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靖蘇月汐 作品

第2715章 引出,爆發,再戰

    

方,隻要激怒了司空靖,他就會失去冷靜,出現破綻。而妻子,正是司空靖的逆鱗。果然不出白長悟的所料,在話音落下瞬間,司空靖全身真氣出現了異樣的波動。“哈哈,庭悅,殺了他!”見狀,白長悟得意地發出大笑。計庭悅此刻心中同樣震驚無比,交手這麼多招後她徹底明白司空靖不是冇有腦子,而是真有狂的資本,如果正常打下去,她會輸的。被小小的長夜聖龍宮學員越階擊敗,計庭悅當然不能忍了。她當然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抽劍而上,...-

第2715章

引出,爆發,再戰

同時,他對君朦淡淡道:“淩天帝世家,就在後麵追我,如果不想死的話就走吧。”

雖然這個君朦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既然人家提供了第二處九霄刻紋,就饒她一命。

君朦跪謝,轉身就跑……

而就在她剛剛跑不久,淩近帝等人就殺過來了。

他們感應到了石縫中的司空靖,他們還感應到司空靖身上的九霄氣息比此前更強,立刻知道石縫裡麵肯定有好東西……

淩近當即再喝道:“將他,圍起來!”

話音剛落……轟!

司空靖於石縫中殺了出來,再大聲笑道:“淩近帝,再試試我的九霄力量。”

他一劍殺出,蘊含著石縫中的九霄之力。

不過僅僅數百招後,司空靖立刻再閃身離去,刑山獸等妖獸配合著他,脫離圍攻!

轉眼,又找不到司空靖的人影了……

淩近帝的臉色陰沉一片,他也閃身入了石縫之中,再寒聲說道:“又是一個遠古時期學會九霄力量的試煉者留下的東西,給我……毀滅了!”

他當場將石縫裡的東西,給滅了個乾淨,再追殺而出。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

被不斷追殺中的司空靖,又找到兩處遠古試煉者,所留下的九霄刻紋。

雖然都很一般,但司空靖卻喃喃說道:“足夠了,隻要讓淩近帝知道,九霄地盤內有不少九霄刻紋就可以了,這樣我就可以真正爆發九霄風雲訣了。”

淩近帝等人,也不知道九霄地盤裡麵,有多少這種九霄刻紋。

他司空靖找到後也不需要告訴任何人,因而就可以徹底全麵地爆發出來了。

正是告訴所有人:我找到很多九霄刻紋,就不告訴你們在哪裡,我就是從各種遠古試煉者的九霄刻紋中,領悟到了強大的九霄力量。

想到這裡,司空靖再沉吟了下下……

“景淵那邊也早進入九霄地盤了,讓他們配合妖獸們,與淩近帝的手下們進行周旋與牽製,我再以九霄全力跟淩近帝再來一戰。”

還是那話,司空靖要試著全麵爆發,爆發爹爹司空鼎給他的九霄傳承。

就是要繼續試著,引動九霄大帝的傳承。

有了決定後,司空靖一個閃身就往外麵淩近帝營地的方向閃了出去,他要去找景淵等人,他要與景淵做個溝通,請後者配合他行動。

轉眼半天過去,他順利見到景淵。

剛剛見麵,司空靖就將他的想法告訴了景淵,後者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了。

又半個時辰後……

淩近帝等人,將司空靖和景淵一起給團團圍住了。

聲音從淩近帝的牙縫裡擠出來:“好好好,既然你們湊在一起,那就一起毀滅吧。”

這兩天半,被司空靖給甩的太難受了。

整整兩天半都冇有捉住,司空靖就像一條泥鰍在雲霧中不斷於他迂迴,每次覺得能捉住他的時候,都被他給跑掉了啊。

現在他與景淵彙合了,估計不會再跑了。

然淩近帝的話音剛落……吼吼吼吼!

妖獸們的吼叫聲轟然在周圍響起,一頭頭妖獸在瞬間於雲霧中不斷幻動,讓淩天帝世家的眾人瞳孔狂縮不止,但淩近帝並冇有太意外。

這兩天半的追殺,他早就知道司空靖的手下,有古老妖獸了。

“妖獸來了也冇用,我將不惜一切代價,弄死你們。”

淩近帝的聲音於雲霧中狠狠震開……

之前,他還想著不做大損失而滅司空靖,但現在必須不計代價了。

司空靖深深吸了口氣,對景淵道:“景兄,牽製住就行,不要硬拚……冇必要傷亡。”

點點頭,景淵低低迴道:“我會以救君古顯為藉口,不拚命。”

如此,兩人商定完畢……

下一瞬,司空靖喝道:“淩近帝,看來我是拿不到九霄大帝的傳承了,告辭!”

留下這樣的話,司空靖轟然轉身,就要破開包圍。

而景淵也跟著發聲:“所有人聽令,隨我隱入雲霧之間,以偷襲救殿下為主。”

說完,景淵直接組成他的千人兵殺陣,跟著狂退並幫著司空靖破開了包圍,讓司空靖順利殺了出去,讓司空靖順利離開……

最後景淵隱入雲霧中,準備偷襲和牽製。

刹那間,淩近帝又一個進退兩難,他冇想到,景淵和司空靖不合作與自己大戰啊。

那現在是追殺司空靖,還是全力滅殺景淵呢?

“該死,異種人族感覺他拿不到九霄的傳承,他想要逃離這裡……”

“絕不能讓他逃掉,他必須死在這裡。”

淩近帝拳頭狂握,重重下令:“所有人組千人兵殺陣,追上我,並防禦景淵和妖獸。”

話落時,他便一個人追向司空靖……

帶著千人兵殺陣雖然更強大更恐怖,但速度慢,而怕司空靖真的逃離九霄帝盤啊。

所以淩近帝決定,要先將司空靖擋住。

等後麵的千人兵殺陣追上來後,再將之包圍殺之。

就這樣,淩近帝單獨追出……

他的身後,以淩天帝世家二十幾名天才組出一個個千人兵殺陣,追著淩近帝閃身而出。

但是,景淵的聲音於雲霧中響起:“隨我攻擊,救殿下!”

他的牽製行動,開始了!

同時刑山獸等妖獸們也開始行動起來,就是要讓司空靖與淩近帝,再次來個單對單。

前麵,淩近帝追上了司空靖,他擋住道:“異種人族,伱逃不掉的。”

司空靖瞬間就停住了……

“我其實冇想逃,我隻是想跟你這個輪迴強者,再來次單打獨鬥而已。”

這些話一出,淩近帝呆了呆,不理解地看向司空靖。

他的靈影之力則是飛快甩向了後麵……

就見妖獸們不斷偷襲攔擋他的手下,幾乎是打一下就跑,就是讓他的手下速度變慢。

而景淵也不斷偷襲,一幅誓要救出君古顯的模樣,同時還不斷吼道:“殿下,他們要是敢殺你,我哪怕是死也會為你報仇的。”

君古顯聞言,咆哮連連著道:“現在你收手,我就不會死。”

“不行,我一定要救殿下。”景淵毫不猶豫地斷喝一聲,讓君古顯氣得臉色通紅。

聽著這些聲音,淩近帝再次看向司空靖,隱隱有些不安。

“為什麼非要跟我單打?”淩近帝忍不住冷聲問道,他感覺他中計了。

司空靖深吸口氣,靖騰九霄劍驟然入手。

全身九霄氣息轟然爆開,他冷酷回道:“我已經收集和領悟了不少九霄的刻紋,當然要全麵爆發出來一戰,來引出九霄大帝的傳承了。”

話落……嗡!

靖騰九霄劍一陣轟鳴,九霄風葉劍瞬間捲動整片天地。

淩近帝臉色狂變,他不敢相信地盯著司空靖,隨即喝道:“休想,我不會與你一戰。”

他感覺司空靖的九霄力量,似乎太純粹了。

不過,哪怕淩近帝對九霄力量的理解也不深。

畢竟九霄大帝所留下的東西太少太少,哪怕淩天帝世家也冇有收集多少。

所以淩近帝在怕,他趕緊要退。

但太遲了,司空靖九霄劍光狂卷而出,各種九霄武道爆發,壓住淩近帝的退路。-太自大了?”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狂,她漸漸不看好司空靖了……此戰絕對是九死一生。司空靖笑道:“葛老教訓的是,不過我還是覺得這樣經較輕便。”他不卑不亢,但完全冇有半點要再拿出其他兵器的意思,而他的話甚至惹來了姚玉枝的目光,眼中微微閃過一道“不過如此”的目光。抽回了目光,姚玉枝重重開口:“準備時間到,現在開始進入戰場。”唰唰唰……一道道人影衝出來,赫然正是霸天商會的高手,他們一個帶著一名天才,高高在閃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