帝天才下的禁製。

所以現在,有的人解開了禁製,有的人則還未解開。

冇有解開的怕直接被淩天帝世家的人弄死,所以他們還是跟著妖獸們在打,隻是出工不出力,但隻要禁製一解,他們立刻就聽司空靖的話,反殺而出!

禁製一解,他們立刻加入景淵的戰團,殺向淩天帝世家地盤上的非霸主宗門弟子。

一下子,司空靖後麵的戰鬥,就亂成一鍋粥。

再慢慢地……

隨著司空靖越殺越多,解開禁製的人越來越多,淩天帝世家地盤上的非霸主宗門,開始被包圍了,再加上景淵的存在……

淩天帝世家的人,基本上宣告完蛋。

“啊啊啊啊啊……”

“異種人族,我要弄死你。”

淩近帝瘋狂出手,但他已經不是司空靖的對手而連連被轟退,最後眼看大勢已去,他麵目扭曲而咆哮:“異種人族,我不會放過你的,你給我等著。”

說完,他直接拋棄所有,轉身就跑。

他的方向,當然就是淩天大帝的地盤方向,他要去跟淩天大帝要大傳承啊。

司空靖徒然停住屠殺,對著淩近帝道:“想跑,現在是我追殺你了。”

雙翼一震……

司空靖的速度抬高很多,直接追向淩近帝。

兩人都冇有切開空間……

當然是怕互相打出空間亂流了,司空靖或許不太怕會死於空間亂流中,但空間亂流會影響他的速度,很可能一下子就被淩近帝給跑掉了。

隨著司空靖的離去……

剩下冇有被殺的部分淩天帝天才,一個個恐懼到要爆炸,他們看了看前麵追殺出去的司空靖又看了看身後的戰鬥……

淩洞威的孫女滿身鮮血,大聲叫道:“分開……逃啊!”

後麵還有景淵,他們不敢回去。

一下子,他們就瘋狂逃竄了出去,直接四散而逃的。

這時,追殺淩近帝的司空靖聲音轟然傳來:“妖獸們,分開追殺淩天帝世家的天才。”

一頭頭妖獸聞言,立刻行動,四散追擊……

景淵則眼中精光閃閃,他低低吼道:“不知道殿下的禁製解開冇有,我要去殺掉全部。”

他,同樣追殺出去,以要解開君古顯的禁製爲藉口。

正是景淵不知道給君古顯下禁製的是哪個人,隻有將全部淩天帝世家的天才,斬殺個乾乾淨淨後,才能保證君古顯身上的禁製真正解開。

就這樣,一場亂戰又四散開去了。

……

原本的營地上,君古顯當然冇有追殺出去,君五勤等人一幅忠心模樣地護在他的身邊。

這時,一名君印神子天才閃身而來。

他發聲報告:“殿下,司空靖那混賬東西吞了九霄大帝的精血,又變強了。”

此人正是被派著追上去觀察情況的,現在是報告他所看到的情況,正是司空靖屠殺了淩天帝世家的天才,又追殺著淩近帝而去。

各種妖獸,也追殺而出……

“景淵也追殺出去,他說要殺更多淩天帝的天才,來保證您身上的禁製能解開。”

隨著報告者的話,眾人齊齊看向君古顯,意思是:你禁製解開了冇有?

君古顯的嘴角狂抽不止,深吸口氣:“我的禁製,已經解開了。”

一開始是淩於行給他下了禁製,淩於行死了就解開了,後來又換成其他人再下一次。

正好,剛剛就解開了。

證明給君古顯下禁製的淩天帝天才,被司空靖乾掉了。

“既然解開,那是不是將景淵叫回來?”君五勤連忙問道。

有景淵在身邊,他們才感覺安全啊。

但君古顯的臉色卻陰沉沉的,聽到“景淵”兩字心頭就是煩躁的很,他孃的這個傻貨差點害死自己了,他此前不管自己的死活,不聽命令啊。

而且隱隱之間,君古顯覺得景淵越來越古怪了。

最終搖頭,君古顯重重說道:“不要管他,現在我們去邪印老祖的地盤。”

話落,他眼中精光強烈到極點……

九霄大帝是完全冇有希望了,但邪印老祖有啊,他不相信邪印老祖會將精血等等全部送給司空靖,哪怕全給了也可以給武道傳承,當然要去。

至於景淵……

這貨天賦太恐怖,萬一邪印老祖也看上他怎麼辦?

絕對不行,不能讓景淵分掉該屬於自己的東西,當然不能帶上景淵了。-一角乾元兵殺圖兩天的話,應該就不會違背蒼古聖峰的規矩了吧?”這句話,頓時讓鐵兵魂和蒼臨等人臉色钜變……不等眾人回答,裴欲爭再道:“對了,本少隻是我父親的其中一個不起眼的兒子,入贅蒼古聖峰也不是不行,這個要求,不知會不會違背規矩呢?”聲音落下後,裴欲爭便大步走出了主殿,不給鐵兵魂回答的機會。鐵緹兒臉色鐵青,回頭看了爺爺鐵兵魂一眼後,還是追了上去。主殿內靜如落針可聞,而後蒼臨低低地開口道:“我們最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