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弦水澀 作品

第191章 天大的謊言

    

然許雅秀的死並沒有什麽問題,許明宇卻突然跳出來說要報仇,我看他一定是受人指使的……”“聰明!”慕容飛揚寵溺地颳了刮她的鼻子,“這一點不用懷疑,所以我纔要雲天去查一查,說不定會有結果。不過話又說回來,念蘇,這幾年你到底跟淩陽學了多少工夫啊?那一腳可真漂亮!”“哪裏啊,不多,我不是說過那是因為急眼了嗎?”夏念蘇嘴裏謙虛,臉上的神情卻顯得很是得意,“再說就算我不出手,許明宇也傷不了你,不是還有人為你擋刀...眼看自己實在無法說服蔣雨荷離婚,慕容川隻得準備上訴至法院。不過他也知道一旦鬧上了法庭,所有的真相可能都會被揭開,將會引起一場軒然大波,還不知道會耽誤多久。

所以在起訴之前,他打算先回去看一看唐晚詞,同時告訴她無論如何他一定會跟蔣雨荷離婚,然後堂堂正正地娶她進門。

然而讓慕容川絕對想不到的是,當他回到唐晚詞租住的地方,才發現那裏早已人去屋空,而且更重要的是東西淩亂不堪,很顯然這裏曾經發生過打鬥之類!

看到麵前的一切,慕容川當然嚇得魂飛魄散,以為唐晚詞遭遇了什麽不幸。然而正當他準備報警的時候,卻發現茶幾上有一張留給他的字條,字條上說,唐晚詞是被她的家人帶走了,所以慕容川也不用再去找她。因為唐晚詞是回去跟她的未婚夫結婚的,當然結婚之前,他們會帶唐晚詞去醫院把孩子打掉,從此斷絕跟慕容川的一切關係。

這麽久以來,唐羅兩家都沒有人找到唐晚詞,她還以為自己終於徹底解脫了,誰知道到頭來,一切都不過是她一廂情願。

看到這張字條,慕容川知道唐晚詞沒有性命之憂,也就暫時鬆了口氣。可是一想到唐晚詞的肚子裏還懷著他的孩子,他當然不可能就此罷休,就立刻追到了唐家,說要帶唐晚詞走,跟唐晚詞結婚。

唐家當然不可能答應,唐晚詞的父親唐子成出麵給慕容川下了最後通牒,要他立刻離開,否則就去法院告他勾引別人的妻子,破壞別人的家庭。慕容川當然不肯走,說無論如何不會放棄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唐子成立刻冷笑說唐晚詞從來不是他的妻子,她早就已經跟別人有了婚約。另外,他早就已經帶唐晚詞去醫院把孩子做掉了,所以這裏也沒有他的孩子。

聽到這幾句話,慕容川恨不得毀掉整個世界,同時堅決不肯相信,要見唐晚詞一麵。唐子成懶得聽他多說,立刻派人把他轟了出來,說他如果繼續糾纏下去,就要報警了。慕容川無奈,隻得先回去再想辦法聯係唐晚詞。

因為有了上次的前車之鑒,唐家對唐晚詞看得非常嚴,更是切斷了她和外界的一切聯係。慕容川用盡了辦法,就是聯係不上她。而且不久之後,他就聽說唐羅兩家聯姻,唐晚詞已經跟羅氏集團的少東家羅家豪舉行了婚禮!

得知這個訊息,慕容川萬念俱灰,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唐晚詞既然已經是羅家豪的妻子,那她無論如何不可能再離婚來找他了,何況他們的孩子已經沒有了。

就算唐晚詞願意,唐羅兩家也絕對不可能同意的!而且在當年,唐羅兩家的勢力加起來遠遠超過當時的帝豪集團,慕容川根本沒有辦法去把唐晚詞搶回到自己的身邊……

其實剛才,聽到唐晚詞說當年她懷的是雙胞胎,所有人便明白了她的意思:這對雙胞胎,當然就是今天的端木淩陽和夏念蘇,他們不但是親兄妹,而且是龍鳳胎!

難得在這些事實的衝擊之下,慕容飛揚還有心思理會別人的事,所以聽到這裏,他不由點頭說道:“也就是說,當年我父親說孩子已經打掉了,其實是假的?”

“當然是假的。”唐晚詞點點頭,“可是,當年我父親沒有讓我把孩子打掉不是因為他心慈手軟,而是當他強迫我去醫院的時候,醫生才告訴他我肚子裏的孩子已經快要出生了,如果強行打胎的話會出現危險,說不定大人孩子都會完蛋,父親沒有辦法,才把我帶了回去,然後騙你父親說孩子已經打掉。”

原來如此。慕容飛揚點了點頭,有些不知道說什麽纔好。而夏念蘇這才明白自己跟唐晚詞之間的淵源以及自己的來曆,不由怔怔地看著唐晚詞說道:“原來……我和我哥是這麽來的?那你當時既然已經懷了孕,羅……我是說你現在的丈夫,他居然還願意和你結婚嗎?他願意做別人的孩子的父親?”

唐晚詞歎了口氣,眉宇之間浮現出一絲明顯的歉意:“其實在這個世界上,我最對不起的人就是家豪。訂娃娃親並不是他的錯,愛上我更不是他的錯,所以我不愛他雖然也不是我的錯,我卻畢竟給他造成了傷害,心裏當然也會過意不去。當年我被父親帶回家之後,就跟他坦白了一切,告訴他我愛上了別人,也懷了別人的孩子,所以希望他主動向我父母提出解除婚約。可是他卻不答應,說唐羅兩家都不會同意取消這門婚事,因為這屬於商業聯姻,單是從兩大集團的未來出發,他們也必須通過聯姻加強合作……”

不錯,其實這也是唐晚詞、羅家豪這種貴族男女共同的悲哀,為了家族的利益,他們的婚姻往往會成為交易的籌碼,最終成為維係彼此之間合作的紐帶。所以到了那樣的境況,他們彼此是否相愛就完全不重要了,而有很多的婚姻悲劇,也正是這樣造成的。

羅家豪深知這一點,所以他更知道唐晚詞這輩子是絕對不可能跟慕容川在一起的,除非他們像老鼠一樣躲起來,終生過著見不得人的日子。再加上他始終深愛著唐晚詞,不在乎她愛上了別人,不在乎她懷了別人的孩子,依然願意跟唐晚詞結婚,一輩子照顧她。

原本唐晚詞是不信這個邪的,她認為隻要自己堅持下去,父母就一定會妥協。然而很快她就發現自己錯了,錯得相當離譜,因為唐子成夫婦是絕對不會再給她機會跟慕容川私奔的。所以,將唐晚詞帶回去之後,他們立即命令唐晚詞跟羅家豪去領結婚證,好徹底斷絕她的念想。

唐晚詞當然不會同意,她怎麽可能懷著慕容川的孩子去跟另一個男人結婚?然而這一次,已經由不得她了。唐子成夫婦像蔣雨荷一樣,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威脅唐晚詞,說她如果不答應,夫妻倆就死在她的麵前!

於是,唐晚詞妥協了。其實當時她也想到了死,但是因為腹中的孩子,她卻必須咬牙活下去!於是,她挺著肚子跟羅家豪領了結婚證,約定等她生下孩子就舉行婚禮。

而且為了保全唐羅兩家的顏麵,羅家豪再次做出了犧牲,對外宣稱唐晚詞腹中的孩子是他的,還說自己這下老婆孩子都齊了,實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因為兩家人的保密功夫做到了家,果然沒有人懷疑過什麽。

就這樣,一直到了唐晚詞臨產的那一天。被送到醫院之後,醫生才發現唐晚詞腹中的孩子胎位不正,必須進行剖腹產。然而當手術完成,唐晚詞從昏睡中醒過來,急切地想要看看自己的兩個孩子時,卻被唐子成夫婦告知孩子一生下來就死了,而且兩個都沒能救活!

唐晚詞如遭雷擊,而且她根本就不相信,堅持要看看孩子的屍體。唐子成夫婦無奈,隻得把兩個死嬰抱到了唐晚詞麵前。唐晚詞隻看了一眼就徹底昏死了過去,恨不得再也不要醒過來……

原來,所有的一切不過是個天大的謊言。

夏念蘇恍然大悟,忍不住攥了攥拳:“原來是這樣……世上居然有如此狠心的父母,居然忍心這樣欺騙自己的女兒……”

“他們也是沒有辦法。”唐晚詞苦笑了一聲,看向夏念蘇的眼神中充滿了母性的溫柔,“他們要保全唐羅兩家的顏麵,何況他們也知道,如果兩個孩子留在我的身邊,那麽我和慕容川就會藕斷絲連,永遠別想徹底斷絕關係!於是,他們隻好用別人家的死嬰欺騙了我……”

又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緩衝,慕容飛揚的臉色稍稍紅潤了些,接著說道:“不過當時,你並沒有想過那兩個嬰兒的屍體並不是你的孩子吧?”

“的確沒有,因為我沒想到他們居然會這樣做。”唐晚詞點了點頭,“再加上有家豪從旁作證,我從來沒有懷疑過其中有問題,隻當是我跟慕容川的孩子真的已經不在了,絕望得想要自殺。那段時間,是家豪每天守在我的床前,對著我苦苦哀求,讓我無論如何活下去,否則他就隻能陪我一起走了。我本來就覺得虧欠家豪很多,隻好答應他不會尋死。於是等我的身體恢複之後,我們就舉行了婚禮,兩大集團合並成瞭如今的菲雅絲珠寶集團,並把總部搬到了美國,也是為了徹底遠離慕容川……”

怪不得唐晚詞從來沒有想過去尋找自己的孩子,原來她一直以為她的孩子在出生那天就死了!以至於後來她看到夏念蘇的時候,盡管總覺得對她有一種無比親切和熟悉的感覺,卻依然沒有多想什麽。

至此,夏念蘇才明白自己的來曆,盡管她早就知道端木淩陽是她的親哥哥,卻依然沒有想到他們兄妹倆會是唐晚詞和慕容川的孩子!

心神激蕩之下,她不得不盡力平複著自己的呼吸:“那……你去了美國之後,真的徹底斷絕跟……的聯係了嗎?”

抱歉得很,現在,她和慕容飛揚一樣,還無法把慕容川和唐晚詞跟她的父母之間畫上等號,這個“爸爸”自然叫不出口。起,白敬雄也絕對不會放過她。依她對白敬雄的瞭解,早知道他是絕對不會做賠本的買賣的。他既然花錢收養了自己,就絕對不可能沒有得到絲毫收益的情況下就放自己走,更不可能看著自己享盡榮華富貴。何況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如果她真的激怒了白敬雄,白敬雄一定會把她的真實身份告訴慕容飛揚,來個魚死網破。到那個時候,慕容飛揚怎麽可能再跟她在一起?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繼續跟白敬雄合作,讓慕容飛揚取消禁令,以後她將源源不斷地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