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童聽竹 作品

第592章 身份暴露

    

自然知道陸言不會因為她幾句話就真的信了她,但把話說開了,至少不會像之前那麽尷尬。主要是,她心裏也有小算盤,想要找陸言幫忙。一陣微風吹來,空氣中的血腥味好像散了不少。“此地有風,說明有地方與外界相通,距離我們不遠了。”陸言道,目光望向血地脈深處。風,便是從血地脈深處吹來的。兩人又朝著血地脈深處走了兩裏,便到了血地脈的盡頭,眼前全是石壁。但在前方的石壁上,卻有一條裂縫,斜斜向上,長滿雜草。徐徐微風,從...“此計,我覺得可行,以我對唐楓的瞭解,他的確會前去救援,但這裏有一個問題,這唐楓,半隻腳踏入了真一境,實力強的過分,我們誰能擋他?”

炎帝道。

當年與唐楓一戰,他心有餘悸。

“唐楓,就交給我吧。”

此時,一人開口。

此人,渾身彌漫著潔白的光芒,猶如光的化身。

他,便是光族的強者,並且是光族真一之下的最強者,聖明玉。

另外,聖明玉之強,還不僅如此。

起源大陸,有十幾個真一勢力,數十個偽真一勢力,造物第三步的強者雖然稀少,但這麽多勢力加起來,總數也破百了。

十幾萬年前,在龍盟還沒有進入起源大陸的時候,曾有人將這些造物第三步的強者,做了一個排名。

聖明玉,位列前十。

真一之下,最強的十強之一。

見聖明玉開口,其他人皆是大喜。

“有聖兄出手,唐楓無慮矣。”

血則蒼龍撫掌而笑。

但炎帝始終有憂慮,道:“不是我小覷聖兄之能,隻是那唐楓,確實十分可怕,我是怕聖兄一人,恐有不妥。”

“炎帝,你這是被龍盟嚇破膽了吧,如此謹慎。”

光族的另一位造物第三步的強者冷笑。

“我這是為了穩妥起見。”

炎帝道。

“那唐楓確實極強,我也曾與他交過手,為了穩妥起來,還需要再增加一人為好。”

三眼虎皇也道。

“這樣吧,到時候,我與聖兄走一趟,取那唐楓的人頭,龍皇城,就交給諸位了。”

大齊皇朝的一位強者道。

“好,那就這麽定了,我們來商議一下細節。”

血則蒼龍道。

大武,練功房內。

絲絲縷縷的造物奧義,在陸言周身環繞,與道一法則,相互交織。

經過了兩百年的修煉,陸言對於造物奧義的掌握,已到了極其高深的境界。

起源大陸的修煉環境,雖然日漸減弱,但對陸言,並沒有太大的影響。

他距離造物境,已經非常接近,隻差一步之遙了。

“看來,無需百年,最多需要五十年,便可突破了。”

陸言暗忖。

就在這時,陸言猛然睜開雙眼,眼神犀利無比。

他感覺到,天地能量,在急劇變化,瘋狂的朝著天空匯聚,然後,化為一隻巨大的手掌,朝著大武皇都拍擊而下。

遮天蔽日,恐怖的威壓,讓無數人感覺到將要窒息。

這一掌要是落下,大武皇都,會徹底從世間抹除。

“造物境。”

陸言心裏一動,沒有絲毫的猶豫,衝天而起,穿破了屋頂,化為一把絕世神刀,劈斬在巨手之上。

轟!

巨手頓時炸開,一隻手掌,快速的縮了迴去,一縷鮮血,灑落蒼穹。

“什麽人敢襲擊龍盟,給我滾出來。”

陸言淩空一刀斬出,一道巨大的刀光,瞬間橫跨百裏,斬向某處虛空。

那片虛空裂開,不斷的扭曲,一道身影從中顯露出來。

光族!

陸言眼神一冷。

剛才偷襲之人,居然是一個光族。

這個光族,是一個中年男子,臉上帶著一絲驚駭之色,似乎沒想到,陸言一個大道境,居然如此可怕。

他低喝一聲,渾身散發無量光,化為一道光輪,極速旋轉,欲要將陸言的刀光擋住。

轟!

驚天轟鳴響起,造物境強橫無比的力量全麵爆發,的確可怕,硬生生將陸言的攻擊,擋了下來。

“小子,以你大道境的修為,居然有如此戰力,不能留,殺。”

光族的造物境冷喝,雙手一揮,又有兩個光輪凝聚而出,飛速旋轉,飛向陸言。

“道一。”

陸言低語,心念一動,道一領域,極速蔓延,朝著光族造物境彌漫而出。

兩個光輪,被領域籠罩之後,不斷震動,如陷泥沼,速度暴跌。

“這是.領域,這是什麽領域,如此恐怖,居然能影響造物境的攻擊。”

光族造物境,有些不可思議的大吼。

唰!

陸言身體環繞道一法則,以身化刀,破空殺伐,劈斬對方。

在衝出的同時,他的靈魂發光,施展出魂天平亂訣,化為一把靈魂戰刀,斬向對方的眉心。

造物境的存在,極其強大,掌握造物之力,在身體表麵,佈下了重重防禦,即便是靈魂攻擊,也不能無視之,會被擋住。

所以,當陸言的靈魂戰刀劈至的時候,光族造物境,並不擔心,自認為能擋下。

但是,當陸言的靈魂戰刀擊中他的時候,他的臉色變了。

因為,陸言的靈魂戰刀,直接突破了他身體表麵的防禦,攻入他的識海之中,斬在他的元神之上。

即便是造物境,也無法完全擋住陸言的靈魂攻擊。

光族的造物境,感覺自身的靈魂,傳出了撕裂般的痛疼,精神出現了恍惚,自身的力量,自然也在減弱。

噗!

刀光閃過,光族造物境的身體,被劈為兩半。

就連元神,也被一分為二。

不過,造物境的強者,生命力極其強大,即便如此,也還沒死,分為兩半的元神,帶著被劈為兩半的身體,瘋狂的後退。

“天裂!”陸言的雙掌揮出,斬出了驚世刀光。

眼看,光族造物境就要被刀光捲入其中,絞成碎片的時候,虛空裂開,一隻布滿鱗片的手掌伸了出來,一把就將陸言的刀光抓住,然後一捏,噗的一聲,刀光崩潰。

吼!

一個巨大的頭顱,從虛空探出,張開血盆大口,朝著陸言咬了下去。

“造物第二步。”

陸言瞳孔急劇收縮。

造物第二步的存在,實力比造物第一步,強出太多,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他能壓製甚至擊殺造物第一步,但絕非造物第二步的對手。

“荒古七絕刀。”

陸言不敢有絲毫的隱藏,祭出了至上真寶,一刀砍在了那血盤大口之上。

至上真寶的威力極其驚人,鋒利無比,噗嗤一聲,那血盤大口,被砍出了一道長達數十裏的刀痕,鮮血直流。

那巨大的頭顱怒吼一聲,縮了迴去。

而荒古七絕刀發出巨震,強大的力量,帶著陸言連連倒退。

空間裂縫裂開,鑽出了一頭龐然大物。

這是一頭巨獸,形態如鱷魚,但卻直立於蒼穹之上,有著一雙巨大的前爪,鋒利無比,尾巴粗壯,隨意甩動,空間就會裂開。

鋪天蓋地的氣息,洶湧而來。

“果然是造物第二步的存在,而且,是仙族。”

陸言心裏微微一沉。

仙族與光族的造物境,突然殺來,難道是趁陸鳴不在,這幾大勢力已經聯手,欲滅龍盟?

不管如何,今日,這場殺劫,必須要麵對。

陸言在打量對方的同時,對方也在打量陸言,眼中的震驚和不可思議,難以掩飾。

“隻有大道境?怎麽可能,大道境的存在,戰力怎麽可能如此恐怖?”

光族的那位強者,發出了不可思議的驚呼。

“這等戰力,即便是四元初體都遠不如,天底下,在大道境巔峰有這等戰力的,隻有兩人,一個就是源天道,但是他不可能在此,那麽剩下一個,那就是張偉。”

“此人,是無垠星空的張偉。”

仙族那如鱷魚一般的強者開口,眼神炙熱無比,已經猜到了陸言的身份。

“擁有至上真寶,不錯,此人就是張偉,那是無垠星空的獎勵。”

光族青年也跟著道。

“我明白了,那張偉,分明就是龍盟的人,可惡,龍盟私通無垠星空,才會導致我們失敗,龍盟,當滅。”

仙族強者怒吼,恐怖的殺機,在天空之中彌漫。

“原本想要靠時間慢慢感悟,水到渠成的突破,看來是實現不了了,你們,為什麽要逼我呢?”

陸言盯著對方,眼神驟然淩厲起來,變得堅定無比。

他的靈魂,熠熠生輝,靈識延伸於天地之間,與造物奧義相通,然後,猛然將造物奧義,牽引到靈魂之中。

天地間的造物奧義,猶如衝破堤壩的洪水一般,清晰而下,進入陸言的元神內,與他的靈魂,零距離接觸。

沒錯,陸言打算冒險讓靈魂與造物奧義交融,以最快的速度,突破造物境。

原本沒有危機的話,他不會如此冒險,隻要按部就班,五十年後照樣能突破。

但現在,卻不得不冒險。

他雖然不想冒險,但並不意味著冒險就一定有危險。

以他的靈魂強度,加上道一法則護體,他堅信自己能渡過。

轟隆隆.

造物奧義入體,宛如雷鳴炸響,恐怖的力量,在陸言的靈魂中激蕩。

這是極其危險的,一個不慎,便會靈魂隕滅。

這等於時刻行走在死亡邊緣。

但也因為如此,更加激發出陸言的潛能,他的精神高度集中,他雙眼中布滿紋路,大道魂瞳,被催動到極致。

造物奧義的一切玄妙,在他眼前,纖毫畢露。

他之前差一點就悟透的造物奧義,幾乎在刹那間,便被陸言悟透了。

道一法則與造物法則,在陸言的體內交織,化為一團朦朧的光輝。

這一團朦朧的光輝,正在急劇蛻變,朝著一個完整的世界演變。

在陸言悟透造物奧義的瞬間,說明,他已正式踏足造物境。

(本章完)�o�����������Ҫ�_ʼ����ʳ���ˡ��0�2�0�2�0�2�0�2��һ�Z�x�_ǰ���µ���ʳ���ѽ�����ԳԹ⡣�0�2�0�2�0�2�0�2��ʳ�ֵĿ�ζ���ڛ]���c���r��ʳ��ȡ��0�2�0�2�0�2�0�2�����r��ʳ��������һ߅������ʳ��һ߅�@ȡʳ���������䡣�0�2�0�2�0�2�0�2������ʳ�֣�����ľ��Ǟ��˫@ȡ�������0�2�0�2�0�2�0...