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弦水澀 作品

第194章 真相大白了

    

?莉絲,你未免太危言聳聽了!”“我也知道我的顧慮有些多餘,夏憶杭不過是個在校大學生,她沒有那麽大的本事。”莫莉絲苦笑了一聲,幹脆什麽也不隱瞞了,“可是揚少,你不覺得你對夏憶杭的態度實在太奇怪了嗎?你也知道有多少人對你虎視眈眈,就等著抓住你的弱點來對付你,所以這種事原本就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的,就算是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我也希望幫你扼殺在搖籃裏!”無論信或不信,至少慕容飛揚眼眸中的溫度在提升,不再像剛...早已窺破真相的端木淩陽終於有些看不下去了,不由手撫眉心苦笑了一聲:“妹子,咱能矜持一點兒嗎?不管怎麽說咱們是女孩子,要不要這麽滿口情情愛愛的?”

“啊?”

夏念蘇愣了一下,接著意識到了什麽,一把將慕容飛揚捂在臉上的手拽了下來,這才發現他哪裏是在哭?嘴角都要咧到耳朵邊了!

慕容飛揚不曾防備,滿臉的笑意根本來不及收回,咧開的嘴角更是拉不下來,幹脆哈哈大笑起來:“乖啦!愛妻別慌,我也愛你……哈哈哈……”

“你……”夏念蘇頓時鬧了個大紅臉,跳起來掐住了他的脖子,“敢耍我?!我掐死你……”

“好啦好啦!”慕容飛揚趕緊討饒,“別生氣,喏喏喏,給你掐……”

一旁的唐晚詞含笑看著麵前的三個人,隻覺得無比欣慰,此生再也沒有任何遺憾:端木淩陽是她的兒子,夏念蘇是她的女兒,慕容飛揚是她的女婿,相當於半個兒子……她上輩子是積了什麽德嗎?居然一下子擁有了三個如此出色的孩子?不過……誰知道人家肯不肯原諒自己啊?

想到這裏,她不由低下了頭,一聲若有若無的歎息溢位了嘴角。那聲歎息雖然極其輕微,卻還是落入了三人的耳中。正在打鬧的兩人停止了動作,轉頭看了她一眼,忙重新坐直了身體。

看了看端木淩陽,夏念蘇試探著問道:“哥,既然……一切都已經說出來了,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麽樣?”

唐晚詞一聽這話,立刻抬起了頭,眼神熱切而又小心翼翼地看著端木淩陽。接觸到她的目光,端木淩陽的眼中泛起一絲溫和的笑意:“這個問題念蘇應該問你:你打算怎麽做?”

“我?”唐晚詞忍不住苦笑,“我們這些人之中,我是最沒有資格說什麽的,哪裏敢打算什麽?不過無論如何,當年我的確不是有意拋下你們不管,所以雖然知道沒有這個資格,我還是希望你們能試著原諒我……”

端木淩陽抿了抿唇,接著淡淡地笑了笑:“不錯,當年你是做了錯事,不過這些年你也付出了代價,也算是受到了懲罰。還有,我雖然也被你的父母送了人,但比起念蘇,我幸運了何止百倍,至少我從小也是被人捧在手心裏長大的,半點委屈都沒有受。念蘇就不同了,她可是吃盡了苦頭、受盡了委屈的,所以,如果她肯原諒你,我就能原諒你。”

唐晚詞大喜,刷的回頭去看夏念蘇:“念蘇,我知道這些年你受了委屈,所以你不原諒我也沒關係,但是以後我會加倍補償你的,真的!”

夏念蘇笑了笑,搖頭說道:“受點委屈沒什麽,重要的是當年的事真的不全是你的錯,所以我其實……並不怪你,當然也就不需要原諒。”

“念蘇!”

唐晚詞簡直無法形容心中的喜悅,撲過來就把她摟在了懷裏,泣不成聲。端木淩陽見狀哼了一聲,唇角卻滿是笑意:“你這丫頭,倒會裝好人,顯得我多麽冷酷無情一樣……”

哭了好一會兒,唐晚詞才漸漸止住哭聲,滿臉熱切地看向了端木淩陽:“淩陽,你看這……”

端木淩陽故意攤了攤雙手:“既然念蘇肯原諒你,我沒話說。”

唐晚詞更加急切:“那你……你的意思是……”

端木淩陽滿臉深思狀:“我現在隻考慮一個問題。”

唐晚詞的心立刻吊了起來:“什麽……什麽問題?”

“原先我已經有個母親大人,這裏又冒出一個……”端木淩陽滿臉笑意,偏偏說的一本正經,“那我以後該怎麽稱呼呢?大媽、小媽?要不大媽、二媽?再不就親媽、後媽?”

也就是說,他認我了?唐晚詞簡直被巨大的喜悅衝得有些昏頭,立刻歡喜無限地連連點頭:“好!好!沒事沒事!什麽都好!隻要你肯原諒我,什麽都不叫也是可以的!淩陽,謝謝,謝謝你……”

端木淩陽明明也感動得眼圈發紅,卻故意扭開了頭:“別謝我,要謝就謝念蘇,她最會裝好人。”

“我才沒有裝!”夏念蘇不樂意了,哼哼唧唧地說著,“我就是覺得這件事不全是唐總的錯嘛!”

端木淩陽微微一笑:“你既然這樣認為,那怎麽還叫唐總?”

夏念蘇愣了一下,竟然微微有些紅了臉:“習慣了嘛,一時之間改不過口來……”

“沒關係沒關係!”唐晚詞連連搖頭,一副不敢奢求的樣子,“隻要你們肯原諒我,我就再也沒有什麽遺憾了,至於改不改口的……不急,不急,慢慢來……”

兩人點了點頭,慕容飛揚才終於瞅了個機會問道:“淩陽,你剛才的意思是說,你知道我小姨……我是說我的親生父母在哪裏?還有,當年他們曾經生下了第二個兒子,那個孩子呢?是不是跟他們在一起?”

是啊,慕容川和唐晚詞之間的故事講完了,還有慕容飛揚的親生父母呢?

端木淩陽抿了抿唇,接著說道:“不錯,把你偷偷交給蔣雨荷之後不久,周浩楠和蔣雨蓮夫婦的確在幾年之後又生下了第二個兒子。不過可惜的是,因為他們在生意場上得罪了人,所以孩子剛剛出生之後不久就被人偷走了,轉賣了到了很遠的地方……”

“什麽?轉賣?”慕容飛揚不由愣了一下,“這還真是……天意弄人……”

“是的。”端木淩陽點頭,“蔣雨蓮認為這是她把親生骨肉送給別人的報應,所以傷心得要命,差點因此患了抑鬱症。不過就在這之後不久,她們的計謀敗露,慕容川知道了所有的真相,然後離家出走,要跟蔣雨荷離婚……這些你們都已經知道了,我不再細說。直到後來,慕容川知道他已經不可能再跟……唐總在一起,所以的確對感情徹底絕望,決定不再鬧離婚,而把全部心神拿來栽培你,好讓你繼承帝豪集團。”

想起那個雖非生父卻待他宛如親生的男人,慕容飛揚不由一聲輕歎:“其實……也難為他了……”

“不錯。”端木淩陽又點了點頭,“做出這個決定之後,慕容川首先要考慮的就是必須讓帝豪集團安安穩穩地留在你的手上,決不能被任何心懷不軌之人有機可趁。於是,他秘密把周浩楠夫婦和蔣雨荷約到了一起,四人進行了一場正式的談判。談判桌上,慕容川表示他再也不會跟蔣雨荷離婚,也不會再跟任何女人生下孩子,所以決定把帝豪集團全部留給你,連慕容飛倫都沒份兒!不過作為交換條件,周浩楠夫婦必須立刻離開帝豪集團,終生不能再回來,而且要走得越遠越好,這輩子不要指望再跟你相認!”

萬萬想不到還有這樣的內情,慕容飛揚不由愣了一下:“這……你的意思是說,周浩楠夫婦的消失不是意外,而是他們主動離開的?”

“是。”端木淩陽答應了一聲,“慕容川提出的這個條件雖然不近人情,但他們畢竟對不起慕容川在先,何況當初蔣雨蓮之所以這麽做,也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繼承帝豪集團,所以再三權衡之後,她雖然也捨不得從此不再見自己的親生骨肉,卻終於還是答應了。”

慕容飛揚抿了抿唇,暫時沒有做聲。端木淩陽見狀笑了笑,接著說道:“其實你也不用覺得慕容川心狠,因為當年,他也給了周浩楠夫婦選擇的餘地。他說兩人如果捨不得自己的孩子,可以帶著你一起走,他絕不勉強。蔣雨蓮當然捨不得一個龐大的帝豪集團給了別人,所以就狠心答應了,並立刻跟周浩楠離開了國內,如今在意大利定居。”

“我沒有覺得他狠,因為如果換做是我,也會這麽做。”慕容飛揚淡淡地笑了笑,“我剛才隻是在想,他們既然要拿原本不屬於他們的東西,那麽落得從此再也不能跟親骨肉見麵的下場是應該的,這叫報應。隻是……那個被人偷走的孩子怎麽樣了?你既然什麽都能查到,查到他的下落應該也不難吧?”

既然他是周浩楠夫婦的兒子,那個被偷走的孩子就是他同父同母的親弟弟,他怎麽可能不關心?所以語氣早已變得有些急切。

端木淩陽笑了笑,偏偏還要賣個關子:“不錯,他的下落我當然查到了,而且也是打算揭開這所有真相的時候告訴你……”

慕容飛揚迫不及待地開口:“那你快說!他在哪裏?!”

“其實。”端木淩陽轉頭看了看夏念蘇,“念蘇知道。”

“我?”夏念蘇愣了一下,“我怎麽會知道?”

“你當然知道,因為你早就有預感了。”端木淩陽進一步提示了一句,“還記得嗎?當年在展雲卓和鍾雪初的訂婚宴上,你曾經錯認了一個人……”

經他一提醒,當年所有的一切迅速在腦海中劃過,夏念蘇恍然大悟,跟著脫口而出:“鹿子濤?!”

端木淩陽點頭:“不錯,鹿子濤,他纔是飛揚的親弟弟!當年他被人偷走之後輾轉賣到了很遠的地方,但是後來買他的那家人因為家窮養不起他,就把他扔到了路邊,然後被社會福利機構收養,從此在孤兒院長大。經過自己的打拚,才最終成了今天的醫學專家。”

原來是鹿子濤,原來他纔是慕容飛揚的親弟弟!

怪不得池雲天和夏念蘇都覺得他跟慕容飛揚有些相似,原來那真的不是巧合,而是因為他們的體內流著完全相同的血!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就算他們父女之間的感情再不好,但是親眼看到自己的親生女兒被這些五大三粗的男人輪暴,哪個父親會真的完全無動於衷?因此夏健庭不顧一切地想要往這邊衝,但卻很快就被另外三人踢翻在地,拳腳如同狂風暴雨一般落了下來!他一邊抱著腦袋來回翻滾,一邊徒勞地嘶聲大叫:“住手!住手啊你們!不要欺負我女兒……夏念蘇!你這個死丫頭!你要害死我們了……事情都是我做的,跟我女兒沒有關係,你們快去告訴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