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弦水澀 作品

第193章 該物歸原主了

    

,“我的意思是說雲卓哥哥也是一番好意,我可不可以不要把話說得那麽難聽?”慕容飛揚懶得在這件事上跟她多計較,回頭就走:“隨便,發完簡訊下樓來告訴我究竟是怎麽回事!”鍾雪初都要把她告上法庭了,她哪裏還有那麽多時間磨蹭?所以夏念蘇立刻簡單地回複了“知道了”三個字給展雲卓然,後就拿著手機急匆匆下了樓。客廳裏,慕容飛揚已經坐在了沙發上,並且示意夏念蘇坐在他的對麵:“坐下來,好好跟我說一說你到底在外麵惹了什麽...看到唐晚詞痛哭流涕的樣子,端木淩陽原本銳利的眼神終於漸漸變得溫和,甚至還微微笑了笑說道:“倒也不至於,你是犯了過錯,但當年的事也不能把所有的錯都歸咎到你的頭上,所以,我雖然打算用這樣的方式作為對你的懲罰,卻沒有打算永遠這樣。其實原本是打算在念蘇跟飛揚舉行婚禮之前,就把一切真相都揭開了。畢竟念蘇要結婚了,當然希望得到親人的祝福。隻不過我最近有些事,耽誤了幾天,直到今天纔回來。”

一聽這話,唐晚詞越發哭得泣不成聲:“謝謝你……謝謝你……我對不起你們,我確實對不起你們……你們就算一輩子都不原諒我,也是我罪有應得……”

看到她激動的樣子,夏念蘇忙抽了幾張紙巾遞給她,唐晚詞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接過紙巾擦了擦眼淚,然後看著慕容飛揚問道:“飛揚,你父親後來終於沒有跟你的母親離婚,對不對?”

“確實沒有。”慕容飛揚搖了搖頭,“而且在我的印象裏,他們兩個人的相處是非常平和的,至少我並沒有見他們整天吵吵鬧鬧。不過……聽你這樣說,我現在回想起來才發覺,當時他們之間的關係是客氣、冷淡而疏遠的,雖然並不吵架,但是也不像一般的夫妻那樣幸福甜蜜,原來是因為這樣……”

“那……”唐晚詞試探著問道,“你父親對你……”

“他對我很好!”慕容飛揚毫不猶豫地說著,“他對我母親雖然冷淡,但是對我卻完全就是一個父親對自己的兒子該有的態度,沒有任何異常。譬如說,該與我說說笑笑的時候就說說笑笑,該嚴格要求的時候更是毫不放鬆,可謂嚴慈相濟。我可以很肯定地說,他對我是真心的好,並不是為了演戲或者是做給別人看。正是因為這樣,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他不是我的親生父親!”

如此一來,唐晚詞倒是有些不解了:“是嗎?這……”

“其實這並不難理解,因為你父親的確是真的對你好,而不是為了演戲。”端木淩陽淡淡地笑了笑,把話頭接了過來,“首先,你雖然不是他的親生兒子,卻畢竟叫他一聲姨夫,算得上是自己人。再有,你從小就聰明過人,更是有著旁人沒有的經商天賦,被稱為商業神童,他對你更是寄予厚望,將來把帝豪集團交給你,他一百個放心。第三,雖然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他一直以為你和慕容飛倫都是他的骨肉,但他和你卻特別投緣,對你分外喜歡,對慕容飛倫的感情卻淡得多,這也算是一種緣分。最後,既然不能跟唐總在一起,他對感情已經絕望,再也不打算離婚去找別的女人,也就是說,他當時認為這輩子已經不可能有親骨肉,所以早就把你當成了他的親生兒子。綜合以上種種,他對你當然是真心的,不是為了演戲。”

端木淩陽這番話說得有理有據,頭頭是道,不容人不信。何況這又是慕容飛揚的親身經曆和體驗,他當然更不會懷疑,不由微笑著點頭說道:“說得不錯,正是這樣。所以我才說,他是真的對我好。但是不管怎麽說,他的親骨肉已經找到了,所以這帝豪集團也該物歸原主了……”

夏念蘇一愣,本能地叫了一聲:“飛揚……”

“不,你錯了。”端木淩陽微笑著搖頭,“其實帝豪集團本來就在它的主人手上,說什麽物歸原主?”

慕容飛揚眉頭一皺:“你說什麽亂七八糟?你和念蘇纔是慕容川的親骨肉,帝豪集團應該是你們的……”

“你才說什麽亂七八糟。”端木淩陽麵不改色,淡淡地說著,“不過也不能怪你,因為你應該還不知道,你父親去世之前曾經立下遺囑,宣告你是帝豪集團的唯一繼承人,除了你,任何人休想染指一分一毫。就是慕容飛倫,他也隻能在帝豪集團供職,其他的不用想了。”

“有這種事?”慕容飛揚果然愣了一下,接著就搖了搖頭,“就算有這種事,那也隻是因為他一直以為他的親生骨肉已經沒有了,否則絕不可能立這樣的遺囑。所以帝豪集團是你和念蘇的……”

端木淩陽盯著他,片刻之後突然冷冷地笑了笑:“我一直以為縱橫黑白兩道的揚少很是不俗,想不到原來這麽俗不可耐,會計較這些東西!”

“你別跟我用激將法,我不會上當。”慕容飛揚笑了笑,“我隻是不想鵲巢鳩占……”

“鵲什麽巢鳩什麽占?養子也有繼承權的,你不知道嗎?”端木淩陽淡淡地打斷了他,“慕容川早就已經瞞著你去辦了合法的收養手續,所以你繼承帝豪集團,無論從哪一方麵來說都是天經地義的。”

慕容飛揚忍不住皺眉:“這些事情連我都不知道,你究竟是怎麽知道的?又是自己查到的?”

端木淩陽倒不瞞他,點頭說道:“不錯,是查到的,不過你不用擔心,我做這一切絕對不是為了傷害你……”

“這我當然知道。”慕容飛揚點了點頭,卻依然堅持自己的意見,“但是不管怎麽說,你和念蘇纔是慕容川的骨肉……”

“血緣不是我們成為帝豪集團繼承人的理由。”端木淩陽淡淡地笑了笑,語氣不容置疑,“飛揚,別的且不說,我和念蘇曾經為帝豪集團出過一分力、流過一滴汗嗎?是你為帝豪集團流血流汗地打拚,它纔有了今天的規模,我們有什麽資格繼承?這樣說吧,帝豪集團就好比是你的養子,就像慕容川從小把你一點一點地養大一樣,難道就因為沒有血緣,所以就得將慕容川對你的恩情一筆抹殺?同樣的,就該把你為帝豪集團付出的心血一筆抹殺?”

慕容飛揚總算微微有些動搖:“這……這倒是,但……就算養子也有繼承權,你和念蘇不是同樣有繼承權嗎?所以……”

“你這人,怎麽這麽難說服?”端木淩陽忍不住苦笑,“我這麽跟你說吧,我雖然是端木家的養子,但除了我之外,他們再沒有其他的孩子,所以我家老爺子早已把浩宇房產全部給了我,我想不要都推辭不掉!本來要管理一個浩宇房產已經夠我頭痛的了,我幹嘛還要來跟你分帝豪集團?我沒事自己找抽嗎?”

慕容飛揚愣了一下:“這……真的?”

“騙你有糖吃嗎?”端木淩陽斜了他一眼,“我家老爺子一天一個電話催我回去接手浩宇房產,說他想跟我母親大人去周遊世界。想得美咧!我還想周遊世界呢,當然是能跑多遠跑多遠。既然這樣,我為什麽要拿帝豪集團啊?你倒說說看?”

頭腦中想象著他描述的場景,慕容飛揚忍不住失笑:“所以你幹脆跟念蘇回國,一個人躲清靜?”

“可不就是?”端木淩陽搖頭晃腦,“而且不瞞你說,我其實還有另一份工作,那份工作纔是我真正喜歡的,不過究竟是什麽現在還不能跟你說。總之無論如何,於公於私、於情於理我都沒有資格、也不能拿帝豪集團,你懂嗎?”

慕容飛揚依然有些遲疑,端木淩陽便黑了臉:“喂,你夠了啊!我已經夠低聲下氣、苦口婆心了,你就借坡下驢算了唄?難道真要我跪下來求你啊?告訴你說,你真的比我和念蘇更有資格繼承帝豪集團,瞧你一臉聰明樣兒,不會連這一點都想不通吧?我還以為自己識人的眼光不差,你要讓我自己打自己的嘴巴?還有啊,你要是再這麽扭扭捏捏,俗不可耐,念蘇也會瞧不起你、也會很失望的!”

最後一句話終於觸動了慕容飛揚,令他漸漸轉過了這個彎:是啊,本來是很簡單的一件事,何必想那麽多呢?如果現在的端木淩陽和夏念蘇潦倒不堪,或許自己將帝豪集團給他們是應該的,但是如今,人家根本就不需要,自己何必還要如此矯情?

黑白兩道都威名赫赫的揚少,不是那麽矯情的人!

不過盡管已經想通,慕容飛揚卻故意看著夏念蘇說道:“任你說的天花亂墜,也代表不了念蘇的態度。別忘了,她也有繼承權……”

“那有什麽?忽略不計!”端木淩陽大手一揮,瀟瀟灑灑,“反正念蘇馬上就要嫁給你了,她那份就當是嫁妝,還是你的!人都是你的了,何況是別的?”

慕容飛揚的眼睛裏已經有了隱隱約約的笑意,卻故意歎了口氣說道:“說什麽嫁妝?我現在已經被打回原形,不是令人豔羨的太子爺了,隻不過是披著龍袍的平民百姓而已。人家纔是如假包換的皇家公主,誰知道還願不願意嫁給我……”

“願意!願意願意!我嫁!”夏念蘇忙不迭地開口,同時緊緊抓住了慕容飛揚的胳膊,生怕他突然憑空消失了一樣,“我要嫁給你,不管你是太子爺還是平民百姓,我都要嫁……”

為了掩飾自己的笑意,慕容飛揚不得不扭過頭,同時用一隻手捂住了臉,唉聲歎氣:“念蘇,你不用為了可憐我、安慰我而說些,也千萬不要勉強自己……”

“沒有!我沒有這個意思!我是真的愛你才嫁給你的!”夏念蘇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在演戲,拚命表白著自己的心,“飛揚,你相信我,我真的愛你,我愛你才嫁給你,你相信我,我要嫁給你……”

慕容飛揚的雙肩在不停地抖動,忍笑忍得十分辛苦。夏念蘇見狀卻以為他傷心得不行了,嚇得哇哇大叫:“飛揚!飛揚你不要哭啊!我真的願意嫁給你,不是為了安慰你!我愛你的……”要害你失眠,我隻是想休息一下……”慕容飛揚冷冷地看著她,直到激動的情緒稍稍平穩了些,他才接著說道:“你三年後纔回來,應該不隻是為了休息吧?如果你真的想永遠躲開我,就不會成為菲雅絲集團的代表。”夏念蘇抿了抿唇,迅速調整著自己的狀態,然後終於重新抬起頭,盡量平靜地看著慕容飛揚:“是的,我之所以回來,就是因為我不想永遠躲著你,而且……你忘了嗎?當初我們還有一個三年之約,現在正好……”一時之間沒有明白夏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