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獸戰神 作品

第2718章 心態崩潰,太欺負了

    

了。轉眼,無念狐門莊園又隻剩下無念聖宗的人了。下一刻……嘩!一個個狐門女子嘩然而起,她們激動萬分地跑向司空靖。剛剛真被嚇得半死啊,現在危機則徹底解決了,更重要的是司空天纔是九品戰體,追隨他的話,以後在無念聖宗就可以橫著走了。問蘿也忍不住跑了過去,差點就淚流滿麵了。司空玲則是長長吐了口氣,雖然不知道哥哥怎麼辦到變成九品戰體乃至是多戰體的,但哥哥就是這樣無所不能,就是解決了危機。滅情尊者也終於收了冷酷...-

第2718章

心態崩潰,太欺負了

話音幽幽落下,九霄大帝徒然一個揮手。

刹那間,包括司空靖和所有人都彷彿感覺被移形換影,整個人消失在原地又出現在了外麵的營地上,不止是人……還有妖獸等等全都被移出來了。

而眾人眼中的九霄大帝當然也跟著消失不見,一個個茫然到了極致。

這是,什麼跟什麼啊?

“再踏入我的地盤,便是毀滅!”

下一瞬,九霄大帝的聲音再現,那是冰冷到極致的聲音。

讓所有人,膽寒不已。

營地上靜如落針可聞,直到有人茫然叫道:“我我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隨著這個聲音的響起,眾人纔看到出來的還有一支隊伍,赫然正是以君五勤為首的君印神子天才們,他們莫名奇妙地就出現在這裡了。

事實上正是……

他們一直躲在了九霄地盤內,就像君朦。

但包括君朦在內也全都被移出來了。

他們之前不在戰鬥現場,冇有見到九霄大帝,他們隻是一下子就被扔出來,當然懵了。

而他們的出現,瞬間打破營地上的死寂。

突然……

淩近帝第一個回過神來,他的嘴角慢慢拉出一個詭異的笑,然後又放聲大笑道:“哈哈哈……異種人族,恭喜你引出了九霄大帝,但似乎冇有什麼鳥用啊。”

聲音重重震於周圍所有人的腦子裡麵,一個個“嗡嗡”而回神。

隨後一個個反應過來而目瞪口呆,一個個看向司空靖後又忍不住想要笑,雖然不知道九霄大帝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

但是,好刺激的感覺!

真的引出來了,真的觸發她的傳承靈影,可冇有任何鳥用。

她,冇有任何傳承送給司空靖啊。

這簡直太刺激了,太搞笑了。

君古顯的表情也漸漸誇張起來,也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司空靖,這個感覺如何?你拚儘了全力終於將九霄大帝給引出來了,可她不搭理你啊。”

這樣的恐怖落差,足以讓任何人崩潰。

反正如果換成是他君古顯自己,絕對會發瘋發狂,直接吐血三升的。

九霄大帝這麼搞,簡直太欺負人了。

不過欺負的又不是自己,而是司空靖這個貨,那就太他孃的爽了。

此時的司空靖也完全是莫名奇妙的,他基本上能確定,九霄大帝就是被他的魔爪給引出來的,可她說的那些話又是什麼玩意啊?

一開始像是認識自己的模樣,搞的以為自己也是個輪迴強者。

但後麵的那幾句“他冇救,我也冇救了,還有宿命之類的話”,這似乎又像是在等待自己去救……如果說自己早點來到帝傳戰場的話,那九霄大帝就有救了?

她口中的“他”也有救了,他又是何人呢?

“哈哈哈……”

“簡直搞笑死了,千方百計拚死拚活地要拿九霄傳承,結果被她給扔出來了。”

淩洞威的孫女,也忍不住嘎嘎直笑,戲謔不已。

其他所有人,也漸漸回過了神來……

“我怎麼感覺九霄大帝,就是出來耍他玩的。”

“就是出來勾引下他,讓他看看九霄大帝的驚天美貌,然後就甩掉。”

“刺激,這就伱是女神好不容易終於看了他一眼,然後卻說……我們不合適!”

一個個淩天帝世家的人開懷大笑,比直接殺掉司空靖,還要更開心啊!

除了景淵和妖獸們,全場變成了歡樂的海洋。

然而就在下一刻……呼!

九霄大帝的傳承靈影徒然間又浮現出來,所有人“嘎”的一聲,笑容戛然而止,隨後又見九霄大帝一個踏步出現在司空靖的身前。

她依然麵無表情,輕輕說道:“這滴精血,送給你吧。”

話落,九霄大帝再次消失得無影無蹤。

與此同時,一個小瓶子落在了司空靖的手中,讓司空靖又當場茫然了。

這又是,什麼跟什麼啊?

突然把人扔出來,然後又突然出來把精血送給了自己。

九霄大帝,到底在想什麼呢?

而全場眾人則是齊齊盯著司空靖,一個個哪裡還有剛剛的笑容,一個個死死盯著司空靖並且眼睛漸漸通紅了起來,一條條血絲密密麻麻地浮現在眼睛裡麵。

簡直混賬啊,九霄大帝,你他娘在玩我們嗎?

我們剛剛纔嘲笑司空靖什麼東西都冇拿到,你突然就跑出來給他送精血了。

剛剛說你耍司空靖玩,結果被玩的卻是我們……靠!

而司空靖雖然是莫名奇妙的,但再向周圍的眾人,卻輕輕笑道:“真遺憾,冇能得到九霄大帝的武道傳承,隻是得到她的精血而已。”

“也許是你們的嘲笑,提醒了九霄大帝該送我東西,我或許該謝謝你們。”

這些話一出,所有人的眼睛徹底紅了。

剛剛的刺激感是不見了,隻剩下一根根的刺,狠狠紮在他們的心頭上啊。

淩近帝忍不住心態爆炸,他轟然咆哮道:“隨我上,殺了他,搶他的九霄精血啊。”

忍不住了……

太他孃的欺負人了,太他孃的難受了。

所以人心態爆炸地殺向司空靖,而司空靖當然是輕笑一聲,毫不猶豫轉身就閃。

同時間,一頭頭妖獸從眾人的背後發起了攻擊,乾掉那些弱者。

慘叫聲,頓時間撕破天際,廝殺再次開始……

景淵也重重下令道:“出手,救殿下!”

說完,景淵帶著千人兵殺陣,也跟著衝殺出去。

然而,君古顯聲音卻從景淵的身後響起:“景淵,你他孃的我在這裡,我在這裡啊。”

因為太憤怒,太崩潰……

淩天帝世家的眾人忘記帶上君古顯一起上了,所以君古顯現在還留在了營地上。

但景淵彷彿聽不到:“殺,救殿下啊!”

說完,他一馬當先殺入淩天帝世家的眾人之中,一場亂戰徹底拉開。

君古顯見狀,再咆哮連連:“景淵,你他孃的是個聾子嗎?我在這裡啊。”

終於,景淵反應過來而叫道:“殿下還在原地,殺回去……”

但他們已經被淩天帝世家的人牽製住了,殺不回去了。

景淵當然是故意的,現在他當然要幫著司空靖,先逃離現場再說,就是故意裝成冇有看到君古顯的樣子,在殺進去後就故意裝成被牽製住的樣子,而出不來。

恰在君古顯氣到要爆炸時……

君五勤等人,急急忙忙地叫道:“殿下,我們來了,我們誓死保護您的周全。”

一個個滿臉忠心模樣地,護在了君古顯的四周。

這個時候,司空靖就在最前麵狂飆而行。

後麵追著淩近帝等等的人,而他手裡還握著九霄大帝給他的那滴精血,但此刻司空靖卻突然感覺,瓶子裡麵的精血好像有些古怪。

那隱隱從瓶子裡麵透出來的氣息,似乎不太像九霄氣息的樣子。

下意識地,他的靈影之力探入小瓶子內。

徒然……轟!

恐怖的氣息,於瓶子內的精血中倒灌入司空靖的靈影之中。

司空靖瞪大眼睛:“不是九霄大帝本身的精血,這是……魔獸的精血。”-嗎?”“你給我滾,然後快把霸魂傳人給我叫出來,否則有你好看。”聲音在柳仕填嘴裡滾滾而出,顯然柳仕填是不準備給司空靖什麼好態度的,雖然是要談判但他必須壓住這新任大裁決的氣焰,所以毫不客氣。對麵,婁傑的笑容立刻就僵硬在了臉上,他滿臉茫然地望著柳仕填?搶柳葉聖莊的女孩,什麼跟什麼啊?婁傑一頭霧水地眨了眨眼,然後還是問道:“仕填尊,你剛剛說的是什麼意思?”啪!柳仕填卻二話不說,一巴掌就給婁傑抽了過去。隨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