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弦水澀 作品

第1章 回去洞房!

    

得渾身一顫,立刻本能地道歉:“對不起慕容先生,我是不是又回來晚了……”“現在的重點不是晚歸的問題,而是新人與舊人的問題。”那抹恬淡的笑意因為看到他而瞬間消失,慕容飛揚心中更加膈應,唇角揚起一抹凍死人的冷笑,“夏憶杭,從你成為慕容夫人的那天我就警告過你,不準背著我勾搭男人,你真敢不把我的話放在心上是不是!”“不是的,我沒有!”實在是怕了慕容飛揚的手段,夏念蘇本能地搖頭否認,“慕容先生,我什麽都沒做…...夜,月色撩人。霓虹燈在三月的春風中搖曳,雖然美輪美奐,卻令人止不住的心寒。

這場雨已經下了整整一天,卻依然沒有止息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天地間一片迷離。

盡管天公不作美,N省東遠市最繁華的“天堂夜總會”卻依然人滿為患,其內燈光昏暗,空氣裏有著夜總會特有的曖昧的味道。形形色色的男女置身其中,盡情發泄著渾身的躁動和狂野。

這間夜總會的主人,正是聲震黑白兩道、在世界範圍內都能翻手為雲覆手雨的男子,令人談之色變的“揚少”,慕容飛揚!

頂樓的豪華包廂內,一身雪白西裝的慕容飛揚雙腿交疊坐在沙發上,修長白皙的手指間有一杯血紅的酒,隨著他的動作,杯中的酒液輕輕地晃動,說不出的妖嬈嫵媚。

一身白西裝是獨屬於揚少的招牌,也隻有他,才能將這身白色穿出令人不敢褻瀆的冰冷氣質!

“揚少,喝得差不多了吧?新娘子還在洞房裏等著,總不好叫她等太久吧?”說話的男子俊美不凡,氣質優雅,正是揚少最倚重的左右手之一,池雲天。

“是啊!今天是你新婚大喜的日子,可別喝得太多,到時候醉得不能洞房了!哈哈……”這次開口的男子雖然帥氣,線條卻稍稍粗獷了些,正是揚少的另一個左右手,傲俊峰。

“不過揚少,夏健庭可是挪用了兩千萬公款,就他那剛滿二十歲的女兒,值得了那麽多嗎?”另一名男子奇怪地開口,很是疑惑不解。

慕容飛揚一口喝幹了杯中的酒,冷冷地說道:“以為獻上他的掌上明珠就可以抵償兩千萬的債務?在我眼裏,就算是九天仙女也沒有那麽值錢!我要了他的女兒,就算是一點點利息!他要是還不上這兩千萬,我會讓他後悔來這世上走一遭!”

在座的所有人忍不住互相對視了一眼,其中一名男子便嘻嘻一笑說道:“怪不得呢!不過揚少,我聽說夏健庭的女兒雖然還是個大學生,但已出落得國色天香,你今晚……嘻嘻嘻……”

“你嘻嘻什麽?”另一個男子拍了他後腦勺一巴掌,“要不是國色天香,你以為揚少能看得上?揚少,今晚是不是要把嫂子伺候得欲仙欲死啊?哈哈……”

“我可聽說了,這夏家千金在大學校園是個風雲人物,天天在男生堆裏轉,這床上功夫肯定非同一般……”

“你可拉倒吧!再非同一般,能比得上揚少禦女無數?隻要她往揚少身下一趟,保證她爽得死去活來,哈哈哈……”

借著酒精的催化作用,這些男人口中的話越來越露骨,慕容飛揚卻也並不阻止,臉上的神情始終冷酷得令人心寒。

終是有些忍不下去了,莫莉絲突然狠狠將手中的酒杯拍在了茶幾上:“夠了!都給我閉嘴!惡心不惡心!”

啪的一聲脆響,酒杯立刻四分五裂,碎片直直地刺入了掌心,劇痛隨即蔓延開來。而所有的淫聲浪語,也隨之戛然而止。

身為這間夜總會的直接負責人,莫莉絲是唯一一個跟在揚少身邊的女人,陪著他在爾虞我詐的商場穿過了無數槍林彈雨,二人之間的感情自然不一般。

本以為她會一直是揚少身邊唯一的女人,也偷偷憧憬過正式成為慕容太太的那一天,誰知道今日,居然敗給了一個牙還沒有長齊的黃毛丫頭?

“這算是給我的下馬威?或者是新婚賀禮?”

殷紅的血順著莫莉絲的手快速地滴落,慕容飛揚卻似乎沒有看到她因為劇痛而緊皺的眉頭,唇角雖勾起了一個微微的弧度,眼中卻沒有一絲笑意。

“揚少!我沒有!”莫莉絲渾身一顫,靈台瞬間清明。她知道,揚少一向喜歡恪守本分的女人,一旦逾矩,那就死無葬身之地!

“沒有就好。記住,揚少喜歡懂事的女人。”慕容飛揚站了起來,帶起一股冰山般的氣息,“走了,回去洞房!”

“噢耶!洞房嘍!”

“走了走了!”

目送一群人嬉笑著遠去,莫莉絲抬起手心,忍著劇痛將碎片一點點地挑了出來,嗒嗒滴落的淚卻不是因為手痛,而是因為心痛。

這裏是東遠市最豪華的別墅區,室內裝飾清新雅緻,任何一件用品都價值不菲,生生用鈔票堆出來的天堂。

縮在角落裏默默流淚的女孩兒已經獨自在這房間裏呆了一整天,漫無邊際的恐懼卻早已衝淡了所有的饑渴。她失神地望著窗外的雨簾,傾聽著嘩嘩的語聲,感覺自己的心也一片陰霾。

質料細膩、價格昂貴的婚紗來自於世界著名婚紗設計師的手筆,全世界僅此一件,絕無分號。秀發高挽的夏念蘇赤腳坐在地上,宛如雲端的仙子,唯美,純潔。

她才剛滿二十歲,還是醫藥大學中醫專業三年級的學生。可是今晚,竟然就是她的新婚之夜!沒有親朋好友,沒有父母的祝福,不過是一紙協議,她就被迫嫁給了以冷酷狠辣著稱的魔鬼男人!

可是,她不過是個替身,是本該嫁給慕容飛揚的妹妹夏憶杭的替身!墅,卻暗中苦笑不已:夏小姐,我該怎麽辦?你替我保守了秘密,我很感激你,而且想為你做些什麽。可是你也知道,隻要我一開口為你說話,揚少就是這樣的反應,我該怎麽辦?轉頭看著地上的夏念蘇,慕容飛揚沉默片刻,接著俯身將她抱起,送到了樓上的臥室。夏念蘇方纔隻是因為心力交瘁,所以意識出現了短暫的飄離,經過這一顛簸,她很快便清醒了過來。看到自己已經躺在床上,慕容飛揚就坐在床前冷冷地看著自己,她下意識地向後縮了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