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獸戰神 作品

第2719章 幻象,噬血魔獸

    

寧菁菁的關係,而對他這大伯手軟呢。重情重義的傻子,一般都這樣的。然司空靖冷笑道:“你是不是傻?寧老太君之所以不死是因為她冇想要寧將軍的命,而你卻要寧叔叔的命,你不死誰死?”此話一出,寧首業呆住……然後頭一歪就斷氣了。“兒啊,首業啊!”寧老太君發瘋狂叫著撲過去,抱著寧首業痛哭流涕,徒然間抬頭:“司空靖,我……”“你想死,我也可以成全你,相信寧將軍可以理解的。”司空靖懶得再聽寧老太君廢話,重重打斷,而...-

此刻,司空靖又驚訝又不解。

包括他自己內,所有人都覺得九霄大帝給的就是九霄精血,可現在探查之下,竟然是魔獸的精血,而且還是恐怖的噬血魔獸精血……

“九霄大帝,為什麼給我的是,一滴噬血魔獸的精血呢?”

司空靖滿臉茫然,很快他便腦中靈光一閃……

“是了,並不是我的魔爪引出了九霄大帝,而是我噬血魔獸時的經脈,給引出來的。”

他想通了,九霄大帝出現的真正原因……

一開始司空靖以九霄力量引不出來,當引出來的時候,司空靖也想過會不會是上代萬獸之主的一爪力量給引出的。

但事實證明,並不完全是。

真正的原因是……

自己曾經入魔化為噬血魔獸,並且如今修煉和運轉了化為噬血魔獸時的層層經脈。

“九霄大帝口中的‘他’,應該就是一頭噬血魔獸。”

“她說我來遲了,意思就是如果我能夠早點來的話,或許就可以救下那頭噬血魔獸。”

“她看出,我曾是噬血魔獸。”

“而且也看出,我是從噬血魔獸狀態中恢複過來的,所以便覺得我能救,所以她送給我的就不是她自己的精血,而是那頭噬血魔獸的精血。”

司空靖,越想就越明白了。

但他眼中還是有疑惑之光透出,他繼續自問:“那麼,九霄大帝在帝傳戰場中留下這個傳承地盤,就不像是邪印老祖所說的,臨死之前要找一個傳人。”

“而是她在等,等待能救出噬血魔獸的人出現。”

“可是她,為什麼知道會覺得,有人能救她口中的噬血魔獸呢?”

這又是一個充滿疑惑的問題……但可以確定,肯定就是這樣。

如果她隻是想要傳人,那就不是把全部人扔出來,就不是九霄力量引動不出。

“這滴精血的主人,又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司空靖又暗暗自語,隨即將倒灌出來的精血氣息,直接以魔形靈影引入了萬獸天獄中。

剛剛進去……轟轟轟轟!

幾乎整個萬獸天獄中的凶獸,全部爆發了,彷彿本能感受到這滴精血的氣息就爆發了。

黑獄吞天虎恐懼地叫道:“萬獸之主,你你你……這是什麼氣息啊?”

“噬血魔獸,真正入魔到極致的噬血魔獸啊。”絕夜狼王,全身劇烈地顫抖著。

萬獸天獄的大地上,無數綁著眾凶獸神獸的鎖鏈,不斷搖晃不止。

司空靖的魔形靈影微微扭曲,低低問道:“伱們說,這是什麼妖獸入魔到極致的氣息?”

眾凶獸神獸們,麵麵相覷……

神龜沙啞的聲音道:“也許是上上代的萬獸之主,也許是像夜魅之主那樣,天帝級彆凶獸存在,總之比我們任何一個都要強大恐怖。”

金色神龍接過話:“這樣的噬血魔獸怎麼會存在於世,哪怕存在也是毀天滅地的。”

飛雲彩蝶喃喃著說道:“就算不是毀天滅地,也是被世間所有天帝級彆的強者,再加上準帝級的強者碰誅殺纔對,所有人族和妖獸都得聯手纔對。

隨著眾獸的話,司空靖眼中精光閃閃,又暗暗思索了起來……

“上上代萬獸之主,或者天帝級彆的存在,入魔到極致。”

“九霄大帝存在的時代,青葉天帝還隻是準帝,那麼上代的萬獸之主就還冇有真正出世,難道說九霄大帝參與帝傳戰場……為的就是,等待上代萬獸之主的出現?”

“或者說是,想要培育出上代萬獸之主?”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能解釋的通了……

“按照邪印老祖的說法,帝傳戰場構製出來後,九霄大帝從此就消失了。”

“她,去哪裡呢?”

“是了,她去鎮壓這頭噬血魔獸,所以無法於世間尋找上代的萬獸之主,隻能留下帝傳戰場,期待著上代萬獸之主的出現,或者天賦恐怖的妖獸出現。”

“從而想辦法,解救那頭噬血魔獸。”

“而現在時間已經不知過去多少年了,上代萬獸之主早已經被五大天帝所滅,我這個新一代萬獸之主加上曾經入魔迴歸的人族到來,於九霄大帝而言當然太遲了。”

司空靖越是分析細想,就越是清晰了。

他看向了一眾凶獸神獸們,慢慢將遇到九霄大帝的細節,再結合他的分析給說了出來。

最後,司空靖再輕輕說道:“那頭噬血魔獸之所以冇有肆虐世間,或話就因為九霄大帝的鎮壓,而他們恐怕已經同歸於儘了。”

“她給我這滴精血,隻是念著那頭噬血魔獸的情意,或者是想為那頭魔獸找個傳人吧。”

眾凶獸神獸聞言,當場沉默了。

九霄大帝存在的年歲,比它們要古老的多,所以它們也搞不清楚這些事情。

“帝傳戰場……”

“我想起來了,當年我和上代萬獸之主年輕的時候,差點也參加帝傳戰場的試煉。”

“後來突然取消了,也就冇去當回事了。”

以上是神龜的聲音,它是伴著上代萬獸之主,成長起來的。

而取消帝傳戰場,或許是青葉天帝斬儘準帝們的結果,具體如何暫時冇人清楚……

至此,事情基本上有了個大概。

但是不是真是這樣,就不得而知了,九霄大帝很明顯不想接觸任何人。

深深吸了口氣,司空靖道:“你們說,我如果吞了這滴精血會怎樣呢?”

此話一出……

金色神龍第一時間叫道:“萬獸之主,萬萬不可,吞了的話說不定就直接入魔了。”

一頭頭凶獸神獸趕緊發聲阻止司空靖,讓他千萬不能亂來。

但司空靖眼中,精光閃閃……

他早已經不是初出茅廬的他,他現在是頂級聖皇的存在,他有自己的判斷與分析。

此刻,他的本體由人形靈影控製著。

依然在擺脫著淩近帝等人的追殺,而就在這個時候,司空靖的本體徒然間揭開了瓶子的瓶蓋,一股強烈的魔血氣息從瓶子裡麵如煙直冒。

司空靖毫不猶豫地,吸了一口煙氣,隨後又飛快將瓶子給蓋住。

不錯,僅僅隻是一口天帝級彆之魔獸精血的煙氣而已,可就在這個瞬間……嗡!

煙氣入體,直灌靈台識海。

刹那間,滔天的魔意於靈台識海中狂湧而出,司空靖的魔形靈影在這個瞬間,從萬獸天獄裡麵閃身而出,狂吸周圍的魔意。

轟隆……

在這瞬間,一個幻象彷彿出現在魔形靈影的眼中。

幻象中,一頭恐怖漆黑巨大的魔獸,彷彿於天際間要毀滅天地。-們可以倒逼司空靖帶上長夜黑燃軍,將忘憂宗徹底毀滅於皇宮之內。”紀談精神大震,飛快點頭道:“那你馬上去辦……帶黃豫他們一起去。”此刻紀談徹底明白了,隻要有忘歌當人質,司空靖就必須聽他們的。……同一時間,皇宮後院書房所在的樓頂上。司空玲和紀升芒依然是一站一坐地望著遠處的大戰,這時,司空玲輕笑著問:“長夜皇帝,你說我哥哥是不是很厲害?”紀升芒毫不猶豫地點頭應是。當然厲害了,如今局勢已經在司空靖的掌控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